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百三十三章:还给他

    第四百三十三章:还给他

    当柳龙庭和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抬头看着他,一阵暖流从心间涌过,向着他的腰里抱进去,将脸伏在他的身前,许久只字未语。

    柳龙庭抱了我一会,可能是他刚才给了一千年的法力给了山神之后,确实是体力不支,于是伸手拍了拍我的背,叫我让他休息会,等他休息好了,再起来陪我。

    现在柳龙庭要休息,我当然是赶紧的抹了把眼泪,将他平坦放在床,本想问他等会起来了想吃什么?但是这话在我喉咙尖里酝酿的时候,我还是没有将话说出口,因为感觉这样,我已经成为了柳龙庭的保姆了一般,我不是他保姆,我是他女朋友。

    而这个时候说我是柳龙庭的女朋友,我心里也有点发酸,我嫁过两个人,可是两个都不是我所爱的人,而现在我虽然二十二不到二十三,内心沧桑的,却如同五六十岁的老妇。

    柳龙庭睡下了之后,我一直都坐在床边陪着他,心里一遍遍的在想着,现在柳龙庭的法力已经损耗太多了,如果要是这种时候女曦他们来对付柳龙庭的话,那么柳龙庭现在几乎是没有半点的还手之力,圣水被毁了,柳龙庭也不能像是从前那样死而复生,我不能带着侥幸的心理去想山神回去之后,一定不会告诉女曦他吸了柳龙庭一千年的精气,之前女曦和柳龙庭交过手,她知道这一千年的法力对柳龙庭来说,是伤了多大的元气,她一定会夸奖山神,并且会对柳龙庭不再放过。

    想到这里,我更急,我脑子里盘旋出一个又一个的办法,想着我该怎么才能保护柳龙庭不受到女曦他们的攻击呢?

    我承认,我的脑子是没有山神和柳龙庭那么好使,但算是不好使,这有句古人的话说的好,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我是那个愚者,只要我下功夫了,说不定能成功。

    可是我现在的法力又弱,要是我法力强的话,指不定还能保护柳龙庭,只是我们在归墟,这归墟里都是拥护柳龙庭的子民,我不可能再像是从前那样,杀了归墟里的妖祟,提升自己的精气,但是如果柳龙庭愿意将他的精气给我的话,我变成他的样子,他变成我的模样,到时候女曦他们先来对付的,是我,不管怎么样,柳龙庭都还有逃命的机会。

    不过这个方法我要是说给柳龙庭挺的话,柳龙庭他一定不会同意我,毕竟这可是一不小心,会死人的事情,他不会让我冒险。

    看着柳龙庭这幅虚弱昏迷的模样,我心里想,如果柳龙庭要是恢复过来了,我什么都不做,要是他还没恢复过来,我吸了他的精气,顶替他去跟女曦迎战。

    当然,如果是女曦他们不来能让柳龙庭休息的话,那是最好的。

    柳龙庭这一连昏迷了五六天了,也没见他有醒过来的意思,并且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我怕女曦她们会有什么动静,于是把桑兮叫了过来,叫她去派出妖邪去观察女曦他们的动向,也好等女曦打算来归墟的时候,我们也有个心理准备。

    之前桑兮跟我争过柳龙庭,现在柳龙庭昏迷着不醒,她来看柳龙庭和陪着柳龙庭的次数,并不我少,见我叫她派人去盯着女曦她们,有些不情愿听我的话,不过为了柳龙庭的安全着想,她还是挑了几个厉害的妖怪,去人间我说的几天前我们住的那个酒店,盯着山神和女曦,而我之所以这么确定山神和女曦还会在那家酒店里,是因为我看见山神已经将那个房间租下了一个月,如今供奉他的山神庙已经没有几个了,他根本没有地方可以去了,所以只能在那个酒店住着。

    柳龙庭昏迷了,很多事情我也不能问柳龙庭,如说他的法力是怎么回事,这个世界,除了我较了解柳龙庭之外,是桑兮对柳龙庭了解的较多,因为桑兮是柳龙庭在归墟里的手下,她的重要性,可能是前世跟我一样,我也是柳龙庭手下的得利干将。

    很多事情我都不是很清楚,于是找了个机会,在桑兮亲自给柳龙庭熬药的时候,我也跟着桑兮进厨房,此时桑兮身穿着一件宫里奴仆穿的衣服,青裳白裙,满头的长发,也被一根素簪挽着,身材纤细,虽说她生活归墟,可是她整个人看起来,跟是神一般。

    不过归墟的厨房,可不像是我们人间似的,烟火寥寥的,这归墟的厨房,他们的药材,也是我根本没看见过的,有的像是一块肥肉,有的像是个婴儿似的,看起来十分的稀,而桑兮用内力,把这些药全都一点点的熬成汤,然后倒进碗里。

    我还是第一次来归墟的厨房,桑兮见我进来之后,也懒得跟我说话,在当我拿起桌的一片像是石头却又异常软的东西,问桑兮这是什么?问完之后,正准备闻闻这是什么味道的时候,桑兮一把将我手里的软东西给夺了过去,跟我说:“别乱碰,这是千年太岁,你们人吃不到的东西。”

    太岁?我倒是听说过,经常听老人们说什么太岁头动土,没想到,这太岁肉也能入药。

    见我一副对这太岁一副稀古怪的样子,桑兮顿时对我露出了一个轻视的眼神,不过柳龙庭现在也还在昏迷不醒,我和她之间,暂时也不存在什么争风吃醋的场景,桑兮瞧我无缘无故的来找她,也不卖关子,干脆跟我把话说明白:“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想知道什么,我知道的,会告诉你。”

    也不愧是几千年的妖怪了,桑兮对我想说什么做什么,都猜的一清二楚,她直接把话挑明,我也不卖关子,于是直接问桑兮:“柳龙庭他不是有很大的法力吗?之前我们出去的那一次,我亲眼看见了他在毫不动声色的情况下,将整片归墟里的废墟都复原了,这么大的法力,没个万年的力量,是不可能办到的,那为什么现在只是给了一千年的修为给山神,要昏迷这么久?”

    桑兮一听我说这话,唇齿之间,顿时对我有了敌意,反问我说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吾皇他为你付出的还不够多吗?他现在耗尽法力了,你还嫌他没用是吗?!”

    看着桑兮这忽然变了的表情,我赶紧的跟她解释,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多了解了解柳龙庭的从前,我不想再做废物,我想帮助柳龙庭。

    我把话说完,桑兮脸的神色才微微的放下了些,不过转眼看向我的眼尾,又有些轻蔑,反问我说:“你说的话当真?真的这么想帮助吾皇?”

    “千真万确,要是有一句假话,我天打雷劈。”我对桑兮发誓。

    而桑兮见我举着手发誓了,这才有点相信我说的话,将她手里拿着的太岁肉,随手丢在了桌子,转过身来跟我说:“你不用了解这么多,有个很简单的办法,你不仅能救回吾皇,并且还能帮助吾皇完成夙愿,到时候,你能成为,吾皇是天下之皇,而他一定会娶你,你是天下之后。”

    “有什么方法你直说吧,只要我做得到,我会努力去做的。”我对桑兮说。

    “把你的造物鼎交出来,只要你舍得把你的造物鼎还给吾皇,胜过你帮他做的一切。”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