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百四十五章:掌控生死

    第四百四十五章:掌控生死

    当我听到这话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惊呆了,这怎么可能,我的心怎么可能是造物鼎?要是我早有造物鼎的话,我还至于混成如今被山神随意折腾的狗模样吗?

    我以为女曦或者是柳龙庭,听到山神说我的心是造物鼎的时候,他们起码也要表现出一些惊讶,但是我们当场几个人,惊讶的只有我,柳龙庭听见山神将山神说出这话来的时候,他也没有露出啥表情,难不成他早已经知道了我的心是造物鼎?

    可是他知道的话,为什么不告诉我?

    女曦这会也并不把山神的话放在眼里,笑了一声:“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如果在你从前将白静的心拿到的时候,这个世间能创造天地的神器,在你的手,可你却为了报复白静,将这心放在了我的身体里,我的尸身修炼数年,已经是金刚不坏之身,有本事,你来拿啊。”

    女曦说的挑衅,而我此时却还处于懵逼的状态,之前山神貌似说过我身体里好像是有一股巨大的力量,而我开始以为过这股巨大的力量是我的魂魄,但是现在如果女曦和山神说的是真的话,那么很有可能,这股巨大的力量,是我的心,也是造物仙鼎。

    如果当初山神要是早知道我的心是造物鼎的话,恐怕如今早已经是天翻地覆。

    山神错过了这么一大个机会,可此时他脸并没有半丝懊恼的意思,反而是扬起他的脸,盯了会女曦,他这种眼神,像是山里凶恶的狼,在盯着一只闯入领地的羔羊,毫不畏惧,凶狠暴露无疑。

    “放心,我会的,为了你的这个鼎,我什么都干的出来。”

    山神这话还在口没说完呢,手立即将他的赶山鞭给幻化了出来,直接向着女曦是一鞭子抽过去!

    我站在女曦身旁,在鞭子抽过来的时候,柳龙庭十分快速的将我往他身一拉,抱着我直接腾空跃到空,直接躲开了这赶山鞭的残余力量,毕竟这会山神的力量也不可小觑,这一鞭子下来,要是挨着了的话,不伤也得脱成皮。

    但是和我跟柳龙庭相反的是,女曦穿着一件雪白的长袍,在鞭子向着她打下去的时候,她这么抱着手臂端庄的站着,那鞭子抽在她的身,竟然像打在僵硬的钢铁般,啪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和鞭子与女曦身体相互碰撞而发出来的巨大火花,带起女曦身的雪白长袍,瞬间朝着四周怒绽了开来,黄色的火焰,白色的衣裙,汹涌在一起,女曦站在地,这时候的她,仿若一朵从地忽然间生长起来巨大白莲华,美的圣洁高贵,惊心动魄。

    “我说了,你伤不了我。”女曦站在被山神赶山鞭带着卷起来的狂风里,平静的说了一句,然后再抬眼看着山神,两瓣如樱的唇角,微微扬了扬,像是在嘲笑,又像是在可怜:“你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你的愿望永远也不会实现。——哼,可怜又卑贱的妖怪。”

    在女曦眼里,山神是一只妖怪,并且随着女曦这话说到最后,她的语气越来越冷,冷的让我感觉到浑身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柳龙庭此时抱着我,他对我们几个人之间的事情,仿若是一个旁观者,我此时看着他,心一直都想问问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知道我的心脏是造物鼎,但是这会山神和女曦都在身旁,这种时候问的,也有些不和时宜。

    我看见山神被女曦骂了之后,他的脸,很明显的都升起了愤怒,但是他又极力的将这愤怒给掩盖了下去,狰狞又狂妄的对着女曦说道:“我是不是妖怪,与你无关,但是我只知道,你若是不将造物鼎给我,我将白静的父母,以及她们的亲人孩子,全都杀了。”

    山神说着这些丧心病狂的话,又肆无忌惮的狂笑了起来!

    “你这个变态,要是你杀了我爸妈,以后你自己也别想好过!”我气的朝着山神大喊,而山神听见我在朝他喊话,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跟我说:“那看你是我先死,还是我后死了。”

    我怎么可能会山神先死,他现在只是用我爸妈的性命做威胁,才保住了他自己的一条烂命。

    不过此时,我们相争再多也无意义,按照眼下的情况来看,山神不可能这么听话,将我爸妈这么拱手让给女曦,而这似乎也有点出乎于女曦的意料之外,毕竟她只有从前的记忆,从前山神一直这么喜欢她她不是不知道,可是现在什么都变了,山神对我对女曦,除了憎恨之外,已经没有了任何情感。

    “我没有心,无情无义,你杀谁我都不伤心,即使你们让白静来求我,我也不会将仙鼎给你们,不过毕竟也是几条人命,幽君,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肯将人放了,并且答应我不将仙鼎转与他人,我答应你,将仙鼎给你,如果同意,三天内带人来见我。”

    山神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能够驱动仙鼎,所以女曦似乎也抓住了这点,把我和她的被动,转变成主动,并且在她说完话之后,转身便走,不过在走的时候,又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向我,对我喊了一句:“白静,你要是还想救你的父母,跟我一起走。”

    算是女曦不跟我说,我也是和她一起走的啊,毕竟我的心在她的身体里,鼎也在她那里,我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到时候去面对山神吧!

    我牵过柳龙庭的手,想让柳龙庭跟我一块和女曦一起,但是女曦在我刚拉起柳龙庭的手的时候,叫住了我:“我是让你一个人跟我走,并没有叫柳龙庭。”

    “我一个人?”我有些惊讶,不知道女曦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询问柳龙庭的意见:“龙庭,我跟女曦走了啊?!”

    在我挎着脚步向前走的时候,柳龙庭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似乎想让我别去,我抬头看向他的面色,只见此时柳龙庭脸的神情复杂,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又像是内心在做着挣扎。

    山神见柳龙庭一直都握着我手的样子,顿时在身旁冷笑了一声:“怎么了,舍不得了?”

    柳龙庭听见山神在旁边插话,侧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才向我转过头来,并且松开了我的手腕,伸手给我整理了下我耳边的头发,然后才跟我说:“去把,注意安全。”

    柳龙庭这样,让我总觉的他有点不对劲,于是问了一句柳龙庭:“龙庭,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

    “我哪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快走吧。”柳龙庭回答的爽快,催着我和女曦走。

    看着柳龙庭忽好忽坏的,我心里十分别扭,但也不好让女曦一直都等着,于是这才对着柳龙庭点了点头,跟着女曦一起下山。

    在下山的路,女曦见我刚才和柳龙庭纠结的样子,问我说:“白静,你能告诉我,爱一个人,是什么感受吗?”

    女曦忽然问这个,让我忽然有点不好回答,跟她说:“是对方开心你也开心,他无论对你做什么,你到最后,都会原谅他。”

    “那你要是知道他正在谋杀你,你还会原谅他吗?”

    女曦这话,让我顿时难以接话,问了句她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顺口说说,带我去见你的奶奶吧,她也是因为我们而死,你以后要独立坚强起来,用你自己的血肉之躯重新复位,去拥有掌控天下苍生生死的能力,等那时候,你救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