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一十二章:小角色

    柳龙庭问的这么直接,让银花教主本来想怀疑我都有些不好继续问了,顿时就哼了一声:“哼,是不是,在一起几天就知道了,就算是不是,柳龙庭,没想到你口味变了啊,连这么小的女童都不放过。”

    柳龙庭听着银花教主的话,伸手拿开了她摸在我脸上的手,对银花教主说:“我是个男人,口味总是要变得,吃习惯了油腻的,来个娇嫩的,也深得我心。”

    柳龙庭说着,直接抱着我往屋里走了进去。

    晚上我们在吃晚饭的时候,银花教主也是和我们一起吃的,娇儿从柳烈云那里知道我们家又来了一个人,并且这个人就是从前把柳龙庭害的这么惨的女人,顿时就气哼哼的坐到我身边来,故意在银花教主夹菜的时候,用筷子挑了她的菜,不让她吃,银花教主虽然气焰强,但毕竟也受不了这委屈,又没人帮她,只能拿通天教主的承诺来放话,跟我们说我们现在最好是不要惹她,等她抓了我,以后柳家人全部都是她的下人,说着转过头看了一眼柳龙庭,跟我们大家说:“今晚,我就要跟柳龙庭睡在一起。”

    娇儿一听银花教主说这话,顿时就阴阳怪气的说:“你可真不害臊,一来我家就要和我三哥睡,你以前的老公是通天教主,就是双破鞋了,还想来占我三哥的便宜。”

    见娇儿这么说,银花教主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就像是个胜利的将军似的,跟着娇儿说:“我我就算是破鞋,那我也是教主,你们一家子出生卑微,我要是嫁给柳龙庭,是你们家蓬荜生辉。”

    这话顿时就把娇儿给气着了,拉着我的手叫我赶紧的让我和她一起骂银花教主。

    银花教主的到来,只要她不认出我来,对我生活的影响并不大。

    于是我就对娇儿说不用管她了,吃饭吧。

    而娇儿以为是我争不过银花教主,又看了眼柳龙庭和柳烈云都懒得和银花教主说话,顿时就气的不行,碗和筷子直接往银花教主身上一丢,直接说不吃了,拉着我就往她的房间走,说今晚我和她睡,以后我不要理她三哥了,真是的,别的女人都要跟他睡觉了,他一点表示都没有,也不争我。

    看着娇儿为我操心维护我的样子,我心里十分喜欢她,只是柳龙庭他那天晚上也把话给我说明白了,我就不相信柳龙庭还会故技重施,还会因为银花教主来伤害我,并且按照我们现在几个人的局势,银花教主还没认出我来,柳龙庭也没必要演戏。

    如今这会,我就担心柳龙庭的家人,万一真的是被娇儿算准了,柳龙庭真的会杀亲,这不管是伤了谁,我都会难受,毕竟虽然柳龙庭之前对我这么坏,但是她的家人,一个个都这么善良,对我好的更是没话说。

    晚上我都做好了和娇儿睡觉的准备,平时柳龙庭上别的女人不行,但是他和银花教主,我就能保持理智,我的身份不可能能和柳龙庭闹,我也不想闹,万一一闹,直接把银花教主给气走了,得不偿失。

    而银花教主真的还没等柳龙庭的同意,洗完澡后直接进了他的房间,而柳龙庭就朝着娇儿说了几句好话,把我又抱了过去,在去往他卧室的路上,柳龙庭就低声问我说:“怎么现在我和银花教主都要睡一块了,你怎么没有一点反应?”

    “我不想给你添麻烦,暴露我自己。”我扶着柳龙庭的肩,跟他笑了一句。

    而柳龙庭听我这话后,顿时就笑着骂了我一句傻瓜,然后抱我进了他的屋。

    我们一进卧室,就见银花教主脱了衣服,穿上柳龙庭的亵衣,就直直的躺在了床上,见柳龙庭又把我抱回来了,顿时就不满的对着柳龙庭说:“你怎么把这死孩子抱进来了?”

    “她是村民们供奉给我的,我当然要好好宠幸她。”柳龙庭说着的时候,将我放在桌上,把我衣服给脱了下来,又给我穿上睡衣,然后他自己也换了身衣服,让我爬上床睡在床的中间,他就睡在外边。

    银花教主就一直都死死的盯着我和柳龙庭看,气恼的不行,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跟柳龙庭说:“柳龙庭,难道你忘记通天教主说的吗?他说要给我们赐婚,你之前这么爱我,什么都肯为我做,现在白静也走了,你竟然又跟一个小姑娘好上了,你简直就是个花心大萝卜,难道我就比不上这么干扁的丫头片子?!”

    银花教主说着的时候,直接将她的衣服一扯,露出胸口的好一片风光,而柳龙庭只是微微侧过头去看了一眼,然后用手捂住了我的眼睛,将我向着他身前翻身过去,叫我别看。

    女人就是这样,当一个男人对她死心塌地的时候,她可以随便的踩踏,但是当这个男人转头对别的女人好的时候,她心里就会异常的不痛快,就像是猫在使劲的挠她似的,异常不爽,见柳龙庭对她身体看都不多看两眼,知道从柳龙庭那说不动什么,就开始来骂我,说我不准睡在床上,这么小就勾引男人,家里没爸爸妈妈教吗?是不是爸妈都死了什么的?

    银花教主骂的难听,本来我并不想理她,看着她这疯模样,她不让我睡在床上,我转身看了一眼躺在我身边的柳龙庭,翻身向着柳龙庭胸膛上趴了上去,然后转头跟银花教主天真烂漫的说:“阿姨,那我不睡在床上,睡在教主身上可以吗?我被村民们献给教主后,教主说以后他就是我的爸爸,他没有教我这样是在勾引男人,再加上教主爸爸现在也还没有死啊!”

    柳龙庭肯定没想到我还会故意气银花教主,他听了我这话后,眉眼里染上了些喜色,直接抱着我的屁股往他的脸前凑上去一些,细细的看着我的脸,旁若无人的跟我说:“既然女儿这么喜欢我,那让为父好好疼疼你。”

    我们身边就是银花教主,银花教主此时简直就像是在看怪物似的看着我和柳龙庭,惊得嘴巴都合不上了,然后立马就绕过我和柳龙庭下床去,嘴里一遍遍的骂着柳龙庭是变态,丧心病狂,然后摔门出去了。

    银花教主走了之后,我将柳龙庭的舌头吐了出来,然后伸手给他擦了下他下巴上的水渍,然后躺在他身边,问柳龙庭说:“你白天去见那些神仙,他们都跟你说了什么?”

    银花教主一走,柳龙庭也正常了起来,睁着眼睛着眼前的空气,也没隐瞒我,回答我说:“他们要我十天之内找到你,不然他们就正式开始遣派天兵和神仙,下界搜寻围剿你。”

    其实我还是有些不明白那些神仙的做法的,既然这么想杀我,直接派兵追我就好了,怎么感觉他们就像是抓个人也不敢的样子,开始放大话,骗一些小仙小神对付我,然后又劝柳龙庭,将抓我的任务放在他和银花教主的身上,这么做,不是太大费周章了吗?

    我将这问题问了柳龙庭,而柳龙庭就回答我说:“想抓你的,只是天宫里的那些什么神明,这个世界上,人有很多,分的国家也不同,但是神也有很多,掌管的区域也不同,神与神之间,也是相互压制和监督,你从前创造了他们的栖息之地,不管怎么说,都是要被他们所敬仰和供奉的,而他们如果光明正大的追杀你的话,就会触怒众神,所以,他们才会先开始派一些小角色,到时候说出去,将责任推到小角色的身上,他们也能容易开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