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三十一章:天镜破碎

    我就很好奇了,就算是我恢复了记忆,但是我为什么要杀柳龙庭?柳龙庭不过是前世错认了银花教主,为了得到能给她的精气,不惜去杀人和出卖自己**,但是这些事情我都知道,就算是我的记忆恢复过来了,那也不会对他怎么样,毕竟柳龙庭比起他跟着银花教主,还对我做过更加过分的事情,从前他这么害我,我现在都能和他和睦相处,更别说别的事情了。

    不过柳龙庭听着山神说完这话后,低头看着我沉默了好一会,眼里情绪复杂,担忧又难过,心疼却又无可奈何。不过最后还是跟着山神说叫他开始吧。

    见柳龙庭还是坚持,山神转看向我,问我说:“那你呢?你自己同意吗?我可提前告诉你,之前柳龙庭之所以不想让你直接回到镜子里,就是害怕你恢复了前世的记忆恢复了真相之后,他立马就会成为你的手下亡魂。”

    这山神也真是搞笑,从前巴不得我早点离开柳龙庭,现在有让我和柳龙庭兵戈相见的机会了,他又劝我和柳龙庭最好是别自己去揭开这道疤,于是我就扬起脸看着山神说:“这不管我进不进这天镜,我和柳龙庭会怎么样,那也是我和柳龙庭的事情,怎么三郎教主忽然这么关心我们两人的情感了?”

    山神看着我这质疑他的嘴脸,以为我在怀疑他关心我,顿时就冷哼了一声:“我只是在关心我自己,要不是我的大计还没完成,你们两人死了都与我无关。不过你前的神位不在三界之内,这天镜再厉害,也是三界之内的东西,虽然神通广大,但对你有没有作用,还要试试才知道。”

    山神说着,伸着手掌反手向着空中拖起,一道白光就在他的手中汇聚,天镜就开始逐渐的在山神的手掌心里凝聚,镜面光亮,透的几乎能将天都收到镜子里去似的。

    柳龙庭见着山神已经将天镜变幻了出来,便弯下腰将我抱了起来,手里用的力气很重,并且在我的身子贴身他的胸口的时候,都感觉到他的心跳都有些急了,我低头看了眼柳龙庭,喊了句他:“龙庭,你怎么了?”

    柳龙庭听我喊他,神色顿时就有些慌,不过很快也沉静了下来,跟我笑了一下,问我说什么怎么了?

    我又不是傻瓜,看着柳龙庭这副样子,我忽然觉的,他是不是之前是不是帮助银花教主把我给害死了,但是就算是把我害死了,死了就死了,死了才有我的今生啊。

    “我看着你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就问问你怎么了。”

    我回答柳龙庭,而山神一边将天镜直接抛向空中,扬起双手,将一道道的巨大白气向着天镜推腾上去,驱动着是天镜,一边听着我和柳龙庭说的话,微微的皱着两道扬起的长眉,似乎也有些不同意我进天镜,不过就算是他不乐意,但也还是没停下手里的动作,继续用灵气驱使空中的天镜旋转的越来越快,两片绯色的唇瓣里吐出咒语的节奏,也是越来越快。

    顿时,镜子中一道华光向着镜子下的地面上照射了下来,华光照耀亮了我们周围的所有东西,而山神看着已经完全驱动起来了天镜,停下了他手里的动作,转头看向我和柳龙庭,然后跟着我说:“好了,你直接进入到天镜下的白光里面,就可以了。”

    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我心里很想要回我从前的记忆,如果是有从前的记忆,恐怕我这辈子就会更聪明一点,不用被别人随意掌控命运。

    现在柳龙庭抱着我,看着地上被天镜照出来的一个白影,都没有一丝一毫想要将我放下来的意思,我在柳龙庭的怀里扭了下,提醒他将我放下来。

    柳龙庭见我跟他说话了,才反应了过来转头看着我,脸上没有半点希望我恢复记忆的表情,看着我的眼神里,全是不舍和悲伤,嘴唇轻微的动了下,想和我说什么,但却始终没有说出口。

    柳龙庭这样,可能是他觉的我恢复了记忆之后,真的就像是山神说的一般,以后我和他就是仇敌,但是我却又不明白,又不是之前我跟他没做过仇敌,他之前也没见得这么紧张啊!

    “好。”柳龙庭同意我了,将我放在了地上,目光跟随着我的身影,看着我小心翼翼的向着镜子投射的白光里走了过去。

    其实不仅仅是柳龙庭不舍,我自己也没完全做好我一下子就要接受前世所有记忆的准备,只是知道现在山神和柳龙庭,都并不希望我能这么快的恢复记忆,是我自己想坚持,现在我的处境,就像是我一个人过着根独木桥似的,心里忐忑的慌。

    不过想到要为以后好,想到以后离真正的自由又近了一步,我就又鼓起信心,迈开了最后的一个脚步,整个身体,完全就踏入了这片亮光之中。

    当我一进入到这亮光中之后,我的眼睛,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就像是有一道巨大的吸力,从我的头顶下传下来,将我整个身体拼命的往上面的一个什么地方吸,就像是电视里演的那种时空隧道一般,在这片白茫茫的世界里,我周围的白光都在旋转,我的身体也在旋转,那股吸力,像是要将我带到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去一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以为这在这天镜中找回记忆,就是跟看着电影似的,从前的一幕幕,会在我的眼前闪现,但是我在这天镜里转了都估计有七八分钟了,我的身体还在转,周围还在转,什么东西都没有出现在我的脑子里,或者是眼前,并且随着时间越久,我的身体也不断的开始在转的愈来愈烈,转的我头晕目眩,浑身受到的压力越来越重,身体里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直接冲破我这幅躯壳,然后冲破这天镜。

    终于,在我头疼的实在是受不了的时候,一道气息在我的体内乱窜,最后向着我的喉管冲了出来,一阵凄厉的尖叫,从我的口中咆哮了出来,随着我的这一声咆哮,一阵巨大像是什么东西裂开的东西,从我的头顶传了过来。

    顿时,在这裂开的声音向着我传过来之后,周围的白光顿时就消失不见,我睁眼一看,现在正还在半空之中,整个身体瞬间快速下降,眼看着马上就要摔到我们刚才所站着的地上去了,一个厚实的怀抱立即向着我抱过来,柳龙庭直接飞升上来接住了我,而刚才将我吸入镜子中的天镜,此时正碎成了两半,向着我们身上的低山摔了下去,顿时四分五裂了,几面破碎的小镜子此时正反照着我们头顶灰蒙蒙的天空,跟平常的镜子也没什么两样了。

    “朱儿?白静?你怎么样了?想起来了什么吗?”柳龙庭一抱我,顿时就紧张的问我,此时他平时不管是任何时候都能平静的神色,在现在这种时候,慌得连脸部都有些扭曲,眼睛里雾气一片,仿佛我要是有了从前的记忆,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一般。

    现在我的脑子还昏,不过我确实没有在天镜里看到一丝关于我前世的东西,于是就捂发疼的脑袋,对着柳龙庭摇了下头,说我什么都没看见,也没想起来。

    原本就是柳龙庭要我来天镜里看看我的前世,但是现在他听我说我没看见前世的记忆之后,顿时就像是疯了一般,激动的把我搂在了怀里,不断的重复着说没想起来就好,没写想起来就好,然后又将脸紧紧的埋在了我头顶的头发里,向着地面上飞了下去。

    山神站在地面上,看见已经碎裂的天镜,于是就捡起了一块,看了两眼,跟我和柳龙庭说:“这天镜也碎了,要不我们去找虚,让他重新再将天镜修复,到时候我们一起做法,让白静在进去试试。”

    山神这话,说的是问句,但是没有一丝询问柳龙庭的意思,仿佛说这句话,只是口头上的依据随口话,而柳龙庭听见了山神说这话,情绪也逐渐平静了下来,十分冷静的跟着山神说了一句:“不用了,从今以后,我和白静会彻底消失在你们所有人的面前,我们相互依存的关系,也从此作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