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九十八章:难以言说的话

    第三百九十八章:难以言说的话

    我说这话的时候,连我自己都有点不可思议,怎么可能是白仙呢,之前白仙不是被柳龙庭杀了吗?尸体吊在家里的门,现在这个长眉老者,怎么可能是白仙?

    “哈哈,对了,看来这么久没见,小姑娘你还没把我给忘记了。手机端 ”

    白仙笑的爽朗,我看着他这样子,在我映像里,之前白仙性格古怪,现在怎么这么开朗,连慈祥的寿星白眉都长出来了,这让我实在是有点难以相信,他是白仙。

    见我依旧是用一副怀疑的眼神看着他,白仙这才跟我解释了起来,跟我说从前柳龙庭有次生气他给凤齐天治了伤,直接将他的元神打出窍,在把他的肉身挂在了门,当时本来还真的以为他要死了,后来是黄三娘奉柳龙庭的命令救了他,并且还将他带回了柳家,要他潜心修炼,好早日成正果。

    我一直都以为白仙已经死翘翘了,现在他又这么仙风道骨的在我面前,还帮我治眼睛,于是我试着问了他一句:“那你修成正果了吗?”

    “你看我这样子,像是没有修成正果吗?”白仙顿时一摊手,眉眼盈盈笑意,而这时候门外传来几声急促的脚步声,柳龙庭和娇儿推门而入,柳龙庭这会见我已经醒了,并且还好好的和白仙在说话,顿时像我加快了脚步,向我走了过来,直接坐在了我的床沿,然后十分自来熟的摸我的眼睛,然后问我说:“怎么养了,还疼不疼,看的见我吗?”

    娇儿跟在柳龙庭身后,也赶紧脆生生的问我:“白姐姐,你看的见我吗?我是娇儿啊。”

    说着使劲的伸手在我面前做鬼脸,扬手臂。

    本来我是不想笑得,看见娇儿这傻憨的模样,顿时被她给逗笑了,然后娇儿看见我笑了,顿时开心的转头跟着柳龙庭说:“三哥你看,小白姐姐眼睛好了!”

    “我知道小白姐姐的眼睛好了,出去玩去吧。”柳龙庭伸手摸了一下娇儿的头,叫她出去。

    哪知道娇儿直接把脸一横,跟柳龙庭说:“不行,我要在这里陪小白姐姐,要出去你出去。”

    柳龙庭一听娇儿说这话,刚还和颜悦色的,顿时对娇儿严肃起了一张脸,加这旁边的白仙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柳龙庭一眼,于是从我床边的椅子起身,拉着娇儿的手,跟着娇儿说他们一起出去吧,现在她三哥和小白姐姐要忙,他们再打扰不好啦。

    我这跟柳龙庭哪里有什么忙的,看着娇儿赖在我床边实在是不愿意走,我刚想对娇儿说要是不想走在这玩吧,可还没等我话说出口,娇儿问白仙:“这都在屋子里了,三哥还有什么要和小白姐姐要忙的啊?!”

    “当然了,要忙着跟你生小侄子,省的你整天缠着小白不放,给你生小侄子你喜欢吗?!”白仙笑呵呵的回答娇儿。

    我不知道白仙心里在想什么,当他跟我说到这话的时候,把我听得心里一阵尴尬,不过柳龙庭倒是对白仙说这话,满意的很,又催着娇儿赶紧的出去,他和我要给她生侄子了!

    说到要生侄子,娇儿顿时被说服了,说她以后终于可以不用和龙腾那傻蛋玩了,她要跟她的小侄子玩,说着不仅乖乖听话的出去了,还笑嘻嘻的冲着我和柳龙庭眨眼睛,叫我们好好努力。

    因为这话是从一个小孩子和外人嘴里说出来的,即使是我老脸有城墙厚,那也还被说红了脸,而当白仙和娇儿出去之后,柳龙庭看着我的脸,将我的手放在了他的手心里,打趣的问我说:“怎么了?又不是第一次了,你怎么还脸红了,是不是因为太久没有这么跟我好好努力了,所以脸红了。”

    我心里对柳龙庭简直出来了一万句努力你个大傻逼,但是现在这种时候,他忽然对我冷淡又忽然对我热情,让我一时间都不敢太过热脸的接他的话,生怕我又是自作多情,所以也没理会柳龙庭这下说什么,而是十分淡定的问了一句他:“我之前的眼睛,是瞎了吗?”

    说到我的眼睛瞎了,柳龙庭一点的难过或者是悲伤的表情都没有,跟我说了一句:“嗯,被山神给诅咒了,你的眼睛本身是件制造出来的神器,所以这双眼睛和山神的咒,相互抵消了。”

    “那我的眼睛要是没有了,以后还怎么给你解开封印?”我问道。

    “解什么封印?”柳龙庭回答的语气有些感觉到惊讶,不过又对我说:“没关系,我的封印算是不解,我也死不了,只要我每天看见你,我开心。”

    看着柳龙庭他这幅确实是很开心的表情,听见他把他的封印说的这么轻描淡写,解不了解不了,好像是一个无挂紧要的东西一般,而这个无关紧要的事情,他去把我塞在了山神身边几个月!让我每天都活在虚假里面,而到了最后,他竟然无所谓的说了一句没关系!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忽然失去了目标,或者是因为顶着巨大的压力伤害了山神,这些事情全都一下堆积在了我的脑海里,让我一下情绪失控,对柳龙庭说的这句没关系,涌出了强大的怒火。

    但是此时我也没有歇斯底里,而是直视着柳龙庭,问他说:“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柳龙庭反问我,一脸都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既然封印对你来说你觉得不重要,那为什么还要将我塞去山神这里?你是不是很喜欢女人绿你,或者是你是不是根本不爱我,所以想让我去哪里,我要去哪里,想看一场什么戏,我得去给你演什么戏?我辛辛苦苦这么久,你竟然一句没关系算了?你把我当什么?是工具,还是臭婊子?”

    我说着这话的时候,一点点的向着柳龙庭逼过去,而柳龙庭这会看着我即将要发作的暴怒,刚才脸轻松的神色沉压了下去,眼睛直视着我的眼睛看,看着我眼里这双根本不是我眼睛的眼睛,然后直接坦白跟我说:“你想听好听的,还是难听的?”

    “随你。”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是把你当工具,臭婊子,但这并不影响我爱你,山神他罪有应得,他怂恿我大哥来归墟抓我们,为的是想看我和大哥自相残杀,我杀了大哥,那是在他意料之的事情,也是他想看到的结果,我要为我大哥报仇雪恨,以命还命,前几天我没在最后的时候杀他,已经是看在你的面子,放他一条生路,我知道你跟他在一起这么久,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放了他。”

    柳龙庭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丝毫都不躲避我的眼神,仿佛是在说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那所以,你说是考虑我们未来,那也只是其的一个小原因,你让我和山神在一起,最大的原因,是想通过我来给你哥哥报仇是吗?而你打算将山神杀了,看在我的面子放了他,我应该要谢谢你放了山神是吗?”我问柳龙庭。

    “那你也不能光口头谢我,你也要用行动谢我。”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伸手抓住了我的手往他的脸捏:“我也没有你想的这么坏,对你这么不好,只是我对你的好,只是你现在全都看不见而已,等你以后明白了,你自然会理解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