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百零六章;狈

    第四百零六章;狈

    这怎么可能,我是个肉体凡胎,血肉之躯,怎么可能会长出个石头的心来?

    柳龙庭立马也发现了我身后的这只鬼东西,赶紧的停了他念的咒语,转身直接抓住我的肩膀往他的怀里一按,当他抬眼看着那只怪东西用爪子死死的抓住一颗鲜红的心脏在使劲的啃的时候,瞬间一愣,握住我肩膀的手向着我血淋淋的后背伸手摸了过来,几根手指微微的探进我后背的伤口里,问我说:“你的心被挖走了?”

    柳龙庭一问我这话,顿时让我生气了,急了,跟柳龙庭说当然了,他把这东西招来了,还不把我的心给抢回来!

    柳龙庭听我说这话,顿时直接伸手向着站在我面前不远的那个东西的脖子里涌出一道气息,这道气息瞬间掐住了这向狼似的东西,然后猛的向着我们面前一扯,那狼还没来得及将我的心脏给咬碎,杯柳龙庭的法力这么一带,瞬间曲着腿向着我的面前一跪,它爪子里捧着的那颗人心,顿时向着地的碎石滚了过去,像是个坚硬的东西一般,摩擦着地的碎石,咕咕咕的作响。

    我眼睛一直都盯着我自己的心脏看,因为我身体里还有从前留在我身体里的半颗精元,这心脏滚出体外了,我也死不了,现在柳龙庭控制住了这只怪东西,我向着地我的心脏滚落的地方走过去,将我那颗血糊糊的心脏从碎石地捡了起来,十分沉,并且,十分硬,不管是从质地还是重量,摸起来看起来,是一块石头。

    我握着我手这血糊糊的心,有点不敢相信,转身向着柳龙庭走过去,叫他把手伸进我背,要他摸摸看,这心是不是我丢的?

    虽然伤口现在只要我一动,疼的厉害,可不管怎么样,我都有点不敢相信,这只怪东西,竟然从我的身体里,掏出了一块石头!

    柳龙庭看了看地的妖怪几眼,又看了看我手里的一颗血糊糊东西,叫我忍着点,然后他将手,从后往前的探进我背的伤口里,脸色一变,又赶紧的小心的抽了出来,将我手心里拿着的那颗像是心脏的东西拿了过去,用力一捏,白色的粉末从石头里溢出来,散在了地一地。

    “呸,你这个连心都没有的臭女人!赶紧放了我!”

    被柳龙庭一直都按在地的这个东西,看见柳龙庭将我的心撵的粉碎了,于是张开了他那张尖长的狗嘴,嘴里对我吐出人言。

    我没理他,只是看着我已经被柳龙庭捏碎了的石头心脏,如果现在在我身体里的心脏是石头,那我的心脏呢?我的心脏哪去了?

    我转头看向我身后的柳龙庭,柳龙庭握住了他手里的碎石,低头看向我,对我说:“你记不记得之前山神把你的心拿了,他还了个假心给你,你的心脏,还在他手。”

    当柳龙庭说道我的心还在山神手的时候,我脑子里顿时想起来之前去泰山的时候,在山神封住他兄弟的结界里面所看见的那颗心,那颗心是摆在那里供奉他的兄弟们亡魂的,那颗心该不会是我的吧!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之前我还问过山神,说他怎么不怕我背叛他,然后山神跟我说他不怕,因为我的心还在他那里。

    当时我以为这句话的意思是山神他觉得用眼睛控制住了我,所以他会认为我不会背叛他,我心里是爱他的,现在这么一回想起来,他那话当时的意思应该是他拿了我的心,所以他根本不怕我背叛他。

    “我知道我的心在哪。”我对柳龙庭平静的说了一句。

    可能是平时觉的我白痴习惯了,现在一听我说知道我自己的心脏在哪里,柳龙庭看着我的神色里,顿时添了一抹惊讶,问我说:“在哪?”

    “在泰山,是他之前困住他兄弟的那个结界里,之前我跟着山神进去过,我看见他把我的心,放在他几个兄弟的灵牌前,祭祀他兄弟的亡魂。”

    听我说道我之前看见过我自己的心,柳龙庭顿时责怪了我一句怎么看见我自己的心了,也不拿回来,自己身体里被安了个假心,难道自己没感觉吗?

    我要是有感觉的话,能到现在才发现吗?况且算是这假心在我的身体里,我也没感觉到任何的一丝不适啊?怪不得之前姑获忽然猜不透我心里在想什么,因为我的胸膛里裹着的是一颗石头,我的心在结界里,所以姑获无法看透我的心思。

    既然现在确定我的心在泰山的那个结界里,我叫柳龙庭说他得陪我去趟泰山,他得把我的心给找回来。

    柳龙庭看了一眼地跪着的这个只怪东西,跟我说:“泰山那个结界,早在我把魑魅几兄弟救出来后,已经毁了,但是你的心还没被破坏掉,并且我知道你为什么最近一直都想到山神,极有可能,是他在在你的心脏施法,强行的将一些外来的力量,注入到你的心脏里,但是他丧近修为,再短时间内是不可能运用控制人心这种法术的,除非,他在短期内,恢复了打量的精气。”

    忽然间恢复了大量的精气,我看着地这些尸体,于是对柳龙庭说:“你该不会是怀疑这些仙家的心脏,是山神干的吧!”

    柳龙庭没回答我,而是直接用脚踢了一脚在我面前跪着的那个鬼东西,问他说:“谁叫你干的?!”

    这只像是狼模样的东西,听了柳龙庭的话,一点都不惧怕,一边在柳龙庭的精气下挣扎,一边冷着语气对柳龙庭说:“谁叫我干的,你管得着吗?……”

    话还没有说完,柳龙庭直接向着这邪祟深山涌出去一道更强烈的法气,这白色的气息接触到这邪祟的身体的时候,那邪祟的身体开始变成一道道的青烟泯灭,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的消失,这东西才开始害怕,赶紧的叫柳龙庭为柳爷爷,叫柳龙庭放了他一把,他什么都说!

    “那你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不然我饶不了你!”

    柳龙庭对着这东西厉声说着的时候,收了在这妖祟使用的法力。

    而这妖祟的四肢已经被柳龙庭的法力风化完了,现在也逃不走,于是对柳龙庭说:“我是这山里的狈,是魑魅要我帮他做的,几天前他跟我达成协议,只要我不断吃食人心并且将这人心的精气给他,他保证让我以后不用修炼也能成仙。”

    原本对山神虽然说不喜欢,但是也还是很有好感的,但是对他的这种好感,完全是因为他现在并没有对我做出什么攻击性的事情来,现在他却疯狂的在食人心增强功力,让我心里对他的一丁点的好感也消失了。

    “那你知道他在哪里吗?只要你把我带到他所在的地方,我放了你。”我凶着这狈,看着他这样子,我想起狼狈为奸的这词语,这东西看起来不是什么好东西。

    为了保命,狈答应的爽快:“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柳龙庭顺口问了一句。

    “他藏在这长白山,这样才方便他取食仙家的心,等会见到他的时候,你千万不能说是我带着你们进去的,现在他脾气狂暴的很,动不动杀人食心,并且他吃了人心后,法力大增,你们最好是别惹他。”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