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一十五章:人首蛇身

    原本我还在怀疑柳龙庭这两天是怎么了,不过当银花教主说这话之后,我自己顿时就开始怀疑是不是因为我有了信仰,所以那个东西并没有吸食我的脑髓,柳龙庭虽然说是有信仰,但是他的信仰是来源于一个整体,和上天的册封,并且他平时打架斗法都输,难不成说我现在,已经比柳龙庭厉害了?

    想到此。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毕竟我超过柳龙庭了,银花教主并不知道我现在就是白静的事实,她以为我只是普通的一个女孩子,所以才会说应该咬的就是我。

    不过还没等我帮柳龙庭说话的时候,柳龙庭顿时就哼了一声,仰着下巴向着银花教主走过去,跟银花教主说:“以你现在的功力,还没我强吧,朱儿跟我在一起。那按照你这么说的话,咬的应该是你吧,凭什么是朱儿。”

    柳龙庭这反击的,简直就是漂亮,可能银花教主也只是想嘴头上占占我的便宜,现在被柳龙庭这么一说,顿时就变了神色,不满的道:“柳龙庭你可别忘了,这十天之内你要是抓不到白静,你在天上做上方仙的大哥。都要被撤职,还有你家在长白山的地位,也要被削下去,而要是等你抓到了白静的话,以后要跟你结婚过日子的是我。你犯得着为了护住一死孩子处处跟我过不去吗?”

    听银花教主这么一说,柳龙庭顿时就笑了句:“娶了你又怎么样?娶了你我就不是柳龙庭了吗?”

    柳龙庭这花顿时就把银花教主怼的哑口无言,实在是没话说了,便十分不爽的转了这个话题:“我不跟你争这些,现在山神带着白静一直都往山里走,我们不可能要这么追她们一辈子的,依我说既然我们已经找到了她们,那就直接请示通天教主,请来天兵天将,围住这秦岭,这样的话也好过我们一起追赶这么辛苦。”

    银花教主是带着些丧气说这话的,不过柳龙庭并没有听她的意思,抱起我向着前方走过去,跟给银花教主丢下一句:“如果你不想你的功劳都被一群天兵天将给抢了的话,最好就是证明你自己。别到时候占用了一个无用的名分,就算是当上了教主夫人又怎么样?一个有名无实的空壳子而已。”

    柳龙庭知道我就在他身边,我们所追的,就是山神,他虽法术不是定级厉害,但是他聪明的有些时候都让人咂舌,我相信他肯定有办法处理好这些事情,不然的话,现在他也不会这么平静无波。

    我们足足在山里追了山神和白静七八天,柳龙庭还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如果是前几天我觉的他是在酝酿什么方法,但是这马上就要到期限的日子了,他还是这么没有一点的急迫感,这别说是我了,就连我身边的银花教主都急的想一个人独自去找山神了,但是又苦于虽然我们一直都闻得见山神的气息,但却是不知道他本人在哪里,也只能跟着柳龙庭走,毕竟她心里肯定在想就算是柳龙庭怎么不想杀我,但是也不会和自己的家人过不去,这家里的势力一旦被削弱,柳家一家,几乎就永远都没有出头之日了,而柳龙庭手下还有两个弟妹,不可能做事没考虑。

    当我们在山里走了第九天的时候,原本一直都跟我保持着一段距离的山神,忽然就离我们离得特别近,这种进,就像是从前我在我家楼上,就能嗅见楼下有人找我们的人的气息一般,距离绝对不超过二十米。

    这是我们几天来最大的进展,银花教主也闻见了山神的气息离我们这么近之后,都不顾着我和柳龙庭了,直接一个人赶紧的跟着山神的气息跑,只见那气息直接向着一个山体的斜坡的山洞里钻了进去,银花教主带着我和柳龙庭,也直接向着这个黑乎乎的洞里走了进去!

    这个洞从外面来看,其实就是一个并不怎么起眼的小洞,只有一个人来高,两米宽。但是我们一进这个洞之后,一阵呼啸着腥味的风瞬间就从洞里向着我们刮了过来,这个洞看起来也不是什么死洞,这股混在风里的腥味,也不知道是什么腥味。

    因为洞里漆黑一片,银花教主刚本来是第一个冲进来的,但是现在迎着这腥风,又不敢一个人走在最前面,拉了下柳龙庭的手,叫柳龙庭走前面,她跟在我和柳龙庭后面。

    这种女人可真恶心,又想当上教主夫人成为她的跳板,又怕死,刚才还说柳龙庭,现在却还躲在柳龙庭后面。这要不是我不想在这个最后关头让她怀疑我什么,我真的就要转身怼的她爹妈都不认识。

    不过柳龙庭在银花教主躲在我们身后的时候,他的眼睛直接向着黑暗里看了一眼,然后跟银花教主说:“前面有两条路,山神和白静都向着这两条路里走了进去。我们现在要分开走,你要走哪条?”

    柳龙庭说这话里,没有半点的情绪,只是实事求是地跟着银花教主说了这问题。

    而银花教主一听说要分开走的时候,顿时就骂了一句山神简直就是人精。也不知道他带着白静和老天作对有什么用?以为他靠着白静就能上九重天,掌控所有天神吗?真是愚蠢无知,白静要是真有这么大的本事,天上那帮子老家伙,早就通缉她了。还能等到现在?

    柳龙庭此时并没有挺银花教主比比,而是又重新问了一句她走哪条路?现在期限快到了,如果把山神和白静给放走了,对我们几个没有任何好处。

    也不知道银花教主把柳龙庭和虚放到哪里去了,她在这种我们最后的关头。都没叫他们两来帮忙,毕竟关系到以后的地位,银花教主就算现在再想跟着我们,也得选一条路,于是就跟我和柳龙庭说,她选左边,反正不管是谁抓到了白静,这功劳都他们两个人的。

    柳龙庭见银花教主选了之后,便直接牵着我向着右边的方向走了进去,越往洞里走。那股腥味就越浓,浓的都快有点掩盖住山神的气息,风吹的也更大。

    可就算是这洞是个活洞,有出口,但是却真的是一点光都没有。我在洞里什么都看不见,能一直都往前面走,完全就是被柳龙庭牵着,我跟着他走,但是柳龙庭的脚步又快又大,他跨一步,我都要小跑好几步,本来想叫柳龙庭能不能慢一点,但是话还没说出口,柳龙庭直接带着我向着前面迈上了一个台阶,也没提醒我,我一下没看见这个台阶,脚尖往台阶上一磕,顿时整个身体就趴在了地上,顿时就把我摔了个狗啃屎!

    我都还没来得及喊疼呢,柳龙庭见我被摔倒了,不但没有安慰我,第一句话直接脱口而出的就是:“你怎么这么麻烦,走个路都会摔。”

    说着弯下腰来将我从地上扶起来,也不管我疼不疼,继续拉着我向前走!

    我特么我的脚骨头都磕在台阶上走一步都疼的很,柳龙庭什么时候开始这么粗心了?真是我跟他家人比起来,我什么都不是。

    “我脚疼,你能不能抱一会我。”我对柳龙庭要求,反正我总不能委屈了我自己。

    而当柳龙庭正想停下脚步的时候,我们前面的黑暗里,忽然涌起了一阵白光,那光直接照射亮了我们锁在的地方,我们行走在一个被凿的四四方方类似墓道的走廊里,而我们周围的墓壁上,还画着一幅幅的壁画,壁画很多早已经斑驳,但是有些不难看出来,画了很多人首蛇身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