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六十九章:人的心脏

    这种话,听起来就像是姑娘家跟着男朋友回家似的,不过山神不可能是我男朋友,他这种人,要不是长得好看一点,根本就没人喜欢他。..

    估计是山神没有想到我会说要跟他回去,顿时就抬头看了我一眼,不过也只是一眼,然后说了句:“随你。”

    随我就随我,反正在我们拿到蟒银花的那颗眼睛之前,他去哪里我也去哪里,我不会给他任何自己就能发展起来的机会。

    我们晚上还在酒店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醒来收拾东西退房,我就跟着山神一起去见他的兄弟们。

    在去的路上,山神告诉我说,他老家并不是在东北,而是在南方的泰山,不过在他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姑获就站在我的肩上,这睡了一晚,精神好多了,加上现在也知道山神不是我的对手,顿时就嚣张了,山神还没说完话,他就立马飞着站到我的头上来,他能探听到山神此时心里一闪而过的任何想法,于是就开始跟我比比了。

    “你们只不过是在泰山上修炼的,泰山是地神之山,你们几个小角色,怎么会是泰山本地妖怪,你跟你兄弟几个,最开始的出身,就是在南蛮的深山里的一个小沼池里,出身低微,百般受别的妖怪欺负凌辱,你们是在南蛮那种地方都呆不下去了。才会想来到泰山求神,想当神庙里的看门妖怪,那些神庙都嫌你们样貌丑陋法力卑微,都不要你们。你们在泰山苦求多年无果,却不想泰山的灵气让你们功力大增,才让你们看准机会和着那些妖邪造反被杀的,你幸运,捡回了一条命,还被后土大神封了山神的职位,掌管天下山川,也不知道后土大神是不是脑子抽筋了,怎么封你也不封我,我也是被白静打败了啊,为什么不封我做神仙!”

    姑获说着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对山神简直就满嘴的看不起,又因为傍上我了,又十分的厚颜无耻,不要脸的对着山神就是一阵乱怼,说不公平。

    我从前就只知道山神是山里的瘴气所化,不过这瘴气就是瘴气,难道这哪里的妖怪,也分等级的吗?

    我把这问题问向姑获,毕竟这种事情,还是头一次听。

    我没前世的记忆。对这些事情一点都不懂,姑获见他说这么多,上呢脸上的表情还是很冷静,顿时就不开心了,见我问他,立马就跳到我的手上来,跟我说:“当然不一样了,就像是你们人一样,出生在大城市里的人,自然是看不起小乡小镇子里的人,我们妖怪也是一样,这泰山,是五岳之首,也是古神泰山神君居住的地方,并且还有碧霞元君这些大仙镇守,整座山上,全是神气仙气,这泰山,就相当于你们人的几个最发达的几个城市,在这山里出身的妖怪,天生受仙气的洗礼,就算是成妖了,身上的妖气也是仙气,所以这种妖物修仙最为简单,而其他地方的妖怪,神气越少,修仙越难,就比如山神从前所在的那个蛮荒之地,几百里没有人气,也没有神明,那种地方的妖怪,修炼出来的也都是害人性命的角色,所以这些妖物,一直都被别的妖怪看不起,这山神也就是命好,不然早就跟他的几个兄弟一样早死了!”

    姑获说的这么义愤填膺,山神却还是没将他的一句话放进心里,他给我一副就算是身份卑微又怎么了,就算是再差又如何,可他就是这么端端正正的站在我的面前,以一种任何妖怪都崇拜的身份,站在这片大地上。

    原本我对山神。顶多就是防范加讨厌,姑获跟我说这么多,他对山神恐怕是早就有了很久的怨恨,之前不敢说,现在一下子就全都说出来了,估计也是想让我讨厌山神。知道山神从前做妖的时候的卑贱出身,不过听他这么一说完,我倒是对山神多几分敬佩,不管世人怎么样,他就是他,不亢不卑,一心一意去追求自己想要的。

    见姑获一直借着这个机会对山神说个没完没了,说的他自己多牛逼还不给他封神的样子,我就忍不住问了一句他:“那你从前是哪里出身的妖怪?”

    没想到我这一问,姑获顿时就尴尬了,忽然停了满嘴的炮,像我凑过来了一点。怪声怪气的跟我说了一句:“我是北大荒的。”

    “北大荒是哪?”我又问。

    我这么一问,姑获顿时就不开心了,立马从我身上飞了起来,在我面前说:“白静你过分了啊!别老这么揭人家短。”

    而在我们一直都说着话的时候,我身边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柳龙庭,笑着跟我傻傻的说了一句:“北边荒漠里。”

    听到这个。我顿时就笑了起来,这北大荒,离这中央泰山,这距离的,可是比山神老家离得还要远啊!姑获是有什么脸来嘲笑山神的?!真是半斤笑八两。

    见我笑得不可开支,姑获顿时就响我身上不停的啄过来。骂我说不准笑他,他好歹也是古妖怪了。

    当我停止住笑的时候,姑获这才饶过我不啄我了,我们现在的法力都很强,所以来到泰山,也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只不过当我们来到泰山脚下的时候,泰山之峰上的仙气一波波的不断的向着整个山体围绕,看来这地方,还真是个好地方,又有神明保护,怪不得会有这么多妖怪想来到这里。

    到了泰山之后。我们也没再用法力,南方的春天比北方来的早,此时山里新木复苏,山花齐放,已经是青葱一片。

    我跟柳龙庭跟着山神往山里走,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来看死去的兄弟们的原因,从昨天山神说打算来到现在,他都寡言少语,当我们在山里走了快办个时辰后,走到了一处结界前,山神忽然停了下来,然后转过头来对我和姑获说:“结界里。就是我兄弟们灵牌安放的地方,你们就在这里等我,我拜完了就出来。”

    说着,山神就正算往这结界里走。

    这结界就算是我还没进去,但是也能感觉到这结界十分的强大,外面看不见里面的任何东西,也探不到里面具体是什么情况,看着山神又要一个人进去,我还是怕他跑了,于是一把赶紧的抓住了他的手,跟他说我要和他一起进去,然后转头对着姑获说。叫他照顾柳龙庭。

    山神听我说要和他进去,也没表什么态,他径直的走进结界里,而在我也跟着他进结界的时候,姑获在我身后面叫我看完赶紧的回来,别老把他当保姆似的。

    姑获的声音。在我跟着山神进了这个结界之后,就什么都听不见了,而结界里的世界,其实也就跟外面的泰山一模一样,不一样的就是,没有了游客,也没有了神明,没有鸟兽动物,只有我和山神两个人走在地上的脚步声。

    “你就这么不放心我?”山神忽然问了我一句,在这十分静谧的结界里,他说的话,尽管声音不大。但却显得十分的清亮。

    被山神这么直白一问,让我倒是有点不好说啥,于是就跟他说了一句怎么会,我也只是想跟着他进来,看看他的兄弟们,毕竟他们的兄弟都是因为我而死。我也想跟着他进来拜祭下他们。

    我说的这种鬼话,我自己都不信,更不要说山神,山神没回答我,只是带着我在一处庙前停了下来,推开门一看。庙中央五块灵牌高高的耸立着,而这些灵牌中间,竟然还放着一个鲜红的心脏,看起来像是人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