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四十章:杀人偿命

    原本我自己做着这件事情的时候,并不觉得我是在做什么可怕的事情,这些妖祟本来就是在地上害了人,才会来到这归墟,并且他们能被淳于棼骗来柳府,也是因为想吃掉我,才会中计,这样恶妖,就算是在凡间,被诛杀了。那也是为民除害的事情,可是相反来到了这归墟里,就成了保护的人,并且杀了还要偿命。

    现在柳龙庭这么正经的警告我,他该不会怀疑这失踪的僵尸,就是我杀得吧!不然我天天在家,出门的机会都没有,他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虽然那几个僵尸,确实就是我杀得,但是我不能跟柳龙庭承认这件事情,于是拿开了柳龙庭捂在我唇上的手,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跟着他说死了就死了呗,反正也不关我的事情。

    柳龙庭见我这无所谓的语气,顿时就伸手捏了把我的脸,又对我说:“你啊你,现在我们是刚来不久,这就出了事情,他们肯定第一个就先会怀疑到我们的头上,虽然打败他们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一但动起手来,对我们也没什么好处,所以这些天我们要低调一点,最好是别让她们怀疑到我们头上来。”

    “那要是怀疑我们,一口咬定那几个僵尸就是我们杀得。那我们要受罚吗?”我问柳龙庭,问的时候,心里也微微有点担心,要是真的怀疑到是我的头上来,那到时候我该怎么办?这谁知道这吸血鬼死了之后,消息传的这么快。

    “当然要,杀生偿命,这归墟里的妖邪众多,我们又是外来的人,当然会被赐死。”

    柳龙庭见着我有些惶恐的样子,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这笑意让我一时间又分不清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于是心里就开始盘算着,要是真被找上门来,那时候我该怎么办?

    见我零食也不吃了。泡在嘴里发呆,柳龙庭侧头就十分暧昧的向着的的唇上嘬了一口,问我说怎么了?怎么这么魂不守舍的样子?

    “我哪有魂不守舍,我只是担心那个害几个僵尸的东西,会不会来害我。”我胡口就对柳龙庭说了一句,而柳龙庭的脸就一直都微微侧着贴在我的眼前,垂眼看着我,他呼吸的气息全都洒在我了我脸上,轻轻的问了我一句:“是吗?!”

    我抬头看着柳龙庭靠近我的眼神,看的心里有点虚,并且他唇在我唇上亲了一口后,就只微微的扬在我的唇前面,几乎是只要我一嘟嘴,就都能亲上他了。

    “是啊,不然还怎么样?”我嘴硬的回答柳龙庭。我原以为来到了一片能给我提供精气的沃土,没想到这天下果真的没有白吃的午宴。

    因为心情不好的愿意,我转头想离开些柳龙庭,但是柳龙庭在我离开的时候,伸手就抓住我的肩向我狂吻下来,手指也顺着我的腰下水,向着我的腹下柔软贴了上去。

    柳龙庭亲的很凶,把我手里的蛋糕都打翻在了桶外的地面上,我一时间都被他吸咬的话都说不出来,以为他这就想在跟我在浴桶里来个鸳鸯戏水,但是在最后的时候,柳龙庭的手指又顺着我的腰腹移到了我的脸上,抱住了我的脸,对我时说:“今天我就放过你,洗完了澡,我们就一起做个饭。”

    我们晚上,吃的就是刚柳龙庭把我从荷塘里捞出来时带出来的那段莲藕,柳龙庭不吃,他就一直都夹给我吃,还在为我白天的事情耿耿于怀,看着柳龙庭那尿性。我又不好说什么,不过这几天柳龙庭一直都天天在家,淳于棼这几天也一直都没个消息,我都担心淳于棼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柳龙庭在家,我也没什么好玩的,就没事就看看他修炼的心法之类的,我记得之前黄三娘在没跟着柳龙庭之前,还是个老黄鼠狼,跟着柳龙庭在一起,看了柳家的心法之后,法术越来越高,将自己打扮的也越来越年轻。

    之前我认为这法术只是有多少精气可以对付敌人,但是这配上心法,我就对自己体内的精气控制得更加运用自如,柳龙庭只是知道我无聊。并不知道我是在偷看他的心法,当他看着我无所事事的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的时候,顿时就叫我别晃了,等他去换身衣服,他去给我买些书回来给我看。叫我别每天闲的无聊。

    除了上学的时候看会书,其他的时候我还真对书没什么兴趣,只不过柳龙庭说要出去,他一出去,这府里就是我的天下了,我就好去找淳于棼问问具体的事情了。

    果然柳龙庭前脚一走,我就去把大门给关了,向着庭院里的荷塘边上走过去,小声的喊了几句淳于棼的名字,叫他赶紧出来。

    估计是淳于棼一直都在这荷塘里等我。见我一过来,顿时就现了真身,并且又带了十几个长得各不相同的邪祟出来,也不知道是对邪祟说还是对我说,现在外面盯得紧。叫我们赶紧的解决。

    看着在荷塘里露出的一个个妖祟的头,我又人不住想起柳龙庭跟我说的话,心里竟然有些胆怯,不再敢吸食这几个妖祟的精气,可要是不吸食的话,我就没办法提升法力,我一辈子就要呆在这个归墟。

    反正之前的邪祟我已经杀都杀了,就算是被查出来了,我也不怕多挨这下刀,于是又直接将淳于棼带来的那十几个妖邪的精气都吸食了。就连淳于棼自己,都在吸食我剩下的精气。

    当淳于棼带来的几个精怪又被我吸食了之后,我就问淳于棼,外面是不是在传有妖祟失踪的事情?是不是已经怀疑到我们柳家来了?毕竟在这归墟里,我每天都呆在家里。哪里都没去,对外面发生了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淳于棼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疑惑的跟我回了句:“没有啊,我们做的都比较隐秘,并且我给你带过来的邪祟,一般都是被别人所排斥的物种,这归墟里虽然有规定不准杀生,但是这怨恨总会有的,我们为他们解决了那些害人的精。他们感谢我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在乎这种事情呢!”

    不过,在当淳于棼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外面忽然传进来一阵吵吵闹闹的声音。

    柳龙庭出门了,我不知道一些人忽然围住了柳府干什么?于是就叫淳于棼先回到水底去。我去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向着门口走过去,只见柳府的门外,被水泄不通,全是一些那着大刀或者是拿着兵器的妖祟,堵在了柳家门口!这些妖祟看见我从屋里向着门口走过去了一些,嘴里不断的在喊着:“大家快看,妖女出来了!那个杀了我们兄弟性命的妖女出来了!杀人偿命,今天我们要是不为死去的兄弟报仇雪恨,我们就永别这归墟!”

    那些明明自己就是妖祟的人,却喊我是妖女?并且我吸食精气的事情,也只有我和淳于棼知道,那些人怎么一到柳府门口,不怀疑是柳龙庭,却直接怀疑到了我的身上?刚才淳于棼还跟我说外面并没有人在讨论妖祟失踪的事情,可是这一会。这都一大群妖怪堵上我家门口了,难不成是淳于棼给他们告的密?

    我觉的不可能,淳于棼不可能这么做,揭发我吃人精气,他也没什么好果子吃,正当我想着那些为什么这么肯定的怀疑是我的时候,柳龙庭的声音忽然就从人群后面传了过来,一声厉喝:“你们都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