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百八十二章:分裂的身体

    第四百八十二章:分裂的身体

    这怎么忽然好好的,柳龙庭叫我走?

    我很明白,柳龙庭对我下这种决定,不是一时间的头脑冲动,他一定也是全面的想过这个问题,我这好不容易才混到他的身边来,现在目的还没达到,要是这么走了,那我所有努力全都白费了!

    我的眼泪顿时掉了下来,向着柳龙庭身伏过身去,难过的看着他,问他说为什么要我走,是我哪里做错了吗?如果是因为幽君的事情的话,我给他道歉,是我错了,我不该总是一个人出去玩,但是希望他别不要我,我以后保证听话,只要他不准我去哪里,我一定不会去的!

    这种时候,我能说的有多可怜有多可怜,为的是尽量能让我还能留在柳龙庭的身边,不过也在柳龙庭叫我走的时候,我心里已经在算如果我这么一回去,到时候还有没有机会对付柳龙庭?

    当听到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可能是柳龙庭已经伤心欲绝过了,所以现在根本没有多余的表情来面对我,平静着一张脸跟我说:“不怪你,怪我自己,我不配和你在一起,在回来的路,我已经帮你安排了人送你回去,你收拾一下,等会走吧。 ”

    柳龙庭说完这话后,起身脱下他的外套,也不再看我,而这时候,门外已经有了将士在喊我:“白姑娘,神辇已经备好,还请您准备一下,我们要出发了。”

    从前我以为,柳龙庭自私,是因为被我给惯坏了,现在看来,他的自私是天生的,从来不考虑别人会怎么样,只是他想怎么样怎么样,想让我来来,不想让我来,废话都不多说一句,让我走,有时候真的怀疑,这个世界怎么有如此冷血无情的男人,我之前喜欢他,真是瞎了眼!

    “龙庭,你不要赶我走,我不想走,你让我跟你在一起吧,你在哪我也在哪,你看我好不容易才做了你女朋头,你却把我赶走,你让我走心里不会痛吗?你不会想我吗?”

    我再一次向着柳龙庭的后背抱过去,希望他能改变心意,毕竟不管怎么样,在他身边对付他,总理离他十万八千里对付他要来的更加简单方便。

    “你不适合这里,走吧,以后有空,我会来看你的,况且,我之所以带你来,只是因为你长得像白静,仅此而已。”

    柳龙庭把话说的这么决绝,让我心里又更加的厌恶了他一把,只是把我当白静,所以想要我要我,不想要了一脚踢开我,该死的臭男人,走走,到时候我们走着瞧。

    我生气了也不再缠着柳龙庭,但是我也没收拾什么东西,在门外的将士催我第二遍的时候,我直接走了出去,一句再见,也不想跟柳龙庭多说半句。

    现在归墟已经把三界统一,现在归墟是晚,我们到凡间的时候,也是晚,那些兵将将我护送到我家楼下,走了,而我回想起之前柳龙庭带走我的时候,和现在一对起来,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里我去了个不熟悉的地方,而梦醒了之后,我又回到了这里。

    正准备楼,而这时候,我身后忽然有道力量拉住了我,我转头一看,只见是我身后站着一只巨大的蜘蛛,这只蜘蛛跟之前幽君的怪物形态是一样的,不过现在幽君应该是和柳烈云在一起,他怎么可能也会来到地面。

    这么大一只妖怪在我身后,想到是那些妖怪杀了这么多的人,还没等我想出手对付这只妖怪,忽然从这妖怪的嘴里说出了幽君的话音:“跟我去个地方。”

    这真的是幽君?

    我有些疑惑,不过现在我身体里的法力也是强大的很,地面的任何小妖怪,也不是我的对手,于是在这只蜘蛛伸着脚将我往他的背抓去的时候,我也没反抗,由着它背着我,向着不知名的地方跑过去,并且这只蜘蛛的速度快,没几分钟的时间,已经背着我到了我们市外的一片白桦林里。

    现在这个月份,我们这边都已经下了初雪,天月亮较亮,照的整片光秃着树枝的白桦林子,一片晶莹,好在我身体里的法力充足,在这么冷的夜晚里,也不觉的冷。

    “你是幽君?”我问这只大蜘蛛。

    这只蜘蛛把我放在地,然后从他的头顶里,带着蜘蛛身体里的粘液,冒出一个湿漉漉的头颅来,紧接着,是光着的一片身子。

    这个头颅,是幽君的,和我从前所见到过他的妖怪模样是一模一样,满头湿漉漉的长发紧贴着他那张绝美的脸,再像是海藻似的,在他洁白的身躯弯弯扭扭的向着地面垂下来,而他的脸也湿淋淋的一片,看的真让人忍不住想用毛巾帮他擦一把脸。

    “怎么了,才多久没见,不认识我了?”幽君此时笑着看着我。

    这按照道理来说,幽君现在已经被柳烈云救出来了,此时的他应该是在和柳烈云洞房花烛夜了吧,不然柳烈云费劲这么大的心思救他,他不对柳烈云好些,也说不过去。

    “你现在不是在跟柳烈云在一起吗?怎么还跟着我跑到地面来了?”

    “我确实是跟她在一起,但是我也跟你在一起。”

    幽君的这话,让我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而幽君见我有些疑惑的样子,干脆整个身子都从这只巨大的蜘蛛身体里伸出来,然后跳到我的面前来,回到我的疑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把我的几个兄弟的魂魄给吞噬了。”

    这件事情我当然记得,也是那一次,幽君向天下咒,将我的眼睛给毁了,难不成幽君将他的几个兄弟的灵魂吞噬了之后,他自己能变化出无数个分身出来?

    这分身术,虽然并不是什么很难得法术,但是这种法术很难维持很久,并且,只要有一点灵气的东西,都能看出来对方是不是用的分身术,可我现在下打量着幽君,他是一个实体,不是分身出来的。

    不过也是在打量他的时候,他浑身没有穿一件衣服,整个身体带着水渍,结实又直挺的站在了我的面前。

    天月光大,他这样子,还是让我挺尴尬的,我把我身的外套脱下来,丢幽君,瞟了他某处一眼:“你先遮一遮吧。”

    幽君见我此时还害羞,唇角又是勾出一抹看起来极其性感又勾人心魄的笑,不过也伸手将我给他的衣服拿了过去,跟我说:“你又不是没看过我的,怎么还害羞了起来。”

    他说的我看过,在他害死我的时候,我确实是看过,在那个时候那东西侵犯我的时候,我甚至都恨不得把他的给剁了,如今还是如此,幽君早晚有一天,一定会死在我手里。

    我没回答他这个问题,问他说:“你还没跟我说清楚,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幽君将我的衣服松松垮垮的系在了他的腰间,然后回答我说:“我的兄弟们,得到了我的肉体,于是和我融为了一体,我是他们,他们是我,并且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我发现我身体里能分出几个实体,当然,这些实体,是我的哥哥们吃的了我的血肉和思想,成为了另外的几个我,你没想到吧。我们几个有着同样的思想,能在不同的几个地方,坐着不同的事情,我不能离开归墟,但是我也不能离开你,你甩不掉我,毕竟我们的交易还没完成,我还得帮着你对付柳龙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