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一十章:弑亲

    我从来都没见过娇儿恐惧的眼神,现在娇儿眼睛死死的盯着柳龙庭的手掌看,浑身都愣住了。

    柳烈云看着娇儿把柳龙庭插在冠子上的玉簪给打碎了,顿时就说了一句娇儿怎么这么不小心,本想再训斥娇儿两句,被柳龙庭拦了下来,说碎了就碎了,再换一根就好,然后低头按着娇儿的肩膀,问娇儿怎么了?

    娇儿直直的看着柳龙庭向她弯下腰,眼神十分复杂,叫了句柳龙庭三哥,嘴唇蠕动了下,但是却又什么都没说出口了,转身飞快的向着门外跑了出去。

    “这死孩子,最近老是这么情绪不定,也不知道是遇见什么事情了?”柳烈云说着娇儿的时候,又看了眼柳龙庭头发上还差根固定的簪子,于是就叫我先帮着柳龙庭扶着,她去拿根她的簪子来。

    现在柳龙庭重新做回了椅子上,我也听了柳烈云的话,站在柳龙庭身旁帮他扶着头上的发冠,只不过想到刚才娇儿看着柳龙庭手掌心的惊恐表情,我又有点好奇,娇儿修炼的是给人看相算命,之前还帮我看过掌纹,说不准吧又很准,说很准也不一定准,难不成她是看见柳龙庭什么不好的掌纹了?所以才这么惊恐?

    不过在我没来得及多想的时候,柳龙庭见我一直都盯着他的手掌看,于是也低头看了眼他那几根好看又修长的手指,好像是误解了我的意思,伸手向着我的腰间一搂,将我向着他身上抱过去,然后尾巴卷起来在我脚踝上一缠,几根手指依次抚摸在我的脸上,有些好气的跟我说:“小浪货,怎么都把你喂不饱,现在就想要我了啊?!”

    我听柳龙庭这话,额头顿时就冒出一阵冷汗,顿时就白了他一眼,感觉柳龙庭就跟泰迪精似的,时时刻刻都在想一些那种事情。

    于是我就跟柳龙庭说没有,昨晚的事情已经让我很挫败了,在柳龙庭身上累的像条狗,我都怀疑以后多主动几次,还能减肥瘦身。

    “那你不想要盯着我的手看干什么?”柳龙庭问我,说着凑到我耳边低声问了我一句:“我手上的活是不是也很舒服?”

    “……。”

    我强力的忍住了想骂柳龙庭大傻逼的冲动,跟他点了下头,说了句是啊。

    柳龙庭见我喜欢他,顿时就笑着往我唇上亲了一口,而这会正好柳烈云进来了,见柳龙庭动不动又对我亲啊吻的,脸色顿时就有些拉下来了,叫柳龙庭平时注意着点,他现在怎么说也是主教,要是被家里人看见他和一个被供奉上来的小女孩这么腻腻歪歪,传出去肯定会不好听的。

    柳烈云说着柳龙庭的时候,还把我也说了一顿,说我可别什么事情都惯着柳龙庭,之前是没人管的住他,现在好不容易盼到我能管住了,叫我多管管他,可别吃了没事尽干一些坏名声的事情。

    柳烈云在柳家,又像是当爹又像是当妈,还是一家之主,这要是嫁个如意郎君就好了,可是她又偏偏喜欢上了山神,这山神跟柳烈云比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再给柳龙庭打扮好了之后,柳烈云催着他赶紧去三郎神府,虽然柳家和三郎神府都在长白山上,但也还是有一段比较长的距离的。这天上的神仙找柳龙庭,无非也就是因为我的事情,现在看着柳龙庭这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我猜他肯定也是想将那些神仙和他说的话左耳进右耳出,想办法拖延时间,不然他要是想对付我的话,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哪还用的着答应我拿回我的眼睛,帮我提升我自己的能力。

    我们送柳龙庭到门口,柳烈云派了两队仙家端着水果还有鲜花之类的跟在柳龙庭身后,说是献给那些下来的神仙的,柳龙庭也没在意,柳烈云安排了,他就带过去,而柳烈云安排了这些事情后,转头跟我说要我在家去找娇儿玩吧,她也要去忙了,这山里一些小仙家各种事情,饭都烦死了。

    柳烈云说着这话后,也急匆匆的走了。

    现在家里就剩下我和龙腾还有娇儿,龙腾等送走了柳龙庭之后,就去院子里玩姑获去了,我就去找娇儿,毕竟我还是很好奇,娇儿到底在柳龙庭手上看到了什么,才会露出这么害怕的的表情。

    不过我在柳家上上下下的跑了一圈,也没看见娇儿的影子,正向着这孩子这一会的时间,是不是跑到外面玩去了?

    刚想着的时候,只听见我身后的桌台下的遮布里面,传来了一点轻微的响动,听起来就像是老鼠,毕竟我也是一个东北大虎妞,哪里还怕什么老鼠,于是伸手就撩开桌布,但这一撩开,就见娇儿飞快的从桌子底一溜烟的就钻了出来,飞快的向着后院里跑了进去。

    “娇儿!”我喊了句娇儿,娇儿没理我,于是我就向着后院走进去,龙腾正在玩,娇儿躲在树下,叫我别过去,她想一个人静静。

    看着娇儿这神态不对,就算是虚伤了她也没表现出这么激烈的情绪,那说明柳龙庭身上肯定会发生比较重大的事情,可是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娇儿连说都不想跟我们说呢?

    我想去安慰安慰她,但是娇儿不想见我,于是也作罢,没继续纠缠着娇儿,而在我转身走的时候,娇儿又没忍住,叫了句我:“朱儿姐姐,我有事情想跟你说。”说着转头看了眼龙腾,叫龙腾去外面玩,这么大了还逗鸟玩,像什么话。

    龙腾简直就是个受气包,听见娇儿骂他,气呼呼的就提着装着姑获的鸟笼子出去了,而娇儿毕竟也还是个孩子,遇见大事情肯定一个人憋不住,见龙腾走了,就向我走过来,犹豫了好久,才问我说:“朱儿姐姐,你喜欢我和二姐还有龙腾还有我大哥吗?”

    我不明白娇儿忽然怎么问这些,于是就对娇儿说当然喜欢啊,我之前一直都跟着奶奶过,都没感受到什么是家里有兄弟姐妹的温暖,现在在她们家的氛围,我可喜欢了。

    当我说到这话的时候,娇儿顿时就哭了起来,一把扑进我的怀里,鼻涕眼泪一起流。

    我看着娇儿这哭的伤心的样子,就问娇儿说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说啊,指不定我还能帮到她什么忙,她不要一个人憋着了。

    现在不管我说什么,娇儿就是一个劲的哭,我身上也没带纸巾啥的,就用手给娇儿擦着鼻涕眼泪,等好不容易等娇儿哭够了,娇儿这才拿起我的手,跟我说:“朱儿姐姐,让我看看你的手相。”

    “好啊。”我张开手给娇儿看。

    娇儿盯着我手上的掌纹看了很久,脸色也变得有些奇怪,然后神情立马就有些慌张起来:“我看不懂你手相了!”

    “看不懂?”我抽手回来,看着我手上的掌纹,也没什么变化啊,但是娇儿看不懂,我又不能打击说是她修行有问题,于是就对她说我现在变小了,可能是手纹也变了吧。

    “不可能的,就算算是变小了,但是你实际的命运没变,手纹不可能会改变,而且,你手心里的掌纹,看着和我们正常人的手纹没什么区别,但是走的每条线,都违背了常理,根本就看不出未来是怎么样,就跟我三哥一样。”

    跟柳龙庭一样?

    “你三哥的掌纹你也看不懂吗?”我问了下娇儿。

    “不。”娇儿说不的时候,眼神又变得忽然惶恐:“我三哥的掌纹,虽然很多都已经乱的看不懂,但是我还是看懂了一条,在三哥食指下面,有条逆上的深纹,那纹是杀纹,杀纹直接横穿过了亲人线上,。”

    娇儿说到这的时候,哽咽的说不下去了,而我重复了段娇儿的话,跟娇儿说:“杀纹在亲人线上,那就是说,你三哥以后会弑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