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百二十七章:心肝宝贝

    山神刚受了柳龙庭的一道白气,还没缓过来,现在顿时被柳龙庭这么一拎,顿时像是面条似的,浑身一点骨头都没有,软软让柳龙庭提着,此时他也不害怕,拉过手里拴住我的长链子,将我一把抱在了他的怀里,一边紧紧的压着我揉着我的头,一边迎着柳龙庭的目光,对他说:“你猜猜她在哪里,猜了的话,我把她还给你。 ”

    山神这话说的挑衅,他的手掌摸着我的头也格外的用力。

    现在柳龙庭在我的身前,我好不容易见着了他,算是他不认识我,我也要跟他在一起,于是当在山神按着我稍微松了一丝之后,我立马从山神的手挣脱了出来,向着我身后的柳龙庭转身爬过去!

    我身如今已经没有了半丝之前的气息,柳龙庭见我爬向他,以为我是山神带来的什么鬼东西,还没等我爬到他的身,他另外一只手直接往我的背一抓,将我往地一摔,继续问山神我到底在哪里?

    我被柳龙庭这么一摔,顿时疼的龇牙咧嘴,而山神见着我摔成这样子,顿时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又继续抬眼看着柳龙庭:“我说了,你猜了,我告诉你。”

    山神依旧朝着柳龙庭卖关子,我趴在柳龙庭的脚下,见他不认识我,嘴里立即向着他喵呜喵呜的叫个不停,让他注意到我,但是柳龙庭他现在只急着问我在哪里,根本没在意我在他的脚下,他脚下的那只猫,是我,毕竟谁都想不到,山神竟然会丧心病狂到把我变成一只猫,用链子拴着,并且还亲自带到柳龙庭的面前来。

    柳龙庭见山神执意不肯说,也不再多问他,而是直接下令,叫他周围的妖祟过来,将山神带走,关在地牢里,没有他的命令,谁都不能放他出去。

    说完这话之后,柳龙庭也懒得再跟山神废话,转身向着神宫里走进去,并且一边走还对着他身边跟着的几个手下说,叫他们传令下去,一定要把我找回来!

    恐怕任何时候我都没有现在这么绝望过,我在柳龙庭面前向他求救,而他却认不出我来,在柳龙庭转身的时候,我便拖着我脖子里沉重的枷锁,向着他跑过去,但却跑到链子长度的时候,锁住我的链子另一头,却被山神紧紧的握在了他的手里,山神被几个妖祟往后拉,我想往前跑,脖子里的尖钉将我的喉咙刺的血肉模糊,滴滴答答的鲜血顺着我的毛向着地滴去!

    眼看着柳龙庭马要走远了,我使劲的朝着他喊他的名字,可我嘴里发出来的,却只是一阵喵喵喵的叫声,我疯了,在山神用力的拖着我往后走的时候,我心里开始绝望,再次用力的喊了声柳龙庭的名字!

    “喵!”

    一声猫叫声,尖利的从我嘴里发了出来,柳龙庭听见我的声音了,停下了脚步,转头向着后面望了一眼,但是他的眼睛,怎么也没落到在趴在地的我身,但是他似乎像是感应到我了,又跟几个手下说:“白静很有可能还在归墟,你们多派些人手去找,没找到,你们也别回来见我!”

    这话说的十分的霸道又怒气,而柳龙庭他自己似乎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在他跟我说完这话后,整个人直接在我的眼里幻身不见了,我的希望破灭了。

    柳龙庭走了,我浑身也没了一丝期待和一些力气,顿时趴在了地,而山神此时见我趴着,一点点的收着他手里的链子,拖着我,像是拖着尸体一般,将我拉倒了他的脚边,再将我领起来,抱在了他的怀里,并且还装模作样的摸了摸我已经快要被刺烂的脖子,假惺惺的对我说:“疼不疼?”

    我抬头看了山神一眼,尽管我现在的牙齿没了,但是还是忍不住,用我已经被磨平了的牙齿,猛地在他的手指狠狠的咬下去!

    山神感觉不到疼痛,反而是将手指顺着我的蛇头插进我的喉痛里,往更深里一搅和,我喉咙里顿时一阵反胃,直接将他的手给吐了出来,现在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才能摆脱山神?

    几个妖祟将我们带入东皇神宫的地牢,在地牢里,有其他的妖怪来看管我和山神,山神现在被抓了起来,也不担心,反而是大大方方的向着牢狱里走了进去,将我放在他的身旁,而他自己则是躺在草席。

    虽然此时柳龙庭还没认出我来,但是我现在已经是在归墟了,是在柳龙庭的地盘,柳龙庭把山神抓了,一定还会来看山神的,到时候我再向他求救,告诉他我是白静。

    可是一连等了好几天,别说是柳龙庭,除了个送饭菜的人会进来一下,我们几乎是看不见人了,我心想会不会可能我要和山神一辈子都呆在这牢房里了?

    “想出去吗?猫咪?”

    山神忽然问了我一句。

    先不要说这戒备森严的地牢里,山神他怎么带我出去,算是我们出去了,但是我也会被跟他绑定在一起,只要他在,他是我的地狱,我出不出这牢门,根本无所谓。

    山神见他问完我之后,我竟然没有一点的反应,也没再理我,而是一个人走到牢狱的旁边,嘴里开始念念有词的念着一些咒语。

    他念得什么咒语我不清楚,但是在他念着念着的时候,他的头顶,忽然有了五道白气,而这些白气都长着一个透明的人脑袋,透过关押我们监狱的们,不断的向着外面守着牢门的兄弟的身前各自涌过去,而被他们盯的妖祟,在见着了他们之后,像是了什么邪法似的,一个个的都躺在地睡了起来,有些向着外面跑出去了。

    山神此时他像是给头顶冒出来的脑袋精气似的,那几个脑袋源源不断的解决我们身边所有看守的妖精。

    看着这几个连接着山神的透明人脑袋,我忽然想起了之前融入山神身体里的几个魑魅兄弟,这山神将几个兄弟的命都吸食了,现在这几个,该不会是山神的兄弟吧!

    这不是不可能,山神他的性格,从他吞噬了他的几个兄弟的亡魂之后,开始变了,变得跟他的几个兄弟一模一样,之前山神根本不屑于碰我,但是昨天晚,他竟然用手指对我做出那种事情,这种淫邪的性格,跟是之前的惑一模一样!

    我心里想着这些,对于现在山神种种的改变,也都归纳的差不多,他现在可以说的是与他的五个兄弟共用大脑了,虽然他的几个兄弟们操控不了他们的身体,但是影响他的思维和行为,那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要是把他脑子里的几个兄弟拿出来了,他会不会会变成原来的模样,得不到不会再强求,而不是为了报复而活着。

    几个魑魅的亡魂,办事效率十分的快,在他们无限的延长身体后,像是带子似的,在监狱里每个角落穿来穿去,毫无声息的,搞定了整个监牢所有的妖祟。

    山神外面的妖祟不是睡下去做梦了,于是直接大胆的将手伸向门外,将门加了咒的大锁用力一扯,那大锁往地掉了下去,牢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山神此时回过头看了我一眼,直接拎着链子把我向他拎过去,对我笑了一下,语气里半嘲讽半宠爱的跟我说:“回去了,我的心肝宝贝。”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