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八十九章:试探

    惑说的起劲,见我一直都没有说话,顿时就有些不爽,问我有没有听见他说的话啊,这些都是柳龙庭要他交代给我的,可别忘记了。

    我抬头看着惑,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看着他一副就要成功的开心表情,我就问他说:“幽是你的兄弟,你们这么合伙外人算计他,难道心里就不觉的愧疚吗?”

    听我说到愧疚两个字,惑干脆就在我面前化为了他的原身,一身乌黑,就像是团长着四肢的烂泥,又像是极度腐败的人体,他就站在我的面前,对我说:“愧疚?什么是愧疚,我在帮你和柳龙庭啊,你怎么倒是考虑起我来了,该不会是对我有感觉了吧。”

    惑的这句话说的十分的贱,并且在说着的时候,伸手过来想捏我的下巴,他这副模样让我感到恶心,于是一把就拍开了他的手,跟他说如果再不老实的话,我就让他去见阎罗王。

    “哼,我们兄弟几个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遇见的每一个人都是阎罗王,我们也是修炼的妖怪,为什么却看不起我们,不光是外面的妖怪看不起我们,就连幽,他为了一个女人,极力的隐藏他原本的模样,要与我们几个兄弟划清界限,他怕我们对你不利,找你报仇,怕我们出去害人,坏了他山神的名声,就把我们几个兄弟封印在了结界里,两千年啊,你能明白几万个日日夜夜,我们兄弟几个躲在一个小小的结界里,是怎么过来的吗?他每隔十年一次,只给我们一个童女,给我们兄弟打牙祭,这根本就不够,我们是妖怪,妖怪只有杀人喝血,才会提升法力,有了法力,才不会被欺负,我们没有他这么好的运气,当了山神,又当了教主,而我们还是丑陋的妖怪,连个身体都没有!”

    惑说到这里,情绪激动了,情绪一激动,瞬间就阴沉的冷笑了起来,跟我说:“所以,我也不怕告诉你,我们兄弟几个,都无比的恨他,他爬的越高,我们就越恨他,他的位置,是因为有我们兄弟几个人的牺牲,他才得到的,可我们呢,我们什么都没有,所以看见他落难,看见他痛苦,我们心里比谁都开心!”

    这简直就是魔鬼,惑说的这些话,原本我以为他们只是山神的奇葩兄弟,但是这些奇葩兄弟,心里对山神藏着的,都是一把把磨得锃亮的刀子,将所有自己的不如意,全都算计在了山神身上,一刀刀的想捅死山神,而我不知道柳龙庭,他是怎么知道了这几个恶毒的兄弟的心思,竟然还把他们救了出来,让他们出来作乱!之前我还以为,这些天我在处心积虑的算计着山神,我就觉的我已经很坏了,但是当我听见惑的这番话的时候,我觉得我的算计,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我的身后,是一群一个比一个凶恶的猛鬼。

    “你跟我说这么多,就不怕我去告密山神,让他们提防你们吗?”我冷笑了一句,向着惑问道。

    惑并不在意我这个问题,也学着我的模样,冷笑着回答了我一句:“你不敢,也不能。柳龙庭还等着你凯旋回去,他可是为了你,杀了他的哥哥,才会法力全无,弱到连自己的家人都不能保护,而这种时候,你却要贪图享乐跟着幽,你觉得你背叛了柳龙庭,会有什么下场?只要他把计划,和幽坦白,到时候你就举目无亲,幽会因为你欺骗了他的感情要杀你,柳龙庭也会因为你的背叛不再接纳你,你要是还聪明的话,就知道你已经没有了选择,你的路已经被注定了,想今后活下去,就按照柳龙庭给你布置的路走,这样对我们大家都好。”

    用计对付山神的事情,是我自己也同意的,可是事情发展到现在,我却因为此事而感到难过,我空有一身法力,到最后,还只是一个依附品,自己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权利,而我之所以会感到伤心难过,无非就是对山神产生了感情,原先我并不了解山神,只想拿回我的眼睛了事,可现在不一样,我知道他并不像是外表看起来这么残暴,他给自己披上一层层的铠甲,无非也只是想保护自己,可是现在他已经脱了盔甲,将弱点全都暴露了出来,他最在乎的人,却一个个想尽方法,利用他的弱点的害他,这最后肯定少不了百孔千疮。

    “幽就快要回来了,我跟你说的,你听见了没啊。”惑又催了我一遍。

    尽管我此时特别不想答应他,但是一时间又没想出别解决的方法,只能对着惑嗯,叫他赶紧滚吧。

    惑听我这语气,打算是想走,但是在走之前,又转过声音来对我阴沉的说了一句:“你也没有什么好了不起,你放心,你前辈子欠我们兄弟几个人的命,这辈子我要你全部还清。”

    “那我帮你去杀了他呢?”

    当我说到这话的时候,山神立即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神色突变,跟我说了句:“不准,你要是敢再和他好,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我是说如果,就像是昨晚那样我一直都看着柳龙庭,要是我跟他又好上了,你会难过吗?”

    “你整天都跟我在这神府里,哪里能做对不起我的事情?”山神听我这话,也不怀疑,直接压着我的被子往我身旁躺下去,手一直都握着我的手掌心,轻轻的揉着。

    “幽,要是我做了一件特别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会生气吗?”我问山神,这种时候,我也不知道我要怎么做,才能减轻他知道真相后所承受的痛苦。

    要是他不喜欢我就好了,要是我能像是柳龙庭一样,冷血一点,恐怕我现在看着山神,也不会如此的愧疚自责。

    看着山神此时温润如玉的样子,跟从前的残暴不仁,完全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我不想害他,可我还是无法阻止我们的计划,我不能把我们的计划告诉他,不然他就会杀我,我也不可能再有脸去见柳龙庭,可是如果不告诉他,最后痛苦的还是他。

    没想到山神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山神顿时就朝我笑了一下,一只手从被窝里抽了出来,直接在我的脸上捏了一下,跟我说:“这又不是什粗鄙之话,你想说就说是了。”

    他这话可就把我问的尴尬了,又只得硬着头皮对山神小声的重复了一句我刚才说的话。

    “嗯?什么话?”山神温柔着声音问了我一句。

    我看着山神这忽然就盯着我的样子看,心想山神是不是觉得我说话太粗俗了啊?于是就问了他一句:“我刚才是不是对你说了粗鲁的话啊?!”

    我刚说完这话,山神就把我双手手腕都抓住了,上半身向我身上侧压下来,那双眼睛就抵在我的面前看着我,我见他一直看着我,抿着两片薄唇,也不说话。

    我一下没忍住,顿时就直接扭着身躺在床上爆笑了起来,使劲的想抓住山神的手叫他别乱动,等会把我笑喷了我得姨妈侧漏了。

    现在也快上午九点了,山神见我还在床上躺着,就向着我的床边走过来,往床沿上一坐,也不说话,弯腰下来将手伸进我的被子里,隔着我衣服就往我腿上和腰上抓,搔我痒痒。

    惑消失在了门缝里后没多久,门被推了开来,我赶紧的躺回床上,盖好被子,是山神进来了。

    说着,这才出去了。

    您好,就那样455551[17049501],感谢支持正版,为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信你的邪”,阅读最新最快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