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百四十四章:心成鼎

    第四百四十四章:心成鼎

    我没想到,女曦竟然要陪我去找我爸妈?可是山神他只要造物鼎,女曦陪我去找,有用吗?

    不是我对女曦产生怀疑,而是我觉的山神并不是那种重情重义的人,他把女曦救出来,无非是想让女曦对付柳龙庭,而之前那段时间听女曦的话,也是因为他自身的力量还不够,跟着女曦他自身的力量也能提高,而现在他自己的能力大了,从女曦这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了,离开了女曦,山神他肯定也知道这个世界,也只有女曦知道这个造物鼎在哪里,女曦不告诉他,他想方设法的,让我来代替他拿到造物鼎。

    “那你怎么知道我的爸妈被山神藏在哪里?”我问女曦。

    女曦笑了一下,抬起脸来,她的那双眼睛盯着我看,恐怕此时她的这双眼睛,也跟我的眼睛是一样,都是别人的眼睛,因为我跟她的眼睛,都被毁了。

    “虽然我不知道在哪,但是问问山神,不知道了?”

    “算是你问他,他会告诉你吗?”、

    我实在是搞不懂女曦的想法,她是因为没有今生的记忆,所以不知道现在的山神是有多么的可恶,还是她对她自己太过于自信,她说的每一句话,都让我感觉到不可思议,甚至是无法完成。

    不过女曦在她说完这些话后,直接向着衣柜旁边走过去,将她身的睡袍直接脱了下来,连内衣都不穿,穿着从前的肚兜裹胸,然后再将衣服一件件的披在身,她穿衣服的姿态很美,而她此时身穿着一套绣着淡色花朵的宽袍大袖,即使是在这无风的室内,她身的衣裳也显得无的轻盈,女曦此时也不梳头,散落着齐肩的头发,转头像我走了过来,拉着我的手,走向床边,她整个人顿时像是画的仙人一般,整个人立即向着窗外往空一飘,然后再反过身来,拉住我双手的手腕,往空一拉,顿时将我整个人都抱进了她的宽袍大袖里,大风刮来,将她的衣裙吹的漫天飞舞,像极了一朵开的无盛艳花朵。

    “你是我,我也是你,我们两个,是一起的……。”

    女曦此时也并不介意在归墟里的时候,我是多么向着柳龙庭逼她退兵,现在我被她抱在空,我感觉到她的芊芊玉臂正紧紧的搂着我的腰,那张虽然跟我长得一样,但是我绝尘无数倍的脸,浮现在我的面前,我在她的眼睛里,也看见了我眼睛里的她。

    可能女曦是我前世的原因,我跟她本来是一个人,所以她这么抱着我的时候,我心里竟然没有因为她是女人,这么抱我,我排斥她的想法,反而像是找到了一种归属,身体里魂魄,被她的肉身所吸引,都恨不得从我的身体里拔出来,然后进入到女曦的身体。

    “你前世为我安排了一切,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会背叛你的意图,去帮助柳龙庭?”

    我们此时正在往地面下降,而柳龙庭的神辇,此时停在我们的身下,我之所以会这么问女曦,也是因为,我自己背叛了我自己的意识,而女曦承受着我过去所有一切没有变换过来的想法,又活在了世界,现在我为了柳龙庭,什么都不再重要,所以我心里,对女曦,十分的愧疚。

    “你我本是盘古死后之气所化的生灵,修炼成了妖,再成为神,我们原本根本没有七情六欲,而现在你长了颗心,自然要饱受人间的情爱欲望的折磨,被爱左右,被情所困,不过你终究是你,没有谁能改变我们早已经注定好了的命运。”

    当女曦和我说完这些话之后,抱着我,直接往神撵一座,可能是她也知道她一个人也打不过柳龙庭,或者是说她现在已经没有对柳龙庭动手的念头,再将我扶着坐好的时候,女曦转头看了眼柳龙庭,嘴角淡淡笑了笑,对着刘龙庭说:“还劳驾神皇驱使车辇,送我和白静去寻找幽君。”

    女曦这话说的客气,而柳龙庭对女曦,至始至终,都是一脸不屑的态度,根本没有搭理女曦的话,伸手将我往他身边一拉,叫我离这女人远点。

    可能是前世女曦对柳龙庭的背叛,又追杀了柳龙庭这么多年,让柳龙庭无的厌恶女曦,但是女曦见柳龙庭对她一副不屑的样子,她也并不介意,像是故意在提醒柳龙庭,跟柳龙庭说:“我和白静,不管前世今生,我们都是同一个人,你爱她是爱我,她在你心里有多重要,那我在你心里,也有多重要。”

    女曦和柳龙庭的这对话,听起来让我感觉我们前世,像是有过感情交叉一样,不然一个女下属,怎么可能对自己头大佬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过想起女曦前世跟本没有心脏,也不会情爱,所以我又觉得,柳龙庭从前和女曦之间,可能是下级的关系,跟桑兮和柳龙庭的关系一样。

    “哼,你是你,白静是白静,倘若不是看在你这一副如贱铁般的身体,你根本别想着还有活过来的机会。”

    柳龙庭问都没有问女曦现在带着我去找山神,是什么原因,我们刚来,现在又带着女曦往棋盘山的方向飞。

    我不清楚女曦是不是真的能命令山神,让他将我的爸妈给放出来,但是此时看着柳龙庭和女曦两人都是一副平静的模样,我心里又稍微的将心放下去了些,可是看着柳龙庭和女曦他们两人又太过于冷静的表情,让我感觉,她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我们回到棋盘山的时候,山神还在破庙里,经过一天的时间,他昨天几乎是被打的没救的身体,今天他竟然又跟没事人一般,从庙里出来,正好看见了我和柳龙庭,于是停在了破烂山神庙的门口,抬着头朝着我们喊了一句:“你们这么快将造物鼎给拿来了?”

    恢复伤口后的山神,此时他精神好的很,身打扮的也素雅了一些,可能是没想到我们会来,此时他把头发也挽起来了,显得面部精致了很多,并且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

    还没等我们的神辇停下来,女曦直接从神辇飞了起来,向着山神飞下去,看了几眼山神,跟他说:“我带不带造物鼎过来,你不是知道吗?只要你将白静的父母放了,我将造物鼎给你。”

    女曦说着这话的时候,嘴角满满都是笑意,而山神听女曦说完这话,像是什么计划被揭穿了一般,回答女曦:“造物鼎你带没带来,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要是白静拿不出造物鼎跟我换的话,他的那对可怜的父母,不出三日,会她奶奶死的还惨。”

    尽管山神此时换了身打扮,看起来像是个正人君子,可他说的话,永远都是这么的恶毒,要不是柳龙庭在我身边拉住了我,我直接恨不得过去再将山神碎尸万段!

    “是吗?造物鼎在我的手里,你杀不杀白静的父母,与我有何关系,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将她的父母放了,并且发誓不将造物鼎转送他人,我将造物鼎给你。”

    山神转头看了一眼柳龙庭,我顺着他的眼神,也看了一眼我身边的柳龙庭,只见此时柳龙庭垂着眼睛看着我,神色里没有丝毫的情绪。

    “那要是我不答应呢,来抢的呢?女曦,我也不跟你绕圈子,我知道,造物鼎,是白静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