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四十一章:顶罪

    柳龙庭回来了!

    这会柳龙庭回来,让我开心又尴尬,开心的终于不用我一个人面对着这些怒民,而尴尬的是这些死去的妖邪,确实是我杀得,如果柳龙庭知道我背着他做些小动作,我们面上的关系,就不好说了。

    不过柳龙庭一来,可能是那些人顾忌到柳龙庭本事厉害的原因,所以他一回来之后。妖祟们顿时就全都稍微的安静了些下来,纷纷向着柳龙庭告状,说最近几天我们这一带归墟里少了妖祟,就是被我给吃了。

    听见说是妖祟被我吃了,柳龙庭脸色露出一些惊疑,看了眼我,向着我身边走过来,又转头看向我们面前的邪祟,跟他们说:“大家何出此言?我朱儿善良可爱,怎么会做出杀生这等残忍事情?”

    柳龙庭说话是护着我的,并且我对这些妖祟是怎么这么认定是我的感到十分好奇,我口头上也没承认,但是也没否定,就是一句话都不说,站在门后面,一直看着外面这些扬言要杀我的邪祟。

    “善良可爱?这小女一看就是淫邪之物,咱们这里前前后后少了将近五十人,全都是在你们来了之后少的,并且这些失踪的家人,看见这些人的最后一面。都说是去吃人肉,我们整个归墟里,就只有你家小女一个是有血有肉的凡人,你说不是她吃了,那又会是谁吃的?”

    这些来杀我的邪祟里面。其中有几个叫嚷的特别凶的,说的每句话,都似乎恨不得分分钟定时我的罪名,然后将我处死。

    在我没看见她们之前,我还会以为,就算是他们调查到我的头上来,也不会这么早,起码会等我的法力提升不少后,才会慢慢怀疑到我,但是我却没想到,竟然是这么的快。

    “那我和我女儿同样住在柳府,为什么你们不怀疑是我吃的,反而是怀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童所为?”

    毕竟我是柳龙庭的人,他不管出于哪方面,都要护着我。并且在他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伸手将我抱起在他的怀里,叫我不要怕,他会保护我的。

    这一瞬间,因为这件事情确实是我做的,柳龙庭却说要保护我,这让我心里顿时就有些不是滋味,我本就不是那种爱连累麻烦别人的人,现在柳龙庭因为我的原因还要跟他们那些邪祟争辩,我顿时就有些不好受。

    不过在柳龙庭说到这话之后,那些刚才一口咬定就是我杀了人的邪祟,顿时就有些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向着柳龙庭走过来了一些,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对柳龙庭特别尊重,先是向着柳龙庭弯腰行了个礼,然后再和柳龙庭说:“柳大人修为高深,自然是看不上这些小妖小怪的精气,再加上柳大人的身份高贵,与我们东皇神一样,都是人首蛇身,高贵的人,自然是不会做这等下贱之事,这人就是在柳府中所死,柳府中除了您就是这小女子,人不是您杀得,自然就是这个小女子杀的。”

    在这归墟里面,爵位等级,就犹如从前的什么皇室血脉那般,拥有皇室血脉的人就是尊贵,因为掌管归墟的人,就是东皇太一,东皇太一就是归墟里大门上的那条巨大的蛇神,柳龙庭也是蛇神,所以他一来这里。沾着东皇神的光,他的身份在所有的妖祟里,也是尊贵的。

    “那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人就是我小女杀的,并且我小女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柳府中从未出门,你们又进不来,她是怎么杀人的?”柳龙庭不慌不忙的问这些来闹事的邪祟,看着他不慌不忙的表情,我不知道他之所以这么不慌张,是因为不知道这人是我杀得,或者来说,他就算是知道是我杀得,但知道怎么处理,所以才不慌张,如果是前者的话。那柳龙庭就是过早的自信了,他身份就算是再尊贵,那我毕竟是我,我杀了这里的邪祟,我就要受到惩罚。他保不了我的。

    说到证据,为首的几个来闹事的,果真还叫出了几个人证,这几个人证说是死去邪祟的家属,他们都说他们的亲人临死前都说要来吃我的肉,并且还说柳府里的荷塘是与外面的河流是想通的,我找了个人骗那些妖祟进柳府,然后再将那些妖祟杀害的,并且,外面来闹事的人。早就已经偷偷的安排了几个邪祟从外面的河流里,直接潜入荷花塘里。

    几个妖祟,在他们指证我的时候,就从柳府里出来了,说外面的河道确实能通柳府。并且他们从荷塘里钻出来的时候,还把淳于棼带了出来,直接将淳于棼按在了我的身边,让他跪在地上,给大家看,说这个就是跟我合谋的同伙!

    之前我接触过的归墟里的妖物,不管是看起来还是长得,都像是修炼不够的智障小青年似的,但是我没想到,他们查案。竟然能快速准确的到这地步!

    淳于棼被抓,如果我不承认,我能依仗着柳龙庭将这件事情拖着,但是淳于棼不同,之前淳于棼说出了事情就往我身上推。但是此时他就跪在地上,可能是怕连累我,一句话都不说,就这么跪着,一副要杀要剐随便的模样。

    他帮了我这么多忙,前世我又答应他如果任务完成的话,我就助他成仙,可是现在他都快要因为我死了,我不想害他,于是在柳龙庭问我人是不是我杀了的时候我看着柳龙庭的眼神。什么最坏的打算都做好了,对着柳龙庭点了下头,跟他说:“对,就是我杀的,是我强迫淳于棼的。不关他任何事情。”

    淳于棼听我说这话之后,惊讶的的抬头看了我一眼,我没看他,我就看着柳龙庭,我想柳龙庭知道我背着他吸食精气,他肯定很震惊,毕竟我要精气,就一个目的,离开这归墟。

    在我说完这些话的时候,见我承认了,那些站在我们面前的精祟瞬间就沸腾了起来,一个个的都说要杀了我,为被我杀了的死去的人报仇!

    杀了我就杀了我,这是我自找的,我不怨别人。不过让我万万没想的是,柳龙庭在我承认是我杀的人之后,眼神对我并没有一丝的变化,而是立马转头对着大家说:“是我指使我小女干的,她来到这归墟之后营养不良,是我指使她可以吃些精祟补身体,但那些妖祟会死,也是因为他们也有想吃我女儿的想法,不然我们怎么能杀他们,而不是杀我面前的你们,事情已经水落石出,要是有什么处罚,就都冲着我来。”

    我想过,柳龙庭会为我顶罪,不过他为我顶罪,是在情理之中,又在我意料之外的,我忽然觉的愧疚,我千辛万苦的瞒着他,而在最后的关头,却是他为我脱罪。

    当柳龙庭承认了事情就是他指使我干的时候,我们面前的妖邪顿时就一阵唏嘘,柳龙庭和他们的主神东皇神,是同一个物种,处置他就是对东皇神不敬,于是大家一时间也没做出个什么处置的决定,犹豫再三之后,其中一个领头的人,看了我和柳龙庭还有淳于棼几眼,神色很是生气,但是又无可奈何,警告我们说:“你们这次犯的事情,看在东皇神的份上,就原谅了你们,但是这里毕竟是归墟,归墟里的法制,谁破坏了,就要付出代价如果下次你们再犯,就请你们离开归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