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四十七章:生离死别

    当这声音向着柳府里传进来的时候,顿时就有妖祟开始骚动慌乱,毕竟很多邪祟都是因为被上天追杀,实在是迫不得已了,才会躲到这归墟里来,现在一听说天兵来了,就像是见听见了猫叫的老鼠般,顿时就害怕了起来,整个婚礼场所,都开始在骚乱!

    柳龙庭倒是很淡定。向着我所在的方向看了我一眼,示意我一会见机行事,这柳龙庭要是昨晚没和我说我妈的事情,我现在就算是再艰难,也要带着他走,但是他自己却不要这个机会,只想让我一个人走,可是如果没有他拖着那些天兵的话,我也走不了,到时候我和他,就都会丧命在这里。

    看着这场面顿时就混乱,柳龙庭没说话,说话的确实来参加柳龙庭婚礼的女人,这个女人见有的妖祟已经往外逃出去,并且已经听着天兵的厮杀声向着归墟里传了进来,转头看了眼柳龙庭,对柳龙庭说:“柳大人,看来你这婚今天是结不成了,改天我桑兮,再给你补办一场!”

    说着。这女人直接就将她头顶上金冠一把就扯了下来,并且在她将金冠扯下来之后,身上的衣服就开始在变化,变成了神衣金甲,她的面容也在由上而下的改变,变成一个姿色倾城的妇人,额间一抹金色印记放出万丈光芒,手里握着一根金色的法杖,整个身体向着空中一悬,大风吹得她的衣裙刺啦作响,我们周围所有的妖祟看见女人变化成如此模样,一片片的向着这个女人齐齐跪下去:“参见大祭司!”

    这叫桑兮的女人,是大祭司?这归墟里的大祭司?!

    看着这里的人对着这女人虔诚我模样,我猜桑兮在这归墟里的地位一定不小,可能就仅次于他们传说中的东皇神,而柳龙庭此时好像并不惊讶这女人的身份地位似的,在这女人腾空而起之后,也转身向着归墟的大门处望过去,只见一片无边无尽的白光,从归墟的大门处向着归墟里飞速的移进来。白光所到之处,归墟里的建筑崩塌,妖邪惨叫的声音络绎不绝,那些白光,可以直接融化这里的建筑,现在这一时间,都分不清这里是地狱,还是最后能给妖怪们提供一个安生之处的黑暗圣地,这也分不清天上飞着的是不是妖怪,还是地上沉着应对的是神明,这一切的顺序和位置,仿佛就像是颠倒了一般!

    当那片神的白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柳龙庭转过身向着白光看过去,而我就躲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也跟着的他一起看向那倒神光。

    一片片亮白的彩云,从归墟的天边,就像是被大火燃烧着的布块一般,光亮迅速的就向着我们这接近而来,并且当我看见引领着这些天兵过来的,竟然是柳龙庭的哥哥柳龙阳,还有山神!

    此时山神已经变回了他自己的模样,但是他就算是变回了他自己的模样,可是他脑袋上的神冠并没有因为他的身份曝光而被摘下来,这么来看的话,真的是柳龙庭猜对了,是山神告发了我们,不然如果不是他这里出了问题的话,就算是我和柳龙庭在这归墟里躲个上百年,也没人找到我们。

    柳龙庭见山神已经恢复了他的模样,他自己也不用变成一副中年大叔的模样,直接幻化出了他原来的样子,并且大战即将来袭,柳龙庭的也变出了他人首蛇身的模样,直立在我们所有人的面前,身姿挺立。气场宏大,他这么看起来,这一瞬间,都让我有点误以为这归墟门上的东皇神像,就是以柳龙庭为原身,而画上去的。

    不过这并不可能,柳龙庭只有不到千年的道行,除了他和东皇太一是同一个品种之外,也没有别的什么任何有关联的地方。

    天上的神兵看见了柳龙庭,在柳龙阳的一声令下。所有的天兵停止了向着我们逼过来的速度,停在了半空之中,他们身后,是一片海浪翻滚,只要他们继续过来,我们这所在的归墟,就会全部被这海水给淹没。

    “三弟!你若知道悔改,交出白静,我们会对你从轻发落,饶你一命!你这个畜生,你都不知道你这一走,把柳家都害成什么样?你姐姐,龙腾娇儿,全都被软禁,今日我要是不将白静带回去。她们就会被囚禁一辈子!”

    柳龙阳的声音从高高的天空之上传过来,现在我们的事情败露,柳龙庭私自和山神串通,并且带走我,柳家受到牵连,也是绝对的事情。

    我站在柳龙庭的身后,听着柳龙阳跟着他说这话的时候,我看不见柳龙庭此时脸上是什么表情,只知道他此时直视着他大哥,神色没有半点变化,向着柳龙庭沉静又稳实的说了一句:“我知道是我连累了二姐还有龙腾娇儿,是我对不起他们,但是我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我交出了白静之后,我也不想再活着。昨日我已经知道大哥就在归墟门外等候,我便散了所有的法力,只等大哥进来,这次我已经把命献给大哥,想带走白静,那就先把我杀了,也算当是我为柳家的赔罪。”

    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反手到背后,伸手对我坐着手势,叫我乘着现在赶紧的走。而他自己则装出一副护着他身旁木偶的样子,将木偶护在了他的身后。

    桑兮就站在柳龙庭身边,听着柳龙庭说这番话,看了他身后的木偶一眼,知道我就白静。也没等柳龙阳接话,桑兮就朝着柳龙阳冷着声音一喝:“我们自古归墟与天庭,井水不犯河水,今日你们毁我归墟,又想带走我们归墟百姓。你们要是再敢这么猖獗,还要问问我们归墟里的百姓同不同意!”

    归墟里的神皇不在,就算是桑兮再厉害,也不能顶替东皇神的位置,现在我们都知道,她说这话,无非就是想以此来恐吓住柳龙阳,如果真是要打起来,她们整个归墟里的所有百姓,都会来跟着天兵拼命。到时候的下场,恐怕就是两败俱伤。

    柳龙阳不是吓大的,可能是他此时准备也十分充分,在桑兮说着这话的时候,不屑的对着桑兮笑了笑:“我们不想拉开我们之间的战争。我们来这里,只是为了杀了一个罪犯和带走我三弟,并不想招惹是非。”

    柳龙阳说着这话的时候,我就觉的他真是任何杀生的话都能说的冠冕堂皇,不想招惹是非,为什么从一进归墟,就大开杀戒,但是此时柳龙庭并不希望我介入过多这件事情,赶紧的催我走,叫我离开这里!

    柳龙庭没把我交出去,要是只来了柳龙阳还好说,柳龙阳可能会念在兄弟的情意上,放柳龙庭一把,但是山神也来了,山神来这里的目的,可能就是上天派来监督柳龙阳的,怕他给柳龙庭放水,如果我离开的话,柳龙庭一定会必死无疑。

    就算是我再厌恶柳龙庭这么下贱的性格,但在这种生离死别的时候,我还是不想丢下他一个人,让他一个人去死,可是他又将我催的紧,并且山神就一直都在似笑非笑的打量柳龙庭怀里抱着的木偶,如果我再不走,被他发现木偶是假的,那是迟早的事情!

    如果我不走,那今天死的就是我,柳龙庭在我身上花的心血,就全都白费了,他就希望我活着。

    当我下定决定借着这个机会想出去的时候,山神的目光忽然向我的地方一转过眼神来,他发现我真身了!

    山神的本事,有些时候强大到可怕,我以为他识破了我和柳龙庭的计谋,一定会揭穿我们,但是却不知道为何,山神看向我所在的方向之后,环抱双手,嘴角扬起了一下,勾出一抹诡异的笑,并没有理会我,就像是故意想放我出去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