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三十六章:我答应你

    可能是我面前的僵尸也有思想,在看见我一个小姑娘轻而易举的就杀了一个同类之后,他们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惊愕的表情,但是僵尸的死,并没有阻止他们想喝我血的心,在我刚向着地面上站稳的时候,所有的僵尸瞬间就将我围成一个大圈,手抓脚拦的向着我撕扯咆哮过来!

    从前我还会怕,但是现在不一样,现在我脑子里满就是想着我要怎么提升我自己的能力当那些凶神恶煞的僵尸向着我扑下来的时候,我直接抓住两个僵尸的肩膀,瞬间按着他们运用我身体里的法力腾空而起,直接翻身脑袋朝下,抓住这两个僵尸的肩膀的收也迅速的向着他们的头顶上使劲的按了下去,双手一用力,白气瞬间就从他们的脑袋上向着我的手心里飘扬进来,我并且在吸食这两个僵尸的灵气的时候,我直接用另外的一道更大的气息,将围在我身边的所有僵尸团团围住,然后一起将他们身上的灵气,用尽我所有的力气往我的肺腑里猛地一吸!

    长这么大以来,我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过有什么事情,会比这同时吸食十几个精怪的精气来的更加舒服爽快,那些精气就像是一道道沁透心肺的甘泉一般。穿透我的整个身体,让我在一个刹那间变得神清气爽。

    刚才还对着我耀武扬威的僵尸,现在将他们的精气全都吸完了之后,瞬间就变成了无数黑乎乎得烟气,消失在了我的面前。而当地上还剩下最后一个精怪,也就是刚才第一个从水里冒出来的这个男人,在所有的僵尸都死了之后,他躲在那些僵尸的最底下,躲过了我的攻击,但是此时在外没吸食这些僵尸的精气前,对付这么一个小小的僵尸都绰绰有余,更不要说我现在身体里还回荡着还没和我自身精相融合的僵尸精气,要是杀这个男僵尸,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不过在我抬手想着要怎么杀这男人的时候,男人竟然开口,跟我说了一串英文,身为还没出过亚洲的我来说,我特么忽然听到英文,顿时就有点懵逼,不过好在上学的时候英语也还可以,明白过来这男人跟我说的是什么,他让我放过他,他也是无意才做出伤害我的举动,加上看着这男人深邃硬朗的五官。起来就像是个外国人。

    我就说,这种吸人血又能跟我们正常人一样行走如飞的东西,怎么可能是我们中国本土的僵尸,并且这归墟,是在南海之底,大到无边无际,所有犯了错的东西,或者是在三界生存不下来的东西,都能来这里,所以这男人是国外的,也不是件很惊讶的事情。

    现在我精气吸食的也差不多了,看着这个男人,心里也并不是十分的渴望他身上的气息,但我也不想将就他,这么久我明白过来,强者在弱者的面前,根本就不需要将就,于是我就直接跟他说我们平常说的话:“那你要我放过你,你也要回答我点问题才行,我问你,这宅子已经是柳家宅子,宅子门上挂着柳府的牌匾,为什么你们还能进来?”

    之前柳龙庭刚带我来这里的时候,我们从掌柜的那里拿来的那块写着柳府的牌匾,这个牌匾的作用,其实就有点相似与我们人间的要钥匙,在归墟里,没有任何一扇门任何一扇窗,能抵挡的住别的妖祟前行的路,但是一个地方存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久了,就一定有大家都共同遵守的规矩,这里的规矩就是一旦被买下来宅院,都属于私人所有,别人不能踏入。之前柳龙庭那回来的那个牌匾,就像是一个上了锁的防盗门,外面的东西在没有主人的同意是进来不得的,柳龙庭不可能放这些东西进来,所以我就怀疑,这些东西,是怎么进来家里的。

    不过我也就是随口问问,那东西不回答也没关系,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我把话说完了之后,地上向着我跪着的男人,顿时就变成了一个穿着长衫的古代男人,头发用一根银簪子全部簪在了头顶上,就连脸,都变成了堂堂正正的黄种人。

    “这柳府里荷塘的水。底下通往郊外的河流,我们是顺着河流,嗅着你的人味儿,找过来的。”

    这男的不仅外貌变了,就连声音语言都变了,我一瞬间就觉得有趣,又不可思议,而这男人看见我似乎对他的外貌挺有兴趣,于是就对我解释说:“我姓淳名于棼,本是唐朝一个教私塾的先生。因为半夜梦见有美人在后山洗澡,便随着美人的笑声上山寻找,却无意坠崖身亡,以为阳寿未尽,死于意外,又没亲人为我吊唁为我超生转世,于是我就在人间四处飘荡,后来来到渤海之南时,看见海中巨浪滔天,一扇巨门在海中向着天空直插而上,我觉的雄伟壮阔,就直接进来了,后来才知道这里叫做归墟。”

    果然色字头上一把刀,看着我面前这个长得还算是不错,却因为女色而短命的私塾先生。我顿时就觉的好气又好笑,反正现在柳龙庭也没回来,我也无聊,就问他说:“淳于棼,你那你来了这归墟。怎么却又要变成吸血鬼的样子,和一些鬼鬼怪怪混在一起?”

    见我问到这问题,淳于棼立即从地上站了起来,跟我说道:“这归墟里,有着很强大的力量,我在这里待久了之后,就自己长出了肉身,我来这里无亲无故,前些年一群外国友人逃命往这里来,我为了加强一下我朝与外邦友好。于是就幻化成他们的模样,多宣传我大唐盛世。”

    看着这淳于棼在扯着一些有的没得,我都懒得再搭理他,不过看着他嘴里也没什么獠牙,我心想他也对我造不成什么伤害,于是我就对他说:“你走吧,以后别再过来了,这还好是遇见了我,要是遇见柳龙庭,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说的的凶神恶煞,不过确实是实话,要是柳龙庭知道家里来了邪祟,肯定是不会放过的,但是淳于棼在听我说了这话之后,不但没有走,反而跟我说:“我躲在荷花池里,注意小娘子很长一段时间了,小娘子为何事心忧,又为何事心烦,我知道的一清二楚。不如小娘子就留下我,刚我见你吸食了那些外国友人的精气,就猜小娘子应该是要精气,如果你愿意,我倒是愿意给小娘子提供精气,只求日后小娘子从这归墟出去的时候,能顺便带上我。”

    我确实是需要精气,但是柳龙庭看我看的紧,除了这次是那些妖邪自己闯进来,不然就算这归墟里天大地大。邪祟众多,我也没办法去拿他们的精气,而现在淳于棼说的话,正好中了我的下怀,于是我就问他:“你想怎么为我提供精气?”

    “只要小娘子日日坐在荷塘旁边,支开柳家男主人,我就能将妖祟不断的从荷塘里送到小娘子面前,不过到时候也要看小娘子本事了,若是死于妖邪手下,我也无能为力,并且,柳府男主人貌似也并不想让小娘子出这个归墟,若此事被发现,我定会再死一次,小娘子也会受到牵连,这么危险,小娘子还愿意尝试吗?”

    “既然你都不怕死,我又怕什么,我答应你,只要你能给我提供精气,日后我功力大增,能打的过柳龙庭,我定会带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