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二十三章:送子娘娘

    这从什么时候开始弟马和仙家通奸就就要被处死?之前仙家和弟马在一起,无非句是面上难看,就像是触犯了道德底线那般被人指责,但是现在怎么就要被处死了?这真的要死的话,我和柳龙庭,要死很多回了吧!

    当柳龙庭听见那个男人在念着这话的时候,神色顿时就微怒了起来,推门下车。我也跟在柳龙庭身后,只见柳龙庭看着地上被打死的女人,一手直接抓起跪在三郎神庙面前的这个男人,将他一把提到半空中,阴沉着声音问他:“是谁说弟马和仙家通奸就要被处死的?”

    柳龙庭这么一出来,顿时就把周围的人吓了一大跳,而黄三娘看柳龙庭下车了,也赶紧下来了。将那个女人脑袋上浸透了的鲜血麻袋给拿了下来,只见还是一个长得还算是标志的年轻女人,而那是神辇上的鸡,应该也是个鸡修炼的仙家。

    黄三娘知道柳龙庭是在生这些人滥杀无辜的气,特别是这种无中生有的罪名,因为我和柳龙庭,不要说从前,就算是现在。也是以兵马和仙家的身份在一起的。

    “这是怎么回事?”黄三娘指了指地上的尸体厉声的问了一句在场的所有人。

    因为我们打扮也算不错,加上开得车也是豪车,因为这里有了命案,这些人看见我们质问。以为我们是什么人?于是就赶紧的一个个的开始摆脱关系,说死的这个女人是他们村子里的神婆,这只公鸡是神婆家里养着的,本来一只鸡也就是一只鸡,没什么,但是最近这几年,不少人经过神婆家门口的时候,都听见屋子里传来神婆和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就在前几天,几个人去找神婆看事,发现神婆家里门没关,一推门进去。就看见神婆抱着一个年轻的男人在做着些床榻上的事情,而那个男人见有人来了,立马就变成了一只鸡的模样,从神婆的床上飞了下来。

    “那你们怎么知道这只鸡就是仙家。”这话是我问的,可能是觉的我和他都还好好的活着,为什么别人跟我们做同样的事情就会死?

    不过当我问到这话的时候,周围的人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被柳龙庭捏住衣领子的男人十分子豪的回答了一句:“是三郎教主给我托梦的,说这只鸡是个仙家,仙家与弟马私通,就是要被处决,不能被别人效仿!”

    这个男人此时就算是被柳龙庭狠狠的举起来了,但是他说到三郎教主的时候,脸上露出的那种信仰自满的神色,简直让人看的又恶心又嫉妒,

    “既然是他说的,那你把他叫出来,我倒是要听听他怎么解释他乱改教规杀人!”

    能理解柳龙庭,毕竟他就算是抛却他的身份,他至始至终,都还是动物仙,并且这件事情触及到我们自己,柳龙庭自然想问个明白。

    不过似乎这个男人并不给柳龙庭面子,斜眼看了柳龙庭一眼,冷哼了一声:“你是谁?凭什么你想见教主,我就要把教主叫过来?”

    “真是好大的胆子。”黄三娘见这男人对柳龙庭不敬,直接一把就将这男人从柳龙庭的手里夺了过去,一把就按在了地上,并且凶狠的直接捡起地上的铁锤一把就向着这男人的手用力的一锤下去,一声凄惨的嚎叫顿时就从这男人的嘴里杀猪般的嚎叫了出来,他的几根手指,被血糊糊的锤子。锤的跟砸碎的酱饼一样贴在地上!

    我看着这猩红的鲜血,心里顿时一惊,而柳龙庭直接将我的头往他的身上的腿边按了过去,叫我别看。

    黄三娘这一锤,直接都把周围的人都吓跑了,肯定都以为是遇见了什么变态杀人狂,地上躺着的那个男人喊救命也没人搭理他,我耳朵里就听着黄三娘威胁他:“你到底请不请三郎教主?!”

    当黄三娘说完这话之后,原本一直都在喊着饶命的男人忽然就没有了声音,我这才好奇的转头看向这男的,只见这男的已经昏迷的趴倒在了地上。

    我以为是黄三娘将这男人给打伤了,但是当我看向黄三娘的时候。黄三娘的眼神向着我的背后看,柳龙庭转过身去,我也随着柳龙庭转身,只是这一转身。我看见了三郎教主教主的官辇从天而降,并且在这官辇向着地面上沉下来的时候,无数道白色的光向着我们周围扩散了开来,直接就在我们身边形成了一个巨大屏障。这个屏障,就是结界。

    当官辇从我们身边降下来的时候,几个女仙顿时就蹲在了神撵旁边,山神就踩着她们的背。直接从官辇上下来了。

    此时还是柳龙庭的模样,一头长发高高束起,身着一身白衣,内搭着蓝锦服。不过不再是宽袖长袍,袖口扎的结实紧致,精实的腰间掐着一段盔甲裙裳,就连肩头,也装饰着龇牙咧嘴,朝天怒吼的青铜神兽,笑的有些狰狞,满脸的意气风发。不可一世。

    虽然山神此时就是柳龙庭的样貌,但是因为他和柳龙庭的性格和打扮方式截然不同,柳龙庭不管什么时候,都透露出一种稳重大气的气息。而山神就算是落魄的时候,都难以掩饰他骨子里的对所有人的不屑与凶残,所以就算是他变化着柳龙庭的一张脸,在我眼里,我都能透过他的假面皮,看清山神的原本面貌。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二位这么想见我?”山神假惺惺的问了一句我和柳龙庭,然后又看了眼地上已经已经死了神婆还有鸡仙,嘴角露出了一抹像是骄傲又很傲娇的笑容。

    “是谁让你修改教规的?”柳龙庭问道直接,不过又马上阴冷的一笑:“你这样故意做给我和白静看,是想暗示点我们什么吗?是想杀我和白静?”

    见柳龙庭已经猜出了他的目的,山神满不在乎着一张脸,向着我和柳龙庭一步步的走过来:“我和二位共繁荣,共衰败,我怎么可能杀你们?我只不过是想惩治这对奸夫淫妇,不能让其他弟马和仙家效仿,不然要是全都走了你和白静想老路,那地上所有的仙家,我该怎么管理?而至于修改教规,我现在是地上地仙教主,难道就没有资格修改教规吗?!”

    山神说到这话的最后一句的时候,眼神直视着柳龙庭看,而柳龙庭现在的形象就像是一个温柔带着女儿出门的大叔,面对山神的逼问,柳龙庭只抬起眼皮看了眼山神:“有,你是是主教了,想管谁都可以,只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你这么费经心思的做一做细给我们看,到底是为了什么?妒忌?羡慕?还是宣泄对我们的不满?”

    能这么精细的掐准我们会在什么时候到这里来,并且提前安排好一切,山神有天镜,也只有他一个人能这么精准的找到我们的位置。

    就像是被的柳龙庭猜中了心思,山神顿时神色就变了,不过变了神色也是微微几秒的功夫,然后反问柳龙庭:“我嫉妒你们什么?又会羡慕你们什么?你们敢向我一样,光明正大的结婚吗?不,你们不敢,柳龙庭你是身份是神了,只要你一结婚,头顶上的天规禁令随时都能把你给砸死,你们柳家全部都要死。”

    “那你来这里,只是想来跟我们斗嘴的吗?”我问山神。

    山神见我忽然插话,低头看了我一眼,笑了句:“当然不是,我会来见你们,主要是想告诉你,你们要找的东西,就在离这里东边不到五公里的地方,那里有坐送子庙,你前世,有东西转交给了庙里的送子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