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百七十三章:我的祭奠

    当柳龙庭听见门外的幽君说出这话来之后,神色愣住了,对我粗鲁的动作也缓和了下来,然后转头看了看门外,叫幽君进来。

    柳龙庭叫幽君进来的时候,我知道我们这次逃过一劫了,心里想着幽君来的可真及时,要不是他来的话,我这会,估计已经被柳龙庭揭穿了。

    幽君听柳龙庭叫他进来,于是推开了门,向着柳龙庭的寝宫走进来,而此柳龙庭也看了我一眼,顺手将我身后的毯子向着我身拉了过来,跟我说:“好好盖着,别乱动。”

    我憋屈的看了柳龙庭一眼,柳龙庭从我身起来,幽君此时已经站在了寝殿的帷幔后面,看着柳龙庭从床下来,向着他走过去。

    我彻底松了一口气,暗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幽君,而幽君进来后至始至终都没有抬眼看我一眼,他所表现的,像是与我半点关系都不曾发生过似的。

    “你跟我说说,他们是怎么全都同意归顺我了?这可有点出乎于我的意料之外。”柳龙庭在桌前的椅子坐下来,并且给幽君也沏了杯茶,叫幽君也坐。

    幽君来这归墟后,态度起从前那副看谁都不顺眼的猖狂样子,安静了很多,柳龙庭要他坐下来,他坐往柳龙庭的身边,回答柳龙庭说:“杀鸡儆猴的效果还是很不错,并且我已经把带头闹得已经杀光,如今他们见我大肆杀神,生怕死的是自己,所以只要有一个神仙归顺了,其他的也都纷纷同意了。”

    现在虽然我和幽君,是同一条船的人,但是他现在说的这话,倒是让我有点分不出来真假,按照道理来讲,不可能所有的神仙都归降了,毕竟被抓的神明里面,还有很多是以前位高权重的,他们不可能会向柳龙庭屈服。

    不过此时柳龙庭听了幽君说的话之后,思虑了一会,然后对着幽君笑了起来:“不管他们是真的答应还是假的答应,你去帮我传话,既然已经答应归降我,那么要他们各自把一半的精气都交给我,我才会打开牢狱之门,将他们放出来,至于他们的去向,他们自己可以选择留在归墟,或者是离开归墟,都无所谓,等这件事情办妥了之后,我将九重天,交给你!”

    柳龙庭似乎很高兴,在说着这话的时候,伸手拍了拍幽君的肩膀,又跟着幽君说了句:“你也别把心思全都放在牢狱里这些人神身,明天是你和我二姐大婚之日了,有时间多去看看我二姐,为明天的婚礼准备准备。”

    幽君微微低了下头,从椅子起来,跟柳龙庭说告退。

    我特么还以为他们聊天要聊到深更半夜呢,这么几句话,走了?我还有点担心柳龙庭还会继续刚才的动作,于是我赶紧死尸似的躺在床,一动也不动,想着等会柳龙庭还是想要的话,我装睡着了。

    可能是因为高兴,在幽君走了之后,柳龙庭并没有再过来为难我,见我已经笔挺的躺在床了,他自己也站在床边,向我坐了过来:“行了,不用装了,我不要你好了吧。”

    我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柳龙庭,而柳龙庭此时也看着我,跟我说:“你真是不白静的一丝一毫,我想她死了之后,我不会再遇见还会向她这么爱我的人。”

    现在柳龙庭,在我面前说白静,说的光明正大,一般男人会当着自己另外一个女人的面,忽然提及自己别的女朋友是怎么怎么好,无非是两个原因,不是脑残,是对现任已经有了很大的意见。

    不过当我听到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尽管我是白静,白静也是我自己,但是我现在已经很主动的去爱他了,只是一些底线的事情,不能触碰,柳龙庭认为我是不爱他,从前也真是被白静给宠坏了,这种男人,从前我爱他的时候,对他的毛病视而不见,但是现在,他的任何一丝小缺点,在我眼里,都被放大了无数倍,让我看的直反感。

    “那你这么喜欢她的话去找她啊!”我没好气的回答了柳龙庭一句。

    柳龙庭听我说这话,冷笑了一句:“她已经死了,不然我也不会找你。”

    虽然这话伤人,但是起码证明,柳龙庭他还是默认我这个董香的身份,但是我此时也要装出一副生气的模样,怒气冲冲的跟柳龙庭说:“你连你喜欢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死了还你跟我说,你不觉的你自己特别没用啊!”

    我说着这话的时候,气的都快把我额前的刘海给吹起来了,演技爆表,像是一个真的跟自己男朋友因为别的女人耳吵架一般凶烈。

    像是已经放弃了所有,又像是破罐子破摔,柳龙庭在我骂他之后,干脆向着床躺来半个身子,用一种我从来没听过的颓废语气,像是讲故事似的跟我说:“不,我不想保护她,她是被我和幽君,一起谋划逼死的,她把我害的这么惨,不配活着。”

    “那你配活着?”这句话从我的口,瞬间吐了出来,每个说别人不配活着的人,自己也不配活下去,别人活不活,他何德何能,凭什么来评判?

    “我也不配活着,但是我不会死,没人能杀我,也没有人能够将我自于死地,活着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种习惯,没有任何期待的习惯。”

    哼,我心里泛出一阵冷笑,没有任何期待的习惯?要是真没有,他这么大的野心从何而来,只是因为好玩,吞噬了整个三界,让三界里的生灵,为他的好玩,赔数千万条性命吗?

    “随你吧,让开,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我从床起身,叫柳龙庭起来,他横躺在床,挡了我穿鞋的地方了。

    柳龙庭此时像是具死尸般的,我推他也不动,喊他也不应我,只是抬着眼睛,一直都盯着某个地方看,目光呆滞,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昨天一晚,出去回来之后,成了这样子,如果不是今后我还要和他相处,我压根懒得管他,看着他这样子,看来我是有必要要查下他昨晚去了哪里,早回来才会这么反常,不然下次又神经发作,我担待都不起。

    柳龙庭挡在了床边,我干脆从他身一跃而下,他不理我我也懒得搭理他,出了门之后,顺着昨天晚柳龙庭出门的气息,顺着他的气息,看看他去了哪里。

    我一路跟随,只是觉的我身边走的路也越来越熟悉,柳龙庭所去的地方,这不是之前我跟他刚来归墟的的时候,所住的那座老院子吗?

    当我再一次走近这院子的时候,曾经的种种,顿时涌我的心头,从前我跟着柳龙庭来的时候,我以为只要有爱情,会有了一切,可是如今想起来,从前那些承诺,那些你侬我侬的话,全都变成了一阵阵的尖笑,围绕在我的耳边,不断的在嘲笑我那时候太傻太天真。

    而再继续向着屋子里走进去的时候,我看见主屋的厅堂里,放着一具棺材,棺材后面的台,立着一个灵牌,写着:爱妻白静之灵位。

    也不知道是这爱妻两个字触动了我,还是这个灵牌触动了我,当我看着这屋里到处都是白花黑布挂着挽联的时候,我心里像是有个什么东西,忽然愤怒了起来,直接一把灵气从我的掌心聚出来,猛地向着这棺材,这灵位白花打了过去,将整个灵堂摧毁!

    我还活着。

    我不需要祭奠。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