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百六十四章:温故而知新

    第四百六十四章:温故而知新

    之前山神和柳龙庭不共戴天,现在山神却找了柳龙庭,他们两个,难不成在合伙算计我的过程产生了良好友谊?

    这不是没这种可能。

    山神这么急着想找柳龙庭,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想求柳龙庭,我倒是要看看他们是因为什么事情而走到了一起。

    课铃声响了起来,我赶紧的跟我班学委打了个电话,跟他帮我叫个到,然后偷偷的溜到柳龙庭家里去。

    现在我有柳龙庭家里的钥匙,在进屋之前,我也没敲柳龙庭的门,不过在我帮把钥匙插进柳龙庭家门里的时候,挨着门,我忽然听见了从屋里传出来的说话的声音。

    “你一个小小的精祟,连山神都不是了,却要九重天干什么?”

    这话是柳龙庭说的,柳龙庭说完这话后,紧随着是一阵平静无波的声音传了出来:“有什么条件,你直接说吧。”

    这是山神说的话,现在我听见他说话的语气,想起不久之前,他对我的残暴,弄脏我的身体,又将我残忍的杀害,他那时跟我说的肮脏话语,此时似乎还在我的耳边回响,算是我此时已经长出了新的身体,但却还是让我恨不得再转身回去,再把我的身体里里外外的翻洗一遍!

    接下来,是柳龙庭的声音了:“没想到你的性格,还是没有一点改变。”

    山神没有接话,而柳龙庭继续接着说:“九重天也不是不可以给你,至于条件,我还真的有一个,听闻你的歹毒闻名,那你去帮我管理海底归墟里管着的那些人神,劝降他们,我不管你是杀是罚,都由你,到最后,我只想要结果,等他们全死了,或者是愿意归顺与我,我把九重天给你。”

    “好。”山神回答的干脆利落,并且在他回答完之后,我的钥匙正插在钥匙孔里,这插进去也不是拔出来也不是,于是等着屋里开门的时候,我赶紧的将钥匙一转,直接开门进去,而这时,门里面一道力量也传了出来,几丝柔顺的长发,随着门带起来的风而飘扬在我的面前,山神站在了我的面前!

    四目相对。

    当山神看见我表现出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我看见他无神的眼睛,瞬间张大了,愣着神看了我好一会,眼眶瞬间发红,叫了我一句:“白静?!”

    说着,一把手将我的手腕握了起来,紧紧的握着,握的我骨头都快要碎了!

    “龙庭!”我赶紧装作不认识山神的模样,向着屋里大喊。

    柳龙庭听见了我的声音,从屋里走出来,看见山神死死的扣住了我的手,于是将我往着门里拉进去,跟山神说:“她不是白静,她叫董香。”

    山神侧着头,看着柳龙庭对他解释说我叫董香,满眼流露出一种不可置信的表情,又转头看向我。

    我这会也赶紧的跟着山神解释了一句:“我不叫白静,我叫董香。”

    听了我的话,山神又微微向我探过身来,发现我身确实是没有白静的气息,并且相貌打扮,也白静更青春活泼了之后,他握着我的手逐渐的有些松,但是还没有放开来,只是一直都看着我的脸,又看着柳龙庭,神色悲伤。

    最后,他还是是怎么忽然将我的手抓起来,又是怎么忽然放下去,问柳龙庭说:“难道你一点都不为白静的死而感到难过吗?”

    柳龙庭眼睛直视着山神,笑了一下:“为什么要难过?她本该死,能代替她的人千千万万。”说着这话之间,柳龙庭伸手搂住了我的肩,反问山神:人是你杀的,你现在跟我说难过,你不觉的有点好笑吗?”

    柳龙庭把锅,全都丢在了山神的身,而山神的眼神,在放下我的手之后,没有再看过我的脸,听柳龙庭说完这话后,也没再说什么,转身消失了。

    看着已经是一片空荡的走廊,柳龙庭拥着我关了门,问我说怎么来了也不打声招呼,刚才还让一个妖祟把我给吓着了。

    “刚才那个是妖怪吗?怎么有长得这么好看的妖怪?”我随着柳龙庭坐在沙发,一脸天真无邪。

    听到我说山神长得好看,柳龙庭脸顿时对我摆出了一副有点不满意的神色,问我说:“你这心变得可真快,那我不好看吗?”

    我立即捧住了柳龙庭的脸,坐在他的腿,跟他说:“当然好看啦,你要是长得不好看的话,我怎么会看你。”

    “那我和刚才那妖怪,谁长得更好看?”

    山神和柳龙庭,完全是两种不同的美感,山神长得,属于是那种俊美的类型,五官如刀一刀刀的所雕刻出来的美,算是他藏匿在人群当,他的脸,也是美的鹤立鸡群,美的寂静不俗,而柳龙庭的美,是那种精致耐看的美,肌肤白皙,美的秀气,不食人间烟火。

    “当然是你啦,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人。”我说完这话,向着柳龙庭的怀里扑进去,而柳龙庭听见我说这话,也爽朗的笑了起来,不过在他笑完了之后,他似乎察觉到了我刚才在外面偷听的事情,于是问我说:“刚才你在外面,都听见了什么?”

    柳龙庭说这话的语气,脸色微微严肃了起来。

    既然他知道我偷听了,又没有跟我直接翻脸,我也干脆装不懂,他一提到我听见了什么,我顿时表现出一副很兴奋的表情,跟着刘龙庭说:“我刚才听见了你们说九重天和海底归墟,什么是九重天,海底归墟又是什么!”我激动的问完这些话之后,又才一副知道错了的模样,对柳龙庭认错说:“我刚才准备进门的时候,看见屋子里的门没关,所以我不小心听到了,你不会怪我吧。”

    柳龙庭是男人,对付他这种又坏又贱的男人,要用绿茶婊的模式对付他。

    当柳龙庭看见我满脸委屈的时候,可能原本是想怪我,不过这会,也拍了拍我的肩,跟我说:“没关系,听听见了,这九重天,是天外之天,而这海底归墟,是我家。”

    “那我能去你家吗?”我赶紧的问柳龙庭。

    那些神明都被关在了海底归墟,如果柳龙庭派山神去严刑拷打他们的话,恐怕到时候都不能活着出来一个,我要找机会,先接近柳龙庭的归墟。

    柳龙庭听我说要去归墟,笑了下,低头看我说:“归墟里都是妖怪,你不怕吗?”

    “不怕,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别的妖怪。”我笑嘻嘻的抬眼迎视着柳龙庭的眼睛,跟他说。

    柳龙庭也一直都看着我,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出的,不是我的影子,而是另外一个人的影子。

    “可是去海底归墟,一来一回,要很长的时间,你不课了吗?”柳龙庭问我。

    我知道,柳龙庭正逐渐的想把我当成白静,而从前我和他生活的每一幕,我所为他做的每件事情,像是尖刀般的一刀刀的扎在我的胸口,可我之前为柳龙庭所付出的一切,一笔笔,都将是我向他复仇的工具。

    “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不想学了。”我回答柳龙庭,从前我为了柳龙庭放弃了我的学业,现在我再让柳龙庭温故而知新。

    果然,当柳龙庭听见我说这话后,眼神瞬间变得温柔,伸手不停的抚摸我的脸,也不知道是跟我说还是跟从前的白静说:“为什么你会这么傻,你不怕我辜负你吗?”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