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五十二章:新的躯壳

    柳龙庭醒了!

    当桑兮看见柳龙庭睁开了眼睛之后,顿时欣喜的马上命令所有的妖怪都朝着躺在圣水里的柳龙庭跪下,口里不断的喊着口号:“吾皇大庆,恭迎吾皇回归!”

    一连喊了好几遍,虽然现在看着柳龙庭醒过来了,我也很激动,但是毕竟这回魂仪式,是桑兮在举行,我现在看着柳龙庭醒了,也不好向着他扑过去。只能附和着桑兮和妖祟的模样,在神像面前拜着柳龙庭,嘴里也喊着恭迎他的话。

    这会也实在是没有语言能形容我此时此刻的心情,我没想到,之前看着平庸的柳龙庭,竟然是东皇神,不过不管柳龙庭是什么身份,他现在醒来了,激动到我都开始埋怨桑兮怎么这么多破规矩,而桑兮她两千多年都没再看见东皇神,现在东皇神好不容易回来了,她自然也是激动的不能自已,在拜完了之后,直接命令人去给柳龙庭准备沐浴,我们皇回来了。

    柳龙庭醒来了之后。就一直都浮在水面上,静静得盯着眼前的人首蛇身的神像看,不看我一眼,也不看桑兮一眼。

    我以为柳龙庭只是这忽然醒过来,还没反应过来他自己已经活着了。我和桑兮轻轻的喊他,他也没反应,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和桑兮对他热情,在叫着妖怪将柳龙庭从回魂之水里抬出来之后,去沐浴洗漱。我和桑兮就在浴池门外等着,等着柳龙庭出来。

    当快两个小时过去,浴室的门打开的时候,屋里白腾腾的热气,顿时就向着我门外冲飘出来,就仿佛是这一脚就踏入了仙境,可是当我抬头看着从屋子里出来的柳龙庭后,这才发现,什么是仙境,柳龙庭就是。

    此时柳龙庭已经换上了从前神皇的衣服,头上带着白玉的珠帘皇冠,身上一席白色金边滚丝的神袍,宝玉腰带,身上银鹤白云暗纹交错,项间一圈璎珞霞珠。将他整个人衬托的不食人间烟火,配着他此时面无表情的神色,和周围都小心翼翼的匍匐在他脚边的妖邪,顿时就显得威武霸气,不可一世。

    柳龙庭恢复了原身,我自然是高兴,但是看着柳龙庭此时眼神冰冷的模样,我心里又有点担心,如果他从前的身份真的是东皇神,那她有了前世的记忆之后,会不会也不再爱我,就像是我有了从前的记忆,也不爱柳龙庭那样。

    从前我不理解柳龙庭为什么害怕我恢复记忆,现在我看着柳龙庭这幅模样,我也很害怕他也恢复记忆,于是在他被妖邪们扶着向着我和桑兮走过来的时候,我赶紧开心的叫了他一句龙庭!

    柳龙庭此时能听见我的声音,在我喊着他的时候,他转过头来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神很奇怪,看了好一会,忽然伸手就像我的脸上触摸过来,手指捏着我的脸。、

    这种摸,根本就不像是一位爱而深情的抚摸,这种抚摸,就像是你遇见了一个稀奇,并且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一般,是好奇的抚摸,好奇我是谁?好奇我脸上皮肤的手感,柳龙庭从始至终,都是以一种好奇的眼神看着我的。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转头看向桑兮,桑兮看着柳龙庭醒来之后半句话也不说,于是她就跪在了柳龙庭的面前,喊了句:“吾皇。我是桑兮,两千多年前,您亲自册封我成为这归墟的大祭司,您还记得吗?”

    柳龙庭听见了桑兮说的话,低头看向桑兮,将手从我的脸上拿了下来,然后就一直都盯着桑兮看,也不叫桑兮从地上起来,耐心和性子,好的出奇。我们没说话,他就一直都盯着桑兮看了十几分钟。

    我心里看着柳龙庭这样着急,也顾不上什么,顿时就向着柳龙庭的怀里靠过去,当我再贴着他的温暖怀抱。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的时候,我的眼泪,瞬间就又没忍住,向着他的衣服上流上去,并且失声痛哭了起来。

    听见我哭,柳龙庭也没什么反应,只是直直的站着让我抱他,心脏的平率平稳,一动不动。

    这么久过去了,加上刚才给柳龙庭洗浴的几个妖怪,见柳龙庭这样,顿时就小声的向着桑兮嘀咕了几句:“大祭司,我怀疑这柳大人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他刚才衣服都不会脱,并且整个洗澡的过程,我们要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他是不是,不是我尊皇啊。”

    当桑兮听到这妖怪说的这话,顿时就凶了他们一顿:“不准瞎说!”

    说着,冷静了一下,然后叫那几个妖怪去找几个大夫来,为吾皇看病。

    看来,桑兮还是确定,柳龙庭就是东皇神。

    不过现在看着柳龙庭这幅傻呆的模样。她自己都通红了双眼,带着我向着侧殿走,带我和柳龙庭去找地方先休息。

    当妖怪们带着七八个医生回到宫殿里的时候,几个大夫同时为柳龙庭诊治,但是结果却很失望,大夫的评论就是柳龙庭的脑子出了问题,他现在的智商以及行为,都回到了过去婴儿般时期,脑子里什么都没有,这种不是病,是患者自己死之前的业障和思想所导致的,这以后能不能恢复,就要看患者自己了。

    “那他体内有法力吗?你们能看出这男人的修为吗?”桑兮听见医生说柳龙庭的智商为零的时候,赶紧的想证实柳龙庭的身份,但是依旧很失望的是。医生们也都异口同声的说,柳龙庭现在身体里没有一丝的灵气,他之所以能变成人形,还是因为圣水的法力还在他的身上,等法力效果过了。他就只能恢复白蛇的原身。

    当我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心里是异常的崩溃的,这种崩溃,丝毫都不亚于柳龙庭死在我面前时候的那种痛苦,柳龙庭从前是这么聪明的一个人,现在却让他的思想就如婴儿般一片空白,那他活过来跟死去,有什么区别?!

    我转身一把就抓住了桑兮的衣服,疯了般的使劲的摇晃她,问她说她不是说柳龙庭能活过来吗?可为什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看着柳龙庭此时看着我满然的眼神,我的心都快要碎了,我这么期待着他会或归来,可是当他活过来之后,心里脑子里。却已经没有了我。

    现在桑兮的心情并不比我好到哪里去,东皇神对她有知遇之恩,可是现在她认为柳龙庭就是东皇神,但是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就是,因为他身上也没有任何的法力。并且还痴呆了,如果柳龙庭真的是个上古大神,怎么可能会变得痴傻?

    几个医生见我这么摇着桑兮,有些看不过去了,其中一个医生跟我解释说:“神殿里的圣水。是专门招魂的,现在病人身体里的三魂七魄都在身体里,至于病人为什么会变痴傻,是因为病人他原本自己的意识,强迫他自己丢弃从前所有的东西,所以大脑里才是一片空白,而换句话来说,是他本身的意识,已经不想再活下去,而你们又将他救活过来,此时的他,应该就是一副躯壳,一副丢掉了从前所有的思维,一个新的躯壳。”

    当我听见医生和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心头顿时就疼的无法呼吸,按照他这么说,我面前的柳龙庭,已经算不上是从前的柳龙庭了,他是新生的柳龙庭,他对我也没有了从前的情感,对从前的任何人,任何事,他全部都选择去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