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一十八章:我们自由了

    山神要我跟他进房间干什么?这这幅浑身皮肉都被雷劈烂了的模样,难不成是想让我帮他处理伤口?

    虽然我知道他是山神,不过他现在一副柳龙庭的眼睛鼻子的模样,让我看的有些心疼,再加上这里是柳家,他说的话我不好不听,于是就跟着仙家们进了屋。

    山神现在身上都是伤,不能放在床上,所以仙家们就将山神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贵妃榻上,然后依着山神的命令,关门转身出去了。

    此时山神就躺在榻上侧眼看着我,我见他身上又是血又是在地上滚过的污迹,天知道他受这百道雷劈,是有多大的痛苦,不过再痛苦也完事了,他的目的暂时达到了。

    “过来,抱抱我。”山神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看,神色就如豺狼虎豹。

    我看着他这副躺在榻上都难以动弹的模样,于是就端了房里的水,拿了条毛巾,向着他走过去,坐在他旁边,小心翼翼的拿着毛巾擦着他身上裸露出来的伤口,回答了他一句:“不抱。”

    “为什么?你不是很爱我吗?现在我要娶别的女人了,你怎么一点都不伤心难过?”山神问得疑惑,并且在问着这话的时候,扬手在屋里布置了一道结界,谁都不能听见我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见山神布置了结界,我也放心下来,不用伪装,对着山神笑了一句:“因为你是山神,不是柳龙庭,我不会给你任何羞辱我的机会。”

    当山神听见我直接揭穿了他的身份,脸上笑着的神色顿时就沉了下去。【W wW.  】

    我以为我这么说,按照他平时动不动就嘲讽我的性格,他一定会拿我在墓室里亲过他的事情来借题发挥,但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他并没有,在我揭穿了他的身份后,身体逐渐的[“为什么?你不是很爱我吗?现在我要娶别的女人了,你怎么一点都不伤心难过?”山神问得疑惑,并且在问着这话的时候,扬手在屋里布置了一道结界,谁都不能听见我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变成了他原本的模样,一头滑顺的青丝从贵妃榻的小枕上如瀑布般的从榻上倾泻在地上的地毯上,眉眼刚毅精致,鼻尖挺立,两片柔软的唇看起来就像是旁边花架上开着的花朵花瓣,身上很简单的穿了件银白月光长衣,并且,也被雷劈烂的不成样子。

    “哼,算你聪明,不过也不看看你现在这副鬼样子,哪点还值得我羞辱。”山神说着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全是嘲讽。

    不管怎么说,山神是为他自己好,为了别的什么也罢,他现在联合柳龙庭,也救了我一命,我也不想跟他生气斗嘴,于是就直接问他说:“我怎么样也不关你的事情,现在你的目的达到了,你和柳龙庭互换身份,以后你就顶替了他做三郎教主,就不再怕没有信仰,我应该恭喜你,只是难为你了,得到想要的,却要娶自己不爱的女人。”

    我说着这话的时候,将我手上已经沾了一点鲜血的毛巾放进我身边的水盆里,拧干净上面的血迹。

    不过山神并没有我所想象的那么身不由己,抬起眼睛细细看着我的脸,跟我说:“我不爱任何一个人,娶不娶谁对我来说,我根本就不在乎,更何况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有本事嫁给柳龙庭吗?你之前所嫁的,难道就是你喜欢的?我们是同一类人,为了满足自己,可以牺牲任何人。”

    如果之前山神跟我说的话,我不会有任何一点的表示,但是现在他和我说的这些话,让我顿时就有些气恼,跟他说:“我跟你才不一样,我是被动的,再加上当初我跟凤齐天在一起,也确实是想跟他过日子……。”

    说到一半,我感觉我并没有什么必要要跟山神解释这么多,顿时就有些气恼我自己的不淡定,想转身出门,可是现在山神在屋子里封了结界,我也出不去,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就了山神这种怪异的性格,感觉全世界在他的眼里没一个好人,这个世界的人都跟他一样自私自利,做什么事情都是带着目的性的。

    出不去,我也只能呆在山神的身边,看着他满身是伤并且嘴还硬的模样,觉的他可恨,又觉的他可怜,天真的想着能不能挽回他的一点好想法,于是就对他说:“柳家姐姐喜欢你。”

    山神转过头去,眼神空茫的看了眼眼前的空气,不屑的说了一声:“没兴趣。”

    “那你还对什么有兴趣?活了这么多年,你就不觉的你孤单过吗?怪不得你得不到信仰,你这种任何人都不关心的人,有信仰都是奇迹。”

    见我骂他,山神此时倒也不生气,也不再怼我,看了眼我手里拿着的毛巾,阴着嗓子笑了一声:“你不是想给我擦伤口吗?那还愣着干什么?你别忘了,在你柳龙庭来接你之前,你还在我的手上,想要好好跟他走,最好是听话点。”

    “他什么时候来接我。”我问山神。

    “如果不出意料的话,就今晚。”

    想到今晚我就要见到柳龙庭,我也稍微放下些心来,毕竟山神跟柳龙庭比起来,我还是宁愿跟着柳龙庭一块。

    山神叫我给他擦伤口我也没拒绝,只是他身上的伤口全都掩盖在了衣服下,如果要擦的话得把他的衣服给脱下来,想到平时山神平时保守的跟什么似的,于是我就对山神说:“那我要把你衣服脱下来行吗?”

    山神看了我一眼,将侧着的身子转正,让我给他脱衣服。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屋里只有我跟山神两个人,还是因为他平时太过于保守,他现在这么大方的叫我脱掉他的衣服的时候,我竟然有些感觉尴尬,不过还是伸手解开了山神衣服上的衣带,将他褴褛的衣服层层掀开,路出他一大片结实又满是道道伤痕的胸膛。

    我将山神胸口的衣服全都拉开后,他的上半身都暴露在我的眼睛,于是抬头看向山神,本来我想跟山神说我也真是佩服他,这为了当个主教,百道天雷他都敢去承受,别人一道都受不了,他也真的不怕死,不过当我一抬头的时候,山神似乎并不想让我看到什么东西似的,立马就脸向着贵妃榻里转了过去,可我还是看见他微微泛红的脸色,红润都连到了他那洁白的耳根里去了。

    山神竟然会脸红?

    不过我觉的这太不可思议了,山神他从来就不会要什么脸面,加上活了这么几千年,还有什么事情是值得他感到害羞的。

    我将山神身上的伤口都擦了一遍,然后再叫他把结界给收了,毕竟他现在就在柳家,用的是柳龙庭的身份,对自己的家人都这么提防,会让别人起疑心的。

    我这算是在告诫山神,毕竟想用柳龙庭的身份活下去,只要出了一点点的差错,我们所有人都会被连累进去,不过山神并不想听我的一丝奉劝,冷哼了一声,跟我说有闲情担心他,倒不如先想着怎么藏好我自己,说着停顿了一下,然后跟我说:“柳龙庭就在柳家门外不远的地方等你,你自己出门他就能看见你,快走吧,以后你自己好自为之。”

    山神说着这话之后,起身将他身上被我脱下来的衣服穿好,并且变回了柳龙庭的模样,而我在他撤下了结界之后,听了他的话,直接向着柳府门外跑出去。

    现在都是大晚上了,外面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我在门口往前走了好长的一段路,都没有看见柳龙庭,怀疑是不是山神在骗我,正想回去质问他,但是还没等我转身,一直巨大的圆形的东西顿,时就向着我的胯下横穿了过来,直接将我被在了它的背上,柳龙庭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们自由了。”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