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百六十章:索要法术

    第四百六十章:索要法术

    去他妈的,鬼才要他那颗肮脏的心,现在我听到柳龙庭提起我的名字,我浑身都忍不住的冒鸡皮疙瘩。

    柳龙庭说完这话后,抱着我的脑袋往他的脸凑,他沾满了酒精湿润的唇往我的唇和脖子里贴合过来,尽管我知道我用这个办法留在柳龙庭的身边,一定会和他发生关系,但是柳龙庭此时他的唇瓣舌尖黏腻在我的肌肤的时候,我心里又无的排斥,这是我新的身体,如果这个身体再脏了我永远也洗不干净,我不想这么被柳龙庭给糟蹋了,但是我又不能拒绝,他虽然骂我,但是他所谓的骂,只不过是为了掩饰他自己对我的愧疚,我要让他把我当成白静,顶替了白静,又不是女曦的身份,才好对付他。

    我没拒绝柳龙庭,任由他怎么吻我抚摸我,并且从前我跟他有过两年炮友关系,我对他身体了解的他自己还清楚,在即将要烈火焚身的时候,我算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还是没办法接受,于是伸手忽然推开了些柳龙庭,跟他说:“现在我要把我给你了,以后你是我唯一的男人,那作为交换,你以后什么都要听我的。”

    “我答应你,你说什么是什么。”

    可能是酒喝多了的缘故,柳龙庭头疼的都没精力思考,又可能是他极度的想借我而忘记白静,柳龙庭答应的我很快,并且在说着的时候,张开双手又想抱着我往他的怀里坐下去,吞噬他所有。

    这一下我真是慌了,柳龙庭像是最肮脏的水,我害怕他又沾染到我的身来,尽管我知道我们之间做这种事情也是必然,但起码在我现在还不想和他做的时候,我实在是屈不下身去讨好他。

    正好我看见柳龙庭脑袋后面有个茶几,我顺着他,装作一副扑向他的样子,带着对他的仇恨,将他整个人立即往他身后的茶几一扑,柳龙庭的脑袋猛地向着桌的茶几边沿砸了过去,一阵鲜血从柳龙庭的后脑流了出来,也不知道他是砸了脑子,还是因为酒喝得太多,这一砸,他也昏了过去。

    不过在柳龙庭昏过去的时候,他的眼睛还看着我,原本那张悲伤的脸,却露出了一丝似笑非笑。

    我跟了柳龙庭这么久,都没办法猜透他的内心在想什么,他这抹笑,笑的让我有点心虚,并且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现在长了一颗人心的原因,我做什么事情,都没有从前那么干脆利落,从前我没有心脏,只会分析,并且像是个机器人似的,按照我的分析去行事,可现在我有了自己的情绪和心理,这种东西,像是一把双刃剑,我因为有心,才对这个世间产生情感,想拯救这个被归墟吞噬的世界,但是也是因为有心,让我开始瞻前怕后,有各种情绪,柳龙庭多聪明,刚才我不想顺从他,我怕他看出什么端倪,如果看出来了,他知道了我是女曦的身份,如果他这时候想杀我的话,我简直没有丝毫的招架之力,而我死了这次,再也不会重生活过来了!

    我给柳龙庭包扎了伤口,并且扶着他在沙发躺着,在他没醒过来的时候,我一直都在担心,他刚才昏过去的那抹笑,是不是怀疑了我的身份,可是现在我又不能将他杀死,他体内有股巨大的气在保护他,让我根本没办法伤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都快傍晚了,我在柳龙庭的身边,我才看见柳龙庭的眼皮微微动了动。

    见他醒了,我立马有装出一副十分关切他的模样,赶紧的坐在他的身边,握住了他的手,问他说没事吧!刚才我太激动了,不小心把他给磕着了,然后连着跟柳龙庭说了好几句的对不起。

    柳龙庭醒过来之后,他的眼睛一直都看着我,也没有怪我的意思,反而一直都看着我关心他的表情,然后跟我说了一句:“我以为白静死了,没有人再这么关心我了,没想到,老天又派你来到了我的身边。”

    我特么,当我听到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我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他不是还为白静的死难过吗,好端端的,为什么忽然又跟我提白静?

    “你不是说不要提她了吗?怎么你自己又提她了。”我装作不满的模样,往着柳龙庭的怀里靠近去,抱着他的肩,而柳龙庭低头看我,冲着我笑了笑,然后跟我说:“好,听你的,不提,不过你欠了我的东西,打算什么时候补给我?”

    我的新身份,从认识柳龙庭到现在,见他还没几面呢,怎么会欠他的东西?

    我皱了下眉头,表示让柳龙庭直接告诉我欠了他什么,我人蠢,猜不到。

    柳龙庭也不顾他脑袋的疼,双手抱着我的屁股往他的腰一提,跟我说:“你说呢?这么嫩的身子,还未经人事,吃起来一定很鲜美,哪天要挑个风和日丽的日子,让你躺在阳光下,我得慢慢的要你,让你还变成我的。”

    在这个瞬间,柳龙庭的说话方式,让我有一种像是回道了从前的感觉,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对所有的女人都是这种相处模式,毕竟他从前跟我好之前,也有过很多女人,不过他这个还字,让我立即紧张了起来,问他为什么说还?

    “可能我一直都把你当成白静,她是我的,所以你成为我的,还是我的。”柳龙庭此时毫不忌讳我是董香的身份,他现在与他醉酒时说的话,完全是相反的,假如说他醉酒的时候说的是真的,那么现在说的是真的假的?不过他现在不杀我,按照他对女曦的厌恶,那他应该是还没有识破我的身份。

    见他又提起白静,我顿时从他身起来,气呼呼的跟他说我要回去了。

    说着穿起外套,往屋外走。

    而正当我向着屋外走的时候,一开门,我便看见柳龙庭的门口站着两个浑身漆黑,大嘴铜眼,长得十分丑陋的人。

    这两个人,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应该是地府里一些缉拿恶鬼的鬼差,现在归墟和凡间融合,这两个东西,竟然也这么大大方方的显现出他们的身形。

    我本不怕这些东西,但是看见这两个鬼东西,我立马计心头,我应该趁着这个机会,向柳龙庭索要一些精气。

    于是瞬间装作一副被吓傻的模样,愣在了原地,然后又惊慌失措的向着柳龙庭的怀里滚进去,说那两个东西是什么?!

    “禀报神皇,我们十殿阎王爷,有奏折向神皇报。”

    两个鬼差开口,而他们所禀告的事情,似乎不宜让我听见,柳龙庭一手抱住了我,一手对着那两个鬼差一挥,叫他们下去,有事一会说。

    当两个鬼差下去之后,我一副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不断的问柳龙庭他们这是什么?而且最近接总看见一些很怪的人,是不是现在世道变了,天派妖怪来惩罚我们了?

    柳龙庭见我吓成这样,简单的跟我解释了一下刚才那两个是地府的鬼差,要是我害怕的话,以后不让他们在我面前现形了。

    听着柳龙庭这还算是有良心的话,这话正好也我的下怀,于是我赶紧的对着柳龙庭说:“老公,你看你这么厉害,连地府的鬼差都听你的话,你能不能教我一点法术啊,到时候不用你保护我,我也能保护自己,你教我一点法术吧!求你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