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五十四章:何必当初

    柳龙庭无缘无故的有这么大的力量修复归墟,只有一个解释,他就是东皇神,可能是刚才在归墟里面,我们身边有很多人,他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现在我们周围都没有人了,我就偷偷的问柳龙庭,柳龙庭总不会把我也当外人不告诉我吧。

    可当我向着柳龙庭面前凑过去的时候,柳龙庭就低头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神十分稀奇。一句话都不说,然后看着看着,他就忽然抿嘴笑了起来。

    我看着柳龙庭莫名其妙的笑,就问他:“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柳龙庭听见我说话,也不吱声,就是伸手向着我的头发上伸过来,我以为他是想摸我的头,心里顿时就有一种暖流涌过,但是还没等我感动完呢,柳龙庭伸手从我的头发上拿了一个浑身黑乎乎的虫子下来给我看。然后一直都在笑。

    我看着他给我捏着这个黑虫子,一点都没有将我的话听进耳朵里的样子,以为柳龙庭是在玩我,伸手将他手里的虫子拿了过来,正好想将这虫子向着车辇外丢出去。这时,虫子顿时就变成了一个人形的模样,我一看这人,竟然是淳于棼。

    他怎么跟我出来了?自从我们杀妖的事情呗揭穿了柳府的荷塘被封了之后,我就没跟他有过往来。而且现在看见了他,我顿时就想起当时对他的承诺,说是我会带他出来,并且他当时还说我从前还答应他让他成仙!

    现在我都是自身都难保了,不要说还要答应他成仙。于是还没等淳于棼说话,我顿时就对他说我们之前的合作也没完成,加上我现在也没有能力带他成仙,他可不要缠着我啊。

    我们的车辇,现在已经飞出了大海,向着陆地上的空中飞出去,可能是淳于棼一年都没看见凡间了,他现在就一直都坐在我身边,不停的向着车辇下观望,根本就没听我的话。

    现在柳龙庭我跟他说什么他都不回我话,现在淳于棼也是,顿时就让我感到无比的挫败,并且此时我已经来到了凡间,在归墟里的话,起码还能藏一藏。但是在凡间,我就是孤身一人的暴露在那些天神的眼下,我得尽快抓紧时间将柳龙庭送往长白山,将他送回去了之后,我就没什么心愿了。

    “点不点化我成仙,以后能兑现就行,不过你从前可真是厉害了,千年之前,对现在发生的事情要,预料的了如指掌,你说你能带我出来,还真的就把我带出来了,不过现在我要去人间好好游历一番了,到时候你成功了,再封我为仙也不迟!”

    淳于棼说着,正想就往车辇底下跳,不过在跳的时候,想起来了什么似的,从他的怀里掏出一个黑乎乎的小罐子,跟我说:“这个是柳龙庭他哥哥的一点点骨灰,带不了多少回来,刚才我见们急着走,在跟着你的时候,就顺手帮你抓了一点,回去交给他的家人吧,咱们人啊,讲究入土为安。”

    我看着淳于棼手里的黑瓶子,伸手将这个小瓶子接过来,想到里面装的是柳龙阳的骨灰,又看了一眼此时正痴痴呆呆看着我的柳龙庭,心里顿时就不是滋味,都不知道我到了长白山之后,要怎么样去跟柳烈云和娇儿龙腾说这件事情,他们家五个孩子,两个都因为我的原因被弄的死的死傻得傻。都说动物仙报复人厉害,可我现在,就跟是他们家的灾星一般。

    淳于棼没跟我一起走,他中途就下车辇了,我们一路向北走,越是接近长白山,我就越害怕,于是就问柳龙庭他想家吗?

    柳龙庭只是看着我,不说话,他的性格也变得温顺了很多。沉默安静有开心,就跟个孩子没有任何的区别,我都想让柳龙庭自己回去找他家人了,但是这样显得我太无情无义,不负责任。我欠柳家一个道歉,虽然我的道歉,也并不能起到什么挽回作用。

    我们把车辇停在了长白山的脚下,我和柳龙庭是走着上山的。

    可能是我们来到长白山的时候,就有人给柳家报了信上去了,当我和柳龙庭走到柳家门口的时候,只见柳家大门紧闭,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家境没落的原因,家里门前都堆了好多枯枝树叶,都没人打扫。和从前比起来,不,根本就没法相比。

    柳烈云和娇儿龙腾的气息都在柳家家里,我能闻见她们的气息,我看了我身边站着的柳龙庭一眼。深吸一口气,敲了几下门,冲着屋里喊道:“二姐,你们在吗?我带龙庭回来了。”

    可能是柳烈云她们已经知道了柳龙庭和柳龙阳的事情,屋里没人应我,现在已经是傍晚,除了林子里巨大的风声吹的我头顶的树木乌拉拉作响之外,别的什么声音都没有,安静的可怕。

    我又朝着门里喊了几句,但是依旧还是没有人来开门,知道,肯定是柳烈云她们不想见我,可是她们不想见我不要紧,柳龙庭还在我身边,我马上就要成为一个将死之人。如果柳龙庭他现在这个样子不能回家的话,那我死了之后,他自己怎么办?连他的家人都不接受他,我简直都不敢想象今后柳龙庭今后一个人流浪的生活,一想到我心里就发酸。

    我直接向着柳家的大门跪下来。对着屋里喊:“二姐,我知道是我害了柳家,龙庭是为了我才害的大哥,这一切错都是我,现在龙庭他也傻了,只要你能让他回到家里来,就算是你现在要杀我,我也绝对不会反抗,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还请二姐,开开门,让龙庭进屋吧。”

    当我喊完之后,屋里还是没有半点的声音,而柳龙庭站在我身旁,看见我跪着。他也好玩似的跪在我身边,学着我的样子给柳家大门磕头。

    看着柳龙庭这幅模样,我就更加的恨我自己,为什么我就不能再厉害一点,为什么我就不能拥有毁天灭地的能力。为什么我就不能保护我身边的人,为什么每次都是我拖累他们。

    心里此时就像是有无数的声音在咆哮哭嚎,早知道柳龙庭活过来是这幅令我心疼的样子,那我还不如在柳龙庭死了之后,也跟着他一起去死了,死了一了百了,就什么烦恼和痛苦都没有了。

    天色逐渐的暗了下来,我们在归墟住了这么久,来到人间的时候,这外面的白皑皑的冰雪都还没有融化。凌冽的风吹的我和柳龙庭都在门前发抖,我不忍心看着柳龙庭这样跟着我受苦,于是就朝着屋里大声喊了几句二姐,求她们了,只要让龙庭回家,我真的任由她们处置。

    说着这话的时候,我不断的将脑袋向着门口坚硬的地面上用力的磕头下去,直到我额头血肉一片,屋里才传来柳烈云冰冷又决绝的声音:“走吧,柳龙庭弑兄,已经不配成为我柳家的人,以后我们姐弟,断绝一切关系。”

    当柳烈云这话说出来之后,我心里的绝望,顿时就迷漫了我整个世界,整个身体似乎也没有了任何一丝力气,瘫倒在了地上,看着柳龙庭冻的不断抖着的身子,我的眼泪顿时汹涌,是我对不起他,是我把他给害了。

    正当着我哭的几乎要精神崩溃的时候,一蓝衣披着白色狐裘的人向着我走了过来,往我身上丢了一件衣服,冷着声音对我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