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一十九章:局中局

    当我听到柳龙庭声音的那一刹那,我顿时就安定了下来,顿时就抱住我坐着的大蛇,问柳龙庭说:“都到你自己家门口了,你不进去看看吗?”

    “不看,我们走。”柳龙庭回答的干脆,直接带着我下山,山里的夜色逼人,我趴在大白蛇的背上,身边的树木飞快的往我身后退过去,也不知道激动,还是因为不想白发现的原因,我们下山的速度,这比火车都要快。

    我不知道柳龙庭所说的自由是什么?是我们可以不受天庭的追杀了,这是自由?或许是我能好好的跟他在一起,就是自由,不过当我们下山之后,柳龙庭顿时就变回了从前那副大叔的模样,随处找了家酒店,然后开了间房,当他抱着我进房的时候,像是松了口气似的,抱着我向着床上丢了上去,然后他自己也在我身边躺了下来,长长的舒了口气,然后转过头来问我说:“白静,你开心吗?我们在一起了,起码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再也没有人来逼迫我们了。”

    可能是从前天上的那些神仙一直都对柳龙庭施加压力,现在我们逃脱了出来,所以柳龙庭像是松了一口气,因为再也不会有人逼迫他不能感情用事,不能喜欢我了,现在他能随心所欲的跟我在一起,他当然开心了,而对于我来说,我死里逢生,当然也开心了,于是对着柳龙庭点了下头,跟他说当然开心啊。

    本来我还想问清楚柳龙庭这件事情的具体原因,毕竟死的只是一个假身的我,假身死了,天条禁令不会消失,又怎么能骗过天上那些神仙,只不过还没等我说出口,柳龙庭眼神一直都上下打量着我看,也不洗澡,直接就向着我深山翻压过来,指尖抬着的下巴,趴在我的身上就朝我吻了下来。

    我开始是拒绝的,我们在山上下来的时候,身上弄了一身山上的风沙,没洗澡还是很脏的,但是在我跟柳龙庭说不要的时候,柳龙庭直接就把屋里的灯给关了,就像是饿了很久的小兽看见了母乳一般,什么都顾不上,直接抓着我就往被子里塞,等他先吃饱了一顿,再说别的什么话。

    可是这一顿都吃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从晚上到再一个白天,我硬是一会都没睡,等终安静下来的时候,我就觉得我肚子里就跟火烧似的,又疼又有一种怪异的舒服,就直接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再次醒过来,都已经是第三天的早上了。

    柳龙庭醒来的比我早,见我睁开了眼睛,就扶我起来,并且给我递了一杯水,看着我睡脸朦胧的样子,顿时就跟我说了一句抱歉,他这些天太想我了,所有现在好不容易要了一会,就停不下来。

    我特么这么会觉的柳龙庭当初为什么会给半颗精元给我,我感觉完全是因为为了方便他自己,不然要是普通的女人,哪里经得起他这样,因为做的时间太久了,我对他还是有些生气的,从前看新闻说女人觉的老公那方面要求太过旺盛导致分手,当时我还想着怎么有这种女人,这不是一件好事情吗?现在看着柳龙庭,如果不是我现在不能离开他的话,我也想和他分手。

    不过说到分手,貌似我和柳龙庭现在的关系,也没说过是什么关系,也谈不上什么分手。

    我接过柳龙庭的水喝了一口,柳龙庭哄我也哄得挺认真,我想生气又不好生气,不过在我想跟他说以后能不能节制点的时候,忽然在我们窗外在长白山的方向,向着上天传上去一道十分耀眼的光芒,这道光芒,就像是当初我和凤齐天结婚的时候向着上天传消息时一模一样,因为神仙结婚,都要向着上天请示证明,那这么说的话,现在是山神,和银花教主在结婚,而这道向着上天传达上去的光芒,就是他们向着天上婚司处提交上去的证明。

    山神是不是真心实意的娶银花教主,这个问题我并不操心,而看着他们两人结婚,我忽然想到的是不是说因为有天条的禁锢,神仙是不可以结婚的吗,怎么现在山神现在也是主教了,他为什么就能和银花结婚,难不成他们就不怕天条的谴罚吗?

    当我问柳龙庭这个问题的时候,柳龙庭的神色冷静了下来,从床边起了身,向着外面的窗边走了过去,看了一会那道光芒,然后跟我说:“他们是实验品,天条禁令破除后的,第一对试验品。”

    “试验品?”我顿时就好奇了,心想他们该不是用来测验天条有没有消退的试验品吧!如果他们没事,就说明天条已经被毁了,如果是有事的话,我的麻烦就来了。

    “所有的神仙里,除了地上一些小仙,可以婚配的几种神仙之外,所有的神明都是禁止动情感,不然就要抓到天牢关上几千年,严重的成亲了的,就要诛杀,天宫里的神都是人变得,长了颗人的新,就不可能不动感情,从前你还在的时候,已经杀了不少的神明,现在他们以为你死了,自然就要用新神来测试天条是不是真的无效了。”

    柳龙庭说的意思,我明白了一些,之前我之所以能嫁给凤齐天,是因为凤齐天那会就是个城隍地仙,官职不大,并且有些地区还会供奉城隍娘娘,也就是说,城隍神,是一个可以婚配的神,就比如床公床母,土地公土地婆,这种在地上的小仙,在原本成仙之前,就是以夫妻的形式成仙,但是天宫里居住的正路神仙就不能,而柳龙庭的身份是三郎教主,也算是在地上居住的天神,所以他也不能结婚,而现在,通天教主安排三郎教主和蟒银花结婚,就是为了测试这天条还有没有效果。

    “那我没死,天条的效果会消失吗?如果到时候有效,我和你们柳家,是不是全都要受责罚?!”

    我顿时就又担心了起来,我比较担心柳家娇儿和柳烈云他们的安全,我不能因为我而拖累了他们。

    见着我一副神色紧张的模样,柳龙庭并不在意,伸手将我抱在了他的怀里,跟我说:“山神是后土大神的人,他不归天宫掌管,天条禁令无法管到他,而至于银花教主,她投胎转世之后,就是以凡人的身份活着,所以就算是天规戒律还在,对他们也毫无作用。”

    在柳龙庭说着这些的时候,我对他们这招互换身份的办法,惊叹的简直是难以用言语表达,这一环又一环的考验,对他们来说,简直就像是量身定制的一般,如果是换了另外一个人,如果不是山神的存在,可能我现在和柳龙庭,又是兵戈相见。

    “既然说是神仙不能结婚,那么之前银花教主,是怎么嫁给通天教主的?通天教主还又怎么有自己的夫人?”

    感觉我现在脑子里满是疑问,就想全部都问清楚柳龙庭。

    “金花教主是和通天教主一齐修炼成仙,在住进天宫之前她们就是夫妻了,所以他们能够在一起,而银花教主,原本我也以为是她步步为营想嫁给通天教主提高身份,其实她这么做的目的,只是为了得到天谴然后转世为人,这些都是已经早就安排好了,目的就是为了杀你,其实我至今都不明白,他们如果想杀你,简直是易如反掌,为什么却要布这么大的局,为什么要把我推到你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