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百七十五章:你们的下场

    当我身的神光全都被牢狱里的每位神明吸食了进去之后,原本慌乱一片的晦暗里,逐渐变得寂静无声,随后所有的神明齐刷刷的待着枷锁向我下跪,一道道白光从她们的身体里向着我飞过来,作为回应我刚才的话。

    一个,两个,无数个神明的光芒,向着我身飞了过来,那些所被关押的神,愿意听从我的号令,回到从前的时代。

    这种感觉,似乎又回到了从前。记忆在我脑海翻滚,一片片仙云,一座座空的阁楼庙宇,那是我的家,是我几千年都没能回去过故乡仙云。

    在所有的神明都答应下来之后,我重新变回了我现代的模样,又变成了一只鸟,站在了幽君的肩头,让幽君带我出去。

    在我出着牢狱大门的路,我身边所有的妖邪,都不断的向我回头侧目,我所有要交代他们的话,都已经融入的刚才的神光里,只要我们万众一心,柳龙庭的忌日,离他不远了,到时候,我们依旧会回到从前的正轨!

    为了避免别人的怀疑,幽君将我送到远离牢狱很远的地方,才将我放下来,淡着声音,跟我说了一声早点回去吧,不然柳龙庭应该要找过来了。

    这次我能所有的神明见面,还真是多亏了幽君,不过我这会也并没有慌着走,伸手在他的胸口拍了两下,对他说:“谢谢你,幽。”

    听我说谢他,幽君地下脸来,看向我,此时他将长发全都挽了起来,身穿着一身洁白的祭司长衣,虽然看着圣洁了不少,但可能是我似乎已经看习惯了他从前那副阴暗又高冷的打扮,他这么一清尘起来,反而让我有点觉得的他的秉性,也从我死后开始从良了。

    不过魑魅永远都是魑魅,加幽君身体里还有他的几个哥哥作祟,昨天我急着希望幽君能答应我,但是现在细细想想,我不能完全相信他,要是我再大意的话,指不定我还没我扳倒柳龙庭,他将我反噬了。

    “你我之间,不用说这种话了,我并不是没有要报酬,等事情成功了之后,你答应我的,都要给我。”

    只要我杀了柳龙庭,算是今后要用我一辈子的自由来给柳龙庭陪葬,我也心甘情愿,但是想到明天柳烈云要嫁给山神了,到时候柳龙庭死了,我又和柳烈云抢老公当小三,这怎么说起来,都伤感情。

    “那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对幽君说。

    幽君微微侧头看了我一眼。

    “明天你要和二姐结婚了,我希望你能对她好一点,别让她受委屈。”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她,她想嫁给我,是她自己自讨哭吃。”

    幽君说的决绝,似乎没有一点的商量余地。我知道柳烈云是多么想嫁给幽君,可是我又不忍心看她以后夹在幽君和柳龙庭之间痛苦,于是我考虑了一会,跟幽君说:“现在你立了这么大的功,算是你不娶二姐,柳龙庭也不会为难你,我的意思是……。”

    我没说完,幽君嘴角忽然泛起了一丝冷笑,十分自然的向着我的下巴伸手过来,捏住我了我下巴的骨头,半个身体,也向着我的身微微倾了下来,接过我的话:“你想说让我不同意娶她是吗?你以为我想?你从前不是没有结过婚,你应该知道那种看着自己喜欢人在眼前,而自己却要与另外一个人永远过一生是什么感觉,但是我愿意,柳烈云嫁给我,会沦为我们扳倒柳龙庭的棋子,也是我们的保命符,这么多好处,你说为什么不要娶她?为了你所谓对她的情意吗?这件事情是柳龙庭安排的,我们现在,还不到忤逆他的时候,等时机成熟了,我会让你享受到什么是复仇的快感。”

    幽君说到这话时,语气里满满的透露出一股阴邪的恶毒,此时的他,跟从前一样,一样的凶狠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喜欢享受杀人折磨人的快感。

    “但是不管怎么样,你不能对二姐做太过分的事情,不然,到时候你也别怪我不信守承诺。”

    这种话,在这种时候,在冷血的山神面前说起来,感觉像是脑残那般的可笑,我明知道我们的成功和柳烈云的幸福不可能会双赢,但是我这辈子长了颗人心,我想到今后二姐会受的委屈,我的良心会痛,会难过,也是这种情感,让我失去判断能力,总是说出一些傻却又于心不忍的话来。

    见我神色开始变得严肃,幽君的眼睛一直都盯着我看,眼尾微眯,唇角不屑的扬起来了一些:“你敢?不要忘了,你现在的命运,还在我的手里,只要我去跟柳龙庭将这一切都说出来,你那些神明,全都完了,你们神界人界,也全完了。”

    我知道,我用情感套住幽君,我自己的把柄也会落在他的手里,但是尽管幽君没有跟我说过什么甜言蜜语的话,但我知道我在他心里是什么位置,他的出现,算是我从前为我自己所铺垫的一条荆棘之路,虽然不好走,但是也能让我踩着走到终点,我完了,他自己也别想好过。

    不过幽君此时看着我担忧又决绝的表情,脸阴冷的笑着的表情放了下来,一把将我往我身后的墙推了过去,伸手向着我的腿抚摸来,向我脸前压下头来跟我说:“虽然你长了心后,没有从前聪慧明智,但是我却喜欢你长着心的模样,我想要你的心,让你心甘情愿的,做我的女人。”

    幽君说着这话的时候,像我腿伸过来的手,直接移至我臀后面,用力的抓了一把,然后霸道的将我往他怀里拉进去,捏着我的脖子,向着我的唇狂烈的含吻下来。

    尽管此时我心里无的厌恶幽君的唇齿,我伸在他背后的双手,时不时的想聚起力量,向着他的身体打进去,直接让他命丧于此,但是想到我今后还能要借助他的力量,我心里的不甘心与怒气,逐渐的平息下来不少,只是一副臭皮囊而已,我又何必多在乎,只不过幽君在亲着我的时候,又缓缓的将他的精气渡给我。

    他这样,让我都有点分不清他是故意想占我便宜,还是只是想将精气给我,不过在幽君压着我在我身的墙的亲吻的时候,我们不远处,忽然想起了一阵稀疏的声音,我猛地转头往声音的方向一看,是只兔子,而那只兔子看见我转头看向他的时候,猛地跑了!

    这归墟里,任何动物都是精怪,我怕这兔子看见幽君和我在这做如此龌蹉的事情,会去禀报柳龙庭,于是转身想去的把那只兔子追回来,可幽君忽然拉住了我的手,跟我说不用追了,归墟里的妖邪,对归墟我们更熟悉,我们抓不到他。

    “那他如果去柳龙庭那里说了怎么办?”

    说到柳龙庭,幽君来了些兴趣,脸色都变的有些妖冶了起来,跟我说:“明天我是柳龙庭的姐夫了,算他再生气,也不敢当着自己姐姐的面捅破这件事情,而你又长得跟白静相似,他不可能因为我们偷情而杀了你,到时候若是真的被传入柳龙庭的耳,你往我身推,柳龙庭之前是怎么算计的你,现在我帮你,一点点的算计回来,不过你欠我的,今后若是不还给我,你也会和柳龙庭一样下场。”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