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四十二章:采阳之术

    柳龙庭放下我,态度也算是陈恳,拉着我一起对着我们面前的那些人微微弯了下腰,跟大家道了个歉,然后请大家来屋里坐坐?

    不过大家都拒绝了,我们道完歉之后,就全都陆陆续续的散了。

    大家走后,柳龙庭转头看了眼还在地上跪着的淳于棼,语气稍微冷了下来,跟着他说:“还不快走?若是下次让我再见到你,你就别想再活着离开!”

    淳于棼听了柳龙庭的话,赶紧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我看了他一眼,示意他赶紧走,柳龙庭虽然愿意原谅我,但是他原谅我的同伙,已经是很勉强了。

    在淳于棼走后,柳龙庭带我进门。并且反手关了大门,然后一句话也不说,就带着我往大厅走。

    刚才看着柳龙庭对我和颜悦色的表情,我心里以为他原谅我了,但是现在柳龙庭又不说话,让我觉的他并没有这么轻易的这么好说话。说原谅就原谅,在我跟着他往大厅走的路上,我心里一直在想,柳龙庭等会到底要怎么惩罚我,该不会是将我吸食的精气全都收回去吧!

    在我向着的时候,柳龙庭已经坐在了太师椅上。一身白衣长袍,配着他身旁花架上开着的幽香兰花,显得十分精致淡雅。

    “去把戒尺拿过来。”柳龙庭沉着一张脸。

    柳龙庭叫我拿戒尺,肯定是要打我了,毕竟现在我们的房子是古时候的,所以这里的各种物品。也都是古代的东西。

    这受点打还好,只要他不把我的精气拿走,什么都好说,于是我就去书房,将戒尺拿过来了,交到了柳龙庭的手里。

    柳龙庭毫不客气的将戒尺拿过去。叫我伸出手,然后就用戒尺用力的在我的巴掌上用力的一抽,顿时,我手心里就出现了一道被戒尺拍下的鲜红痕迹,痛的我差点都在原地蹦起来了,抬起头问柳龙庭,为什么要这么用力打我?

    见我反问他,柳龙庭觉的好气又好笑,反问我说;“那你不觉的你该打吗?”

    我扁起嘴低下头没说话,柳龙庭也真是的,真是人前一套背后一套,刚才我看他给我顶罪的时候,那看着我的眼神,就跟心肝宝贝似的,现在他却这么用力的抽我,就像是我欠了他几百万没还似的。

    “再把另外一只手伸出来,刚才那下,替那些死了的邪祟的家人打你的。这下,要替我自己打你,叫你骗我,在我眼皮子底下瞒着我做坏事。”

    柳龙庭要我伸出另外一只手的时候,我看着我已经被打红肿的还火辣辣的手掌心,内心是绝望的,十分不情愿的将手向着柳龙庭的面前伸过去,而柳龙庭还怕我把手缩回去,大大方方的抚平我的手掌心,拖着我的手背,跟我说:“那我要打了啊!”

    “你打啊!”我顿时就没好气的回了一句,真是的,要打就打,哪里这么多废话。

    不过柳龙庭听着我这不好的语气,也没生气,真的就用力扬起了戒尺,我眼看着戒尺迅速向着我的掌心里落下来的时候,吓得都闭上了眼睛,但是却只是轻微的一声“啪”响,戒尺很轻的就落在了我的手掌心里,我睁开眼睛看着柳龙庭的戒尺已经打在了我的手心里。

    “打完了?”我问柳龙庭。

    “不然呢?我可舍不得替我自己打疼你,看都把你吓成什么样子了。”柳龙庭嘲笑我,然后将戒尺放在了旁边的桌上。

    看着柳龙庭刚才故意吓我的模样,我心里一阵不爽,但是却也十分感动,刚才要不是他救我的话,恐怕我现在都还在被批斗,搞不好还得死路一条,柳龙庭又救了我一命。

    “怎么了?是不是被我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了?”柳龙庭取笑我。

    我看着他这幅得意的样子,就想任何脏话都对他骂出来,但是我这时间还是控制不住我对他的情感,向着他的膝盖里走进去,抱住了他的腰,身体往着柳龙庭的怀里扑进去,紧紧的抱了他一会,闻着他身上好闻又无比熟悉的暗香,我轻轻的跟着柳龙庭说了一句:“柳龙庭,我爱你。”

    柳龙庭听我说这话后,浑身愣了一下,不过立马又将我向着他的膝盖上抱坐上去,笑着问我说:“刚才没听见。再说一句。”

    看着柳龙庭这幅不要脸的样子,我顿时就伸手往着他的肩上砸了一拳,跟他说想的美,我喜欢他并不代表我就愿意陪他一直都在这归墟里。

    柳龙庭唇角弯起,跟我说:“就算是你想离开这里,但是你也出不去,你法力不够。”

    这话就说的我尴尬了,之前要是有妖怪送上门来,还有出去的机会,现在妖怪的精气也不能吸了,我根本就没办法提升我自己的法力。

    见我一脸怅然,柳龙庭向着我的耳边凑过来:“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让你提升你的灵气。”

    “什么办法?”我问完柳龙庭之后,顿时就觉的我自己有点傻,柳龙庭他都巴不得我跟他一起就永远呆在这个归墟里,怎么可能会教我提升精气?

    “采阳。”

    “什么是采阳?”我问柳龙庭。

    柳龙庭掰正我的身子,抬起我的下巴,告诉我:“一般男人吸食女人的精气。叫取阴,而女人吸食男人的精气,就交做采阳,不过不管是取阴还是采阳,对被索要精气的那一方,都是十分痛苦的。并且还需要自愿,所以才需要通过床第之事的快感掩盖这种痛感,让对方心甘情愿的给你,所以活儿一定要好。”

    想到柳龙庭说这个,我就忽然想起他从前给银花教主吸食精气的时候,也是靠出卖自己身体和无数女人做这种事情来吸取精气的。于是我就问柳龙庭:“那你的意思是叫我多找几个男妖怪,去和他们好,吸取他们的精气?”

    我一说这话后,柳龙庭顿时就在我的脑袋上用手拍了一下,骂了我句真是个木瓜,又木又瓜,然后又跟我解释说:“我教你采阳,不是让你出去给我戴绿帽的,你只能采我一个人的,我愿意给你。”

    “但这是你自己的精气,你给了我了,那你怎么办?”我问柳龙庭。

    “我的精气是可以修炼的。但是你不一样,你是肉体凡胎,岁数又小。再说,有你说你爱我,别说是精气,我连命都愿意给你。”

    柳龙庭说话,总能暖到我心窝里,从前即使是被他这种花言巧语骗过,但是现在听着他的甜言蜜语后,我又忍不住沉沦,忍不住的就抱着柳龙庭的脸亲过去,而柳龙庭也配合我。并且在我吻他热烈的时候,将我抱了起来,离开了我的唇,跟我说到床上去吧,床上更舒服。

    本来我是没有打算要柳龙庭精气的,是他自己给我的时候,我看着他疼的连眉头都皱了起来,于是就赶紧的主动讨好他,让他更快乐一些,不过听着柳龙庭在我努力下,一阵阵舒适的声音吟进我耳朵里的声音的时候,我对他的占有的念头无比强烈,我爱他,他就是我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反正我觉得,柳龙庭来了这归墟之后,他体内的精气,不仅仅只比从前增多了一点点。而是增加了好些倍,不然昨天来找事的妖祟们也不会不敢动柳龙庭,这就让我感到有些奇怪,他这功力,怎么来了这归墟之后,涨的这么迅速。

    不过我没问柳龙庭。早上醒来的时候,柳龙庭带我去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封住荷塘里进出的通道,并且封住了之后,跟我说他有事情出去一趟,叫我在家里等他。

    这我又没麻烦他什么事情,他出去干嘛?

    我顿时就有些好奇。加上我昨晚也吸了他的不少精气,这会正想试试效果,于是在柳龙庭前脚走了之后,我顿时就将我的身体隐藏了起来,跟在柳龙庭的身后。

    不过还真别说,柳龙庭的精气。可好使很,不仅整条接上的邪祟都看不见我,就连柳龙庭他自己也不能看见我,于是我就放心大胆的跟着他,想着到时候出其不意的吓他一跳!

    不过柳龙庭这趟出门倒是很奇怪,不上街,就在小巷子里东拐西拐的,然后走到一个十分偏僻的巷子里,在这个巷子里,我忽然就看见了昨天来我家门前指责我最凶的几个邪祟,这几个邪祟见柳龙庭来了,顿时就像是盼着奶的哈巴狗似的。笑嘻嘻的就向着柳龙庭身前迎了过来。

    我看着这几个人,又看了眼柳龙庭,柳龙庭看着这几个人的脸色十分冰冷,毫无表情,看起来也不像是朋友关系,不过一直都盯着这几个人看,看来确实是来找这几个人的。

    这就让我感觉古怪,柳龙庭无缘无故的,来找他们干嘛?

    我也没现身,就打算来看个究竟。

    见柳龙庭来了,其中昨天带头骂我的邪祟,又是弯腰又是搓手的,跟柳龙庭说:“柳大人,昨天您交代我们哥几个的事情,我们也帮您办好了,看把你家小娘子给吓得,魂不守舍,我估计再也不会想着要跑了,您看您之前答应给我和我兄弟几个的东西,现在是不是,要兑现您对我们的承诺了?事情我可是帮您办好了的啊,您别食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