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百三十二章:爱你的资本

    第四百三十二章:爱你的资本

    不仅是我,算是山神,他肯定也没想到柳龙庭会这么的爽快,所以当他听见柳龙庭十分轻松的说出这话的时候,脸微微露出了一些惊讶的神色,不过,这抹神色很快被他的笑给压了下去,他压在我脖子里的刀子,也送了很多,然后跟柳龙庭说:“那你先把力量给我,我拿到了力量之后,自然会放了白静。”

    柳龙庭转眼看着我,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将手放在了他的胸口前,开始念咒。

    虽然我知道,柳龙庭会拿灵气换我的事情必不可免,但是看着柳龙庭一边念着咒语,一边将身体里的灵气向着站在我身后的山神身体里散进去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十分心疼,眼泪瞬间控制不住的掉下来,只想早点摆脱山神,我想回到柳龙庭身边,如果柳龙庭真的不爱我的话,怎么可能会用千年的修为给山神,并且他自己原先都没修炼千年,他现在所要用的,是用他前世的法力,给山神。

    千年,我得活十辈子,得修炼十辈子,才能偿还柳龙庭对我的付出,我心里难受,眼泪如同雨打荷叶,一颗颗,一道道的汹涌的滚落。

    在几分钟之后,柳龙庭将他自己千年的修行给了山神之后,他收法的时候,整个人瞬间一个趔趄,差点摔在了地,他刚才过来的时候,还唇红齿白,面色飞扬,给完了山神法力,他的脸色都变得苍白了,现在他身边的几个妖邪都过去扶住他!

    山神拿到了法力,我感觉他身体里的力量,已经强大了很多,并且当他看着柳龙庭这虚弱的样子,顿时冷笑了一声,将刀子从我的脖子里抽了出去,也懒得管我,猛地转身,向着海水之外飞了出去!

    此时柳龙庭没有下令追拿山神,而我此时也自由了!

    山神一走,我立马提起裙摆,向着柳龙庭跑过去,从他昨天不认识我,我体验了那种心焦,现在又能回到他身边,我心里又激动又难过,在我扑进柳龙庭怀里的时候,我直接抱住了柳龙庭的腰,脸向着他胸口埋了进去,真是控制不住所有的情绪,我知道我不能矫情,是柳龙庭耗费这么大精气救我出来的,我自己得救了,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在这个时候,嚎啕大哭起来,叫了几句柳龙庭的名字。

    柳龙庭起先并没有抱我,但是看我哭成一塌糊涂之后,也不忍心了,一边他被身边的妖邪扶着,一边单手抱住我的头,跟我说别哭了,现在他不是在我身边吗?叫我先跟他回去,他现在快撑不住了,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说。

    刚才柳龙庭这霸气的模样,让我一时间都以为柳龙庭是不是从哪里拿来了巨大的法力,毕竟他之前徒手恢复了整个归墟的能力,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看着此时柳龙庭这给完千年精气虚弱下来的样子,我也很担心他的身体,于是赶紧的松开了他,跟着周围的妖邪们,送柳龙庭回宫。

    柳龙庭是从前的东皇神,这归墟是他用造物鼎所创建的,这里的妖邪也是被他收留的,所以算是他现在很虚弱,并且两千年了都没回到这里,但是他手底下的那些妖邪,都对他尽心尽力,在回宫的路,不断的给柳龙庭把脉,给柳龙庭输入他们自己的精气。

    只不过他们毕竟是些小妖精,没有多大的法力,柳龙庭也制止了他们这么做,他休息一会,能恢复了,只要他们把他送到他寝宫,留下我行了,其他的人自己忙自己的事情去吧。

    之前我还没觉得柳龙庭当个个君王是怎么怎么样,现在看着柳龙庭,他对他的下属,都这么体贴,这简直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感觉他辈子也一定是个好领导,但是他对我这么好的话,我为什么会只为了不让他摧毁三界,背叛了他呢?这不应该要好好里留在他身边劝他吗?

    女曦没有和我说过多她和柳龙庭前世的事情,而我也不知道他们前世主要发生了什么,女曦和我,一个是过去式,她只知道从前,我只知道未来,如果我们两个能重叠的话,恐怕会有很多事情都迎刃而解。

    妖邪将柳龙庭送到他的寝宫之后,都退下了,剩下我一个人,我把柳龙庭扶到床,弯腰帮他拖鞋的时候,柳龙庭忽然将我的下巴抬了起来,招呼都不打一声,顿时向着我的唇瓣压了下来。

    我也很想亲柳龙庭,我爱他,可是在柳龙庭亲我的时候,我立马又想起昨天晚山神玩我的时候的场景,这种场景是耻辱,让我怎么都忘不了,并且在柳龙庭亲我的时候,我心里老是担心柳龙庭会从我的唇,闻到山神气息,于是跟他接吻,都有些不自在了,不知道怎么好回应他,连动作,都很是僵硬。

    不过柳龙庭并没有吻我多久,只是缠了一会,他便离开了我的唇,脸不动一丝声色,问我说:“山神亲你了?”

    柳龙庭这么忽然一问,顿时让我心里一阵尴尬担心,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是他主动的,还是你主动的。”柳龙庭又问我。

    如果柳龙庭现在是一副十分关心着我的语气,来问我的话,我指不定还能连哭带怪的将所有的事情,都和柳龙庭说一遍,告诉他山神是怎么虐待我的,但是柳龙庭现在冷着一张脸,如果我这么说的话,反而有一种十分唐突的感觉,跟像是演戏一样,反而会让柳龙庭觉得我很假。

    “他主动的。”

    我说完这些话之后,又感觉有些不妥,于是又赶紧解释说:“不是这样的,是山神一直都想害我们,他昨天把我变成了一只猫来见你,然后把我送回来之前他又……。”

    我怕柳龙庭误会我,原本刚忍住的眼泪,瞬间又掉了下来,而柳龙庭见我又哭了,微微叹了口气,一把将我拉着向着他的胸口埋了进去,紧紧的抱着我,嘴里有些埋怨的跟我说道:“这是怎么了,从一见到我你哭到现在,从来也没发现你这么爱哭,改哪天我身体好了,我去帮你把山神杀了。”

    是啊,从前我倔强的很,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是忍不住的伤心难过,想一些悲观的事情,可能是因为我被山神折磨怕了,我害怕再回到他的手,而柳龙庭是我的救命稻草,不管是从感情还是从生活,我都是把他当成我唯一的希望,所以这次我没有一点法力的回来,而柳龙庭已经有了归墟,是东皇,从前一直都被别人说柳龙庭配不我,可是如今,变成了我根本配不柳龙庭,我除了会拖累他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我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不想再面对山神,只能帮柳龙庭脱鞋或者做一些讨他欢心的事情,让我才觉的我自己还有这么一丝丝价值能存在他的身边。

    “可能是因为我配不你,想这想那的,所以我……。”

    后面话我没说出口,想扶着柳龙庭躺在床,但是柳龙庭并没有动,顺过我的话,跟我说:“这么说起来,你确实是配不我,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你都配不,可是我爱你,有这一点,足够了,只要你记住这句话,是你配我的最大资本。”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