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二十二章:配不上的人

    柳龙庭就算是被封为三郎教主,但是鉴于他从前所犯的过错,这件事情交给他办是最好的,到时候就算是被众神盘问起来,也好将责任全都推卸到柳龙庭的身上去,到时候就算是再计较,也只是计较他们用人不当。

    “那他们杀了我,对他们就有什么好处吗?”我问柳龙庭,从前我想不通,以为他们只是因为我从前杀了这么多不守规矩的神,他们就想报复我,但是现在我看这么多修炼的仙家。他们都要求一心向善,报复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毕竟大家能飞升成神,心中都存大善大智,不可能以为仇恨而动员整个天庭的人,一定是还有别的什么原因。

    “因为杀了你,你前世所定下的所有天条禁令,就全都会瓦解,那些天条,是跟随你的魂魄而存在,只要你不死,有神仙一犯错。他们就会被处死。”

    听柳龙庭说这些话,我就知道我想对了,我死了,那些禁律就会随着我的死亡而消失,而就算是有神仙犯错,也不用付出生命的代价,毕竟每个能修炼成仙的神,用的时间少则上千年,长的要上万年,这么长的岁月苦修,一错,一切都毁了。

    “那他们如果扶持我复位。跟我说将天条篡改,不是更好吗?为什么要杀我?”

    柳龙庭听我说这话之后,伸手将我向着他的怀里搂进去,叹了一口气:“如果真的有这么好篡改,谁又愿意花精力对付你,况且你也没有错。你掌管天宫秩序,站在你的角度想,你就是对的,即使是将你扶持复位,你也不会答应篡改,所以战争和死亡,是必要的。”

    从前我把这个世界想的太简单,但是随着深入之后,所有的一切事情,其中复杂深的就像是不见底的大海,就如同每个时候的起义战争,打的口号都是为了更多的人能过上好日子,失败的就是反派,成功的就是正道。

    我不能说我是正义的,但我也不能说,天庭里的神仙们就是坏的,我们的都是在为我们自己,而努力的争取我们想要的东西。

    只不过十天的时间。我问柳龙庭,那我这十天内要不要现出我的真身,不然到最后,早晚有一天,我会被查到的,毕竟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柳龙庭也在愁这件事情,听我说完后,忍不住又叹息了一声,叫我好好睡,他总会有办法的。

    柳龙庭说的有办法,我还是很相信他的,只不过这要想瞒过所有神仙的办法,他们都不是傻子,这种办法,付出的代价,一般都会很大。

    只不过现在连柳龙庭都没有什么好的法子,我就更想不出来,见柳龙庭锁着眉头闭着眼睛,我心里又有点心疼他,如果他现在就将我交出去的话,不仅不用这么烦神,并且全家都能上天做官吧。

    我伸手向着柳龙庭的眉头上抚摸了上去,然后亲了一口,很想和他说如果是实在不行的话,就放弃我吧,但是这种话涌到了口边,我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而柳龙庭在我亲着他眉头的时候,走皱着的眉也放松下来,将我的脸按进他的脖子里,语气也稍微轻松了些,跟我说:“放心吧,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听着柳龙庭规律的心跳,我逐渐也放松了下来,我不想死,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努力的想活着,可能是每个人在幸福的时候,都不想死去吧。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银花教主已经醒了,大清早的就坐在大厅里嗑着瓜子,老娘们似的,把瓜子壳丢了一地,见我揉着眼睛从屋里出来了,顿时就骂了我一句小骚婊子。

    之前我和银花教主合作过一段时间,说对她熟悉吧,也了解一些,她就属于那种,能融入任何人群还会装傻的人。但是内心,她想要什么,有什么目的,她明白的一清二楚。

    我抬头看着银花教主,她的眼睛又再一次的吸引了我,那就是我的眼睛,现在却长在了她的恋上,如果我将我的眼睛夺回来,那么我的法力,肯定会大涨,迷惑任何人,任何人都会站在我这边支持我,这种法力,简直就是能操控人心,到时候我也不怕谁会杀我。

    只不过银花教主拿了我的眼睛,她肯定也知道这双眼睛的妙处,但是她却使用了一次,而这次。将凤齐天给迷惑住了。

    “姐姐,你的眼睛真好看。”我装作听不懂银花教主骂我的话,向着银花教主身上靠过去。

    银花教主现在听我叫她姐姐,顿时就嘲讽的笑了我一句,一把手就将我推开了她:“走开,低贱的小屁孩。昨天晚上你不还叫我阿姨吗,别以为你攀上柳龙庭了,你就飞上枝头做凤凰了,我告诉你,只要我想要柳龙庭,他分分钟都会归顺于我。”

    “那你怎么宁愿受委屈。也不要他呢?”我问银花教主。

    “因为。”银花教主刚想说,但是话到喉咙边上,忽然就停住了,然后将她手里的一把瓜子丢进盘子里,跟我说:“死孩子,我为什么要跟你说。你好回去告诉柳龙庭吧。”

    “我不告诉他,我只是觉的姐姐的眼睛真美丽,姐姐这双眼睛是怎么长的啊?”

    我自己都觉的我不要脸,为了打探消息,装的就跟绿茶婊加白莲花似的。

    不过可能是银花教主现在心情也好的很,见我问她这问题。顿时就得意的笑着跟我说:“我是凡夫俗子,可长不出这双眼睛,我偷偷的告诉你,这双眼睛,是我一个朋友的。”

    “那你是把你朋友的眼睛挖了吗?”我装的什么都不知道的问她。

    “对啊,我为了要这双眼睛,把她杀了,但是我将这眼睛要过来之后,发现,这双眼睛,和我想的不一样。”

    银花教主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神忽然暗淡下去。

    “有什么不一样的?不是让姐姐看起来更有魅力吗?”

    “不。你还小,你不懂,女人想要魅力,只是为了想迷惑自己在意的男人,我为了一个高高在上的人,抢了这双眼睛。不断的提高我的地位,可是,我还是没得到我想要的,他还是不爱我。”银花教主说着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忽然有点狂妄了起来:“可是,不爱又怎么样?他现在还不是低贱如狗,他已经配不上我了,从前他对我的不屑一顾,跟我说对别的女人一往情深,那我就要破坏他喜欢的东西,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意思了,只有权利,才是我最想争取的东西,只权利,才能掌控天下所有的人!”

    想不到,银花教主对权利这么痴迷,竟然也是因为喜欢的人,本我还想问问她心里的人是谁,指不定问出来了她就会有软肋,但是还没在我问出口的时候,娇儿估计是听银花教主和我说的话,顿时就气呼呼骂着银花教主还想掌控天下的人,简直就是在做梦,大清早还把瓜子壳丢了一地,叫他赶紧的扫干净!

    银花教主见说话的是娇儿,顿时就不爽的用脚踢了下地上的瓜子壳,跟我们说:“只要我抓了白静,你们跟着我,有的是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

    在银花教主说着这话的时候,门外一个仙家风尘仆仆的跑了进来,一看见银花教主,顿时就单膝跪下,跟银花教主汇报说:“禀报夫人,我已经打探到白静的消息了,昨天晚上,我看见她和一个已经没了信仰的山神,向着北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