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九十七章:想要答案

    第三百九十七章:想要答案

    山神,他这是自愿将眼睛给我了?

    我感觉到我的眼睛里多了两个并欺凌球一般的东西,在山神放入我的眼眶里之后,瞬间融化在了我的眼睛里,而山神在他将眼睛给了我之后,将还抱着我肩膀的手松了开来,一道耀眼的阳光照在了我的眼睛里,蓝天大地,世界从未像是现在这般美好清晰。

    可当我转头看向山神的时候,山神因为把眼睛挖出来了给我,此时他的脸两道从眼睛里流出来的血猩红无,还没等我跟他说话,他从我身前转身便走,吩咐手底下的仙家,回屋给他治眼,语气安静的,像是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看着山神的背影,此时我特别想叫住他,脑子里在这种时候也浮现出无数很久之前关于他的记忆。

    他虽是魑魅,但却和几个兄弟不同,虽然残暴,但却也不至于残暴的彻底,而当时他们兄弟几个随着大妖们反杀天,他的几个兄弟全都被九重天的神兽们给杀了,眼看着他也要难逃一死,我正好缺了个需要试眼睛的人,魑魅生性凶残暴戾,无情无义,如果让这种妖怪都产生了情感,那说明眼睛是练成了。

    我现在的记忆,还没延续到我为什么要练出这么一双眼睛来的缘由,我脑海里的记忆延续到了我和山神这件事情之后的事情,当我用这双眼睛给山神施法的时候,眼睛起作用了,我用情感牵制住了他,他为了跟我表白,不知道从哪里偷来一块神玉,并将这玉打磨成一对,在来见我的哪一天,将自己打扮好,将其一块送给我,叫我接受他。

    他只是一只魑魅,只是一个试验品,再说我在九重天之,是天帝,而他只不过是在地修炼的一只精怪,我直接拒绝了他,告诉他我们的身份不合适,并且我没有心,不会爱任何人,而他爱我,也只不过是因为我对他施了法,只要咒术过了,他可以自由了。

    魑魅被我拒绝了之后,如现在这般,并没有纠缠,转身走,而给我的玉佩,他也没有再要回去,而有了这些玉佩,我想起来,这块玉佩是之前我叫送子娘娘给我保管的这块玉佩,并且后面被柳龙庭所夺去丢弃的那一块。

    当我还沉浸在回忆里的时候,我身前忽然传过来几声尖利的喝声!这喝声瞬间把我从回忆惊了起来,抬眼猛的看向喝声来的去处,只见山神的几个兄弟,现在乘着山神眼睛失明的时候,直接五个一起悬浮在了山神头顶的空,嘴里念着咒语,摆成了一个五边形的凶阵,在我不等我们所有人还没来的及反应过来的时候,这凶阵里瞬间朝着山神照下去一道刺眼的白色强光,这强光直接向着山神的头顶里刺了进去!山神被这强光击了之后,浑身如同巨石坠水般,散起一一圈巨大气波向着周围汹涌的散了开来,巨大的气息直接将我们附近的房屋建筑,瞬间推翻。

    这几个魑魅,他们是在削弱山神体内的精气,这刚从山神身体里散出去的,是山神本身的精气!

    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能削弱了山神本身的力量之后,他们好在进入山神的身体里之后,好控制住他的身体。

    山神此时将眼睛还给了我,我也与他无冤无仇了,现在看着他被自己的兄弟欺负,于是赶紧的叫山神小心,攻击他的是他的兄弟,在他的头顶,叫他注意头顶,并且叫我们周围的仙家赶紧的去保护山神。

    但是此时,原本刚才还对山神唯命是从的仙家,现在像是木头一般,站在原地不动,冷冷的看着山神,眼睛里没有一丝同情的意思。

    “你们快去保护教主啊,他是你们的教主!”我又强调了一遍,并且也没等周围的仙家动手,我自己先聚集起了一道气,想向着几个浮在山神头顶的几个魑魅给拍开,可让我没想到的是,还没等我将我的法力推出去,我的手掌心瞬间被一个大掌包裹过来,我背后贴了个东西,并且从这东西发出来的气息,是柳龙庭。

    柳龙庭握着我的手掌力量极大,竟然直接将我聚集起来法力全都驱散了,并且在散了我手心里的法力之后,他将我拦腰一抱,向着他穿着厚实盔甲的肩抱了去,让我直接坐在了他宽阔的肩,一手扶着扶着我,一手拿着剑,身后一条硕大的尾巴不断的左右摆动,朝着山神说道:“当初你逼我杀了我的哥哥,今天,我要让你尝尝,被自己的兄弟所杀害,是一种什么样痛苦!”

    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满脸都是冷漠的神色,而现在他将他头发全都束起来了,将整章白皙精致的脸,全都露出来了。

    山神听见了柳龙庭的话是从我的方向向着他传过去的,顿时一愣,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尽管他此时被他的几个兄弟散了大半精气,但他还是转过头来看我,还没等他说话,也没等我解释,浮在他头顶的几个兄弟,顿时尖声尖语的说:“幽,你真可怜,你被骗了,你被白静和柳龙庭合伙骗了,你知不知道,女曦的这双眼睛,是要心甘情愿的被给予,才会发挥出眼睛的作用的。”

    山神并不傻,他兄弟一说这话,他眉头顿时一皱,虽然看不见我,可是他现在那双闭着的眼睛,像是根本没瞎,直勾勾的向着我看了过来,脸是不可置信,是绝望。

    见山神果然和我们预料到那般,只要再加蛊惑,可能会爆发出可怕的绝望,魑魅里为首的惑,见此机会继续对着山神说:“幽,她把你的眼睛骗走了,她是和柳龙庭一起串通好骗你的,她们一直都在骗你,为的是让你心甘情愿的将眼睛给她……。”

    惑不断的在山神的耳边说着这些话,眼看着山神脸情绪逐渐变得激烈,我怕他真的要了魑魅的圈套,赶紧的冲着山神大喊,叫他别听他几个兄弟话,他们是为了激怒他的情绪,好占用他的肉身……。

    可是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山神也不顾他刚被他兄弟攻击过的身体,也不听我的任何话,而是歪歪斜斜的向我走过来,问我说:“你根本没有受到眼睛的蛊惑是吗?”

    声音嘶哑低沉,但这声音里,又像是藏了巨大惊涛骇浪,仿佛只要我一说对,他要把我撕裂了一般!

    我看着山神,不知道怎么回答山神的话,而此时柳龙庭见着山神笔直的向我走了过来,顿时冷笑了一声:“是又怎么样,算是你拿到了眼睛又怎么样?你以为你能控制白静了吗?你的爱,你的情深,让她感觉道恶心,你一直,都不过是被我们玩弄罢了。”

    柳龙庭这么冷漠的说出这种话,我知道他憎恨山神,他哥哥的死,是因为山神的出尔反尔而间接地照成的,所以这种时候,柳龙庭根本不会放过山神。

    “我问的是白静。”

    山神此时任何人的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还是直直的向着我走了过来,柳龙庭此时对他也不客气,在山神不断的向我走过来的时候,直接将他手里的剑向着山神的胸膛里刺进去。

    鲜血狂涌,但是山神此时像是带着一个坚定信念的不死人一般,算是被柳龙庭的剑刺伤,还是一步步的向着我走了过来!我害怕他此时真会死在柳龙庭的剑下,赶紧的冲着他大喊了一声:“是!——没错,我骗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