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三十二章:海底归墟

    柳龙庭冷言冷语的说出这句,让我一瞬间都不知道他有啥打算,这彻底的消失在所有人的面前,还有和山神之间的关系作废,这什么意思?我去,柳龙庭他该不是是想带着我一起去自杀吧!

    我特么我好不容易活到现在,好不容易还有点想生的希望,还不想死啊。

    山神听着柳龙庭说了这话,顿时就放下了他手里捡着的天镜碎片,站起身来,看了我一眼,又对着柳龙庭笑了一下:“怎么了。你是想带着白静一起去死吗?”

    看来山神跟我想的一样。

    不过柳龙庭跟着山神说完了之后,也并不在乎是山神这话里是嘲讽还是什么,抬着眼睛直视了一眼山神,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容,对着山神说:“我们有什么打算,自然是没必要跟你说,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柳龙庭说完,转身就走,而我趴在柳龙庭的肩上,看着柳龙庭身后的山神,心里想着如果柳龙庭真的莫名其妙的就带我去死的话,那我现在要不要求山神救我?山神虽然凶暴,但是人品好像还不错,如果我求他并且答应为他做事情的话,我猜他肯定不会拒绝我。

    可是如果柳龙庭并不是想不开,我这又忽然叫山神救我,他知道了,心里会怎么想?毕竟如果是柳龙庭愿意跟我在一起的话。我就一点都不想跟着山神苟活,起码柳龙庭会疼我,山神除了骂我就是将我往火坑里推,傻子也都知道怎么选。

    当我脑子里冒出这个想法之后,我忽然觉的我太过于现实,柳龙庭对我这么好。我为什么选择跟他在一起的时候,首先考虑的,还是我自己,而不是考虑他对我的感情,难道我心里,因为从前他对我的种种,让我真的就不能再接受他?

    可是如果说不能接受他的话,我又不想无缘无故的离开他,我想和他在一起。

    山神看着我看着他的眼神,他的眼睛也盯着我看,本来他从前除了一些嘲讽冷笑的话之外,别的话都很少说出口,而他的此时一直看着我被柳龙庭抱走,忽然对着柳龙庭喊了一句:“那我今后还能看见你吗?”

    这种话,从山神嘴里说出来,要不是我认识他和柳龙庭,一定都把他当成是基佬了,两个大男人,他还问柳龙庭今后能不能再看见他。

    柳龙庭听了山神的话,忽然停住了脚步,转头看着我一直都在看着山神,就换了姿势,将我直接横抱在他的怀里,让我看着他的脸。回答了一句山神:“永远也不会了。”

    说着的时候,伸手拉着我的手臂,挽进了他的脖子里。

    在柳龙庭带着我走的路上,我心里可紧张了,见柳龙庭一句话都不说,我就开始找话题问柳龙庭。

    “龙庭,我们真的就不找我从前的记忆了吗?”

    “嗯,不找了。”柳龙庭回答的坚定。

    可这说要找的是柳龙庭,现在说不找的,又是他,我就有点不理解,如果说不找的话,一开始就不要跟我说这么多激励我的话,那现在不找了,那我们能去干什么?我察觉到了柳龙庭似乎有一点点的想放弃,可是他想放弃了,那我呢,他拿我当什么?

    我希望这是我的错觉,柳龙庭这么爱我,他应该不会想着要放弃我。

    “为什么不找了啊?要是不找的话,那我们还去找我从前留下来的东西吗?你看我们都把玉佩找到了,只要我将这玉佩里的精气全都吸了,我就能变厉害了,不会拖累你了。”我说的诚恳,并且将玉佩从口袋里拿出来给柳龙庭看,希望能挽回一下他的想法。

    只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柳龙庭他不仅是被我猜中了一丝想放弃的想法,而是我只猜中了他所有想法中的其中一丝,他见我拿出来玉佩之后,看着我手里的玉佩,眼里的神色沉默了一下,直接伸手将我手里的玉佩拿了过去,看了一眼,然后随手就向着远处不知道什么的地方扔了过去,然后将我趴抱在他的身前,几根手指抬起我的下巴,叫我看着他,跟我说:“不重要了,我以为,我真的能狠得下心为了帮你复位,而牺牲我自己,但是我做不到。我没有我想象中的这么伟大,我一直都不希望你进天镜的原因,就是因为怕你想起了从前一切的事情,就会将我遗忘,因为你前世根本就不爱我,并且,我除了跟着银花教主外,也对你做过很多不可能被原谅的事情,常宛娥那天早上找我,跟我说的就是,如果我爱你,就别让我继续耗着你,我们根本就不可能能在一起,她要我明白我们之间是绝对不可能的,你高高在上,主宰众天神,而我不过是任何人都能欺压的一个小小地仙,既然我爱你,就要我成全你,让你想起从前的事情,让你完成你前世的夙愿,当时我好不容易说服我自己,她说的是对的,我不能因为我的自私,就拖累你,这样我的不配爱你,所以才会决定带你回去找山神,让他帮你恢复记忆,但是就在刚才,你进天镜里之后。我就开始心慌,我害怕失去你,害怕你离开我,我甚至都不敢想象从今往后我们见面,你对我已经没有了任何一丝感情的场面是有多么可怕,所以我后悔了。在你进去的时候,我就后悔了,甚至都打算好了在你出来之后,我直接向你低头认罪,让你啥了我,减掉我的痛苦。但是没想到,你安然无恙的出来了,我心里就有个声音告诉我,我不能放你走,我爱你,我的心都是你的,我要和你在一起,哪怕等着我们的,就是一条死亡的路,我也要留你在我身边,我不会让你想起从前的一切的,也不会再想着放过你了,你就是我的命,放过你了,我也死了。”

    柳龙庭对视着我的眼神,跟我说了很长的一段话,一边说一边坚定的带着我走,眼神里没有任何一丝卑微,有的,对我是满眼的歉意,但是他的嘴里,说了这么多,却连一句对不起,都不跟我说。

    我看着柳龙庭的脸。他此时还是一副中年大叔的模样,生的秀气,可是透过他这张陌生的面皮,我真想看看,他本来的面貌,是什么模样,是用什么样的表情,跟我说出这种无比情深,又极度自私的话来。

    一时半会,我对柳龙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不知道我此时该以一种什么态度来回复柳龙庭,我想活着,我有很多想干的事情,我家里还有奶奶,我不想就这么跟着柳龙庭,走进一条不归的道路。

    “可是,可是,可是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你不放过我,那些神仙也不会放过我,我今后只只能去死了。”

    我尽量把话说的委婉,柳龙庭不帮我,我自己的路确实艰难了很多,但也不一定无路可走,我很想和柳龙庭说如果他不帮我的话,那能不能别带我走,让我一个人自己去面对我自己的生活也好。可能是我还没能够达到柳龙庭这样的高境界,能将自己的私自,光明正大的说出来。

    “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们去海底归墟,那里不归三界不归任何地方掌管,收留的,都是一些像是我们这样已经走投无路的人,我们去那里,只要我们不暴露我们身份,我们就能过一辈子。”

    那就是躲一辈子吗?我没想到。柳龙庭竟然为了不让我离开,竟然心甘情愿的堕落到如此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