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一十一章:蟒银花

    当我自己说出这话的时候,都觉得可怕,柳龙庭今后竟然连自己的亲人都杀,他的亲人无非也就是柳家几兄妹,那他会杀谁?柳烈云,娇儿?龙腾?还是他大哥?

    每个人对他这么好,杀谁都是罪大恶极,看着此时娇儿哭的心酸的模样,看的我自己都心疼了起来,于是我就安慰娇儿说指不定是她看错了也说不定,柳龙庭这么喜欢他们,怎么可能会做出一些伤害他们的事情来呢?

    “朱儿姐姐,之前我给你算的,准不准?我也希望是我自己算错了,可是我没办法说服我自己,朱儿姐姐,你跟我说说我之前算的准不准啊!”

    娇儿一边哭着一边跟我说着这话,看着她哭,我心疼的也都快要心碎了,之前娇儿给我算过说我是帝王命,是柳龙庭的贵人,我是不是他的贵人我不知道,但是前世我就是九天大帝的身份,让娇儿算出来了,此时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娇儿才好,但是为了避免娇儿伤心,我就跟娇儿说:“就你这点修为,怎么能算对,之前你给我算的,都算错了,没有算对的。”

    见我一口否认她的实力,娇儿伤心的表情顿时就变得有些生气,嘟着嘴跟我说:“算错了就算错了,那你还让我给你算,你一点都不信任我,朱儿姐姐你真是个大坏蛋,我不理你了!”

    娇儿说着,气呼呼的就推开了我,说不以后都不想跟我玩了,不过我否认了她之后,她心情顿时也好了起来,就一个人就去前院,找龙腾玩去了。

    我特么我能说什么?这说真话也不对,说假话也不对,不过看着娇儿心情好了起来,我心里也算是一口气放了下去,只是她算的柳龙庭的命运,确实让我心悸,如果柳龙庭真的要弑亲,那会是因为什么原因?按照他对他家里人的爱护,几乎是没什么事情能够让他做出这么残忍的决定,而还有我自己的手相,我还是很相信娇儿算的命的,只是现在我的手相已经娇儿已经看不出来了,是我的手相出了问题,还真的是娇儿的道行太浅,她没办法算出来。

    不过现在柳龙庭的不在,我想这些问题也没用,于是也就回房,躺在床上玩着单机游戏,毕竟不管在哪里,什么时候,手机才是最好玩的东西啊。

    大概是在下午三四点的时候,柳龙庭回来了,但是不是他一个人回来,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银花教主。

    我在屋里远远的就嗅到了银花教主的气息,于是赶紧的从床上起来,向着外面厅堂里走了出去,只见柳龙庭已经变回了人的模样,从门外进来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而他身边,跟着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人,披散着头发,脚底踏着一双高跟鞋,她的脸和我长大时候是一模一样,那双眼睛,在不施法的时候,明亮的就像是天上明月繁星,这女人就是银花教主。

    “整个柳府里的人,都出来一下,你们未来的女主人回来了!”

    银花教主还没进屋子的门,就开始大喊了一声,而柳龙庭看都没看他一眼,见我抱着个手机站在门口,就向我走了过来,伸手抱起了我,转身就向着里屋的走廊里走进去,一点都不顾忌银花教主的存在。

    而银花教主见一回家柳龙庭就不给她脸色看,气的顿时就在身后跺了一下脚,让柳龙庭给她站住。

    我看了柳龙庭一眼,又看了眼他身后的银花教主,轻声问了一句柳龙庭怎么带她回来了?能认出我来吗?

    柳龙庭低头看了我一眼,这时候柳烈云听见了喊声,从偏房里走了出来,看见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站在家里的大厅里,但是身上的气息又不是我的,顿时就有些尴尬,问柳龙庭这是谁?

    银花教主终于听了有人问了她的名字,顿时就趾高气扬的笑了一下:“我是谁?柳烈云,你忘记了吗?当初你的仙印,还是我给你点的,你就忘了我是谁?”

    “银花教主?”柳烈云说着这话的时候,转头看了我一眼。

    柳烈云一直都以为我是银花教主,现在又冒出来一个,她一时间都不好怎么认,而柳龙庭也十分无奈的转身,跟柳烈云说:“她就是银花教主,很多事情,以后跟你慢慢解释。”

    之前银花教主把柳龙庭害成这样,柳烈云一直都把我当做是转世看的,所以对我态度好了很多,现在听说银花教主又冒了出来,加上现在柳龙庭的地位也不低了,柳烈云也觉的没必要再忍受她的作威作福,于是就冷哼了一声,对银花教主说:“你走吧,我们柳家不欢迎你。”

    银花教主可能开始觉的柳烈云会怕她,但是没想到柳烈云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叫她走,两道长眉顿时扬了起来,笑了一声:“走?是通天教主安排我和柳龙庭在一起,住在你们柳家的,难道你连通天教主的命令也敢违抗了?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我告诉你柳烈云,以后这柳家,也有我蟒银花的份,通天教主说了,只要我协助柳龙庭抓了白静上天复命,他就为我和柳龙庭赐婚,让我下嫁给柳龙庭,当教主夫人,以后我也是这柳家的女主人!”

    见银花教主说的猖狂,柳烈云向着柳龙庭走过来,问柳龙庭银花教主说的是不是真的?

    柳龙庭没说话,只是抬着下巴眼神无比冰冷的盯着银花教主看,目光里没有一丝情感。

    我看着柳龙庭的眼神,从他刚才出门时的没正经模样,到现在瞬间高冷起来,简直宛若二人。

    见柳龙庭默认了,柳烈云也有些生气,但是又是通天教主安排下来的,又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向着银花教主走了过去,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跟她说:“我告诉你,蟒银花,只要我在一天,你就不能嫁进我柳家的门!”

    说着甩袖而去。

    而银花教主毕竟前世也有过好几千年的修为,也没被柳烈云这话气倒,自顾自的坐在了椅子上,十分惬意,而我将脸趴在柳龙庭的肩上,看着银花教主的眼睛,银花教主被安排和柳龙庭一起,无非也只不过是让她来监督柳龙庭,虽然柳烈云不喜欢银花教主的到来,但是这对我来说,未必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我想拿回我前世的眼睛,而我之前对银花教主的法力并不清楚,如果这次她跟我们在一起,我就有机会了解她,知己知彼,才方便下手。

    不过现在倒是奇怪的很,在银花教主跟着柳龙庭进来之后,我并没有发现凤齐天还有虚他们,他们不跟着保护银花教主吗?

    银花教主很满意柳家这房子,便跟柳龙庭说他家真不错,他家也真不愧长白山一霸主,不过在她说着话的时候,银花教主这才注意到我趴在柳龙庭肩上的脸,顿时,眼光就停在了我的脸上。

    看着银花教主忽然就停在了我脸上的目光,我心里顿时一紧,手也抓住了柳龙庭胸口的衣服,将脸别了过去。

    “她是谁?”银花教主向着柳龙庭走过来,并且转到我的面前来,伸出几根如葱的手指,握住了我的下巴,细细打量着我的脸。

    “山下村民祭祀给我的童女,你见过。”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嘴角笑了一下,反而是很大方的让我给银花教主看,继续跟银花教主说:“怎么了?你该不会怀疑她是白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