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百八十四章:东山再起

    可能是因为现在洛是个女儿身,我对她的抵触,也没有像是她变成男人的时候那么强烈,现在她抱住我,这种感觉跟我妈抱住我似的,于是我伸手摸了下洛的肩,低头笑着跟他说:“我又不是不回来了,你想我干什么。 ”

    “没什么,是一天不见着你,担心你过的不好,想你。”

    从前我还觉的洛是一个坚强又独立,或者是说,是一个水性杨花并且又浪荡的人,但是现在看着她这会的模样,我忽然又觉得,可能她说的是正确的,很多人活在这个世界,之所以会放荡漂泊,是因为没有值得停留下来的地方或者是人,而这个地方一但出现,身如浮萍的她们,会紧紧的依靠这个能让她们托付一生的东西,洛有男女人的外表,也有男女人一起的心思,她不可能归顺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加她本身在地仙里的职位也算是很大了,作为女人的心里,所有地仙和水神里,没有一个能与她匹配,而我正好满足了她对另外一半的要求,我虽然是女人,但前世确是九重天帝,地位她高,值得他追求,现在的女人模样,又值得他守护。

    “我过的好的很,现在晚了,你也去睡觉吧。”我对洛说。

    我说完这话后,洛却忽然抬脸看着我,对我说:“今晚,我能不能和你睡一起。”

    这哪里能行?虽然我答应了洛以后等我恢复了神位,我给她名分,但是也不代表我想和她睡觉啊,毕竟我前世孤独了这么久,之前当人的时候,又接受的是正三观的教育,之前那次让洛陪我睡已经是很勉强了,现在我都不好再用什么理由来说服我自己。

    “凤齐天他们都还没睡呢,你说要跟我睡,他得跟你急。”我把凤齐天搬出来,压洛,希望洛顾着点凤齐天。

    洛直接甩手一关门,对着外面喊了一句:“黄叔凤齐天,曦儿在归墟里伤了精气,你们早点睡吧,我给曦儿渡完精气回房睡觉。”

    “刚才不是说没伤着吗,我看看?!”

    这话是凤齐天的声音,但是还没等凤齐天接近过门的时候,洛又向着门用力的挥了下手,向着门外骂道:“滚回去睡觉吧,别过来添乱。”

    现在房间里布置了结界,凤齐天也不好强行闯进来,听见洛骂他骂的一本正经,也没怀疑什么,在外面说洛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么自己做决定,然后咋咋咋,而在凤齐天在外面骂的时候,洛变回了她自己原本的女人模样,向着我身边站了过里,并且低头含住了我的衣服拉链,直接用唇瓣将我的拉链拉到了底,帮我脱衣服。

    此时我心里简直是万分纠结,我自己脱下我的外套,跟洛说我自己可以来的,她要是要睡的话,可以先躺进被窝里,我穿了睡衣睡觉。

    洛此时也依着了我的话,在我叫他别动我的时候,确实也没动我,而我背着她换睡衣睡裤,等穿好了之后,才掀开被子,要洛往里面躺一点,然后我整个身子也钻了进去。

    不过刚当我在被窝里躺好,我身旁的洛顿时抱着我向着她的怀里靠过去,并且将脸一把埋在了我的脖颈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含糊不清的跟我说:“曦儿,你身真香。”

    说完这话后,我感觉有两片唇帖在我的脖子里,并且呼着湿糊的向着我的脸侧吻来。

    想起此时洛的性别,我心里一阵尴尬,推开了洛,跟她说别这样,她现在是个女人,好好睡觉吧,明天还要起来呢。

    “那你是想我变成男人的模样吗?我是怕你害羞。”

    洛说着这话的时候,我都开始感觉到了她的手腕的里力气大了起来,并且刚才我还能轻易的挣脱开她,现在当我感觉到她快要变性格的时候,赶紧的拿开他抱住我腰的手,可是这会我根本推不动一丝一毫,正当我想用法力制止洛的时候,洛的手掌忽然从我的腰间移到我的胸口,眼见着要抚摸来,刚一触碰我的衣服,他的手被什么东西快速的咬了一口,一颗乌黑的毒血,瞬间从洛的手掌心里渗透了下来!而随之洛像是失去了意识,手重重的垂在了我的腰。

    “洛?洛?”

    我喊了洛几声,转身看向他的时候,只见洛的脸还没来的及变回成男人的模样,睁开着眼睛,像是死不瞑目般,直直的看着我的身后!

    我吓得赶紧起身,将洛翻正身来,赶紧的跟他把脉,想看看他是怎么了?而这时,我衣服里忽然钻出了一只钱币大小的蜘蛛,这只蜘蛛爬到我手来的时候,也狠狠的在我的手咬了一口,刺痛钻心,乌黑的血,顿时从我的手掌心里流了出来!

    在被这只蜘蛛咬了一口后,我只觉的混像是有跟绳子,从骨头里疯狂的串联,将我浑身都绑住了一般,浑身僵硬的难以动弹,可那只刚咬我的蜘蛛,这会却变成了幽君的模样,身依旧是一片光洁,任何衣服都没穿,见我快向被子倒下去的时候,直接伸手捞住了我,跟我说:“放心,我只是麻痹了你们,等明天早醒来,都会好了。”

    此时幽君满头的乌发还有点湿,并且他也根本不在意他的头发有没头干,在我费尽力气挣扎着他的时候,他一圈圈的用他的长发,缠住了我的脖子,然后从我后面抱住我了,向着我被子里躺进去,跟我说:“连河神都想占你便宜,你怎么不制止他呢?”

    这话的语气,说的十分嘲讽,我一时大意,被幽君给咬伤了,我万万也没想到,他竟然会的变成蜘蛛来偷袭我。

    不过我倒是不担心他这会会杀我,凭我身体里的这么多的法力,他也不可能一时间杀得了我,并且也没理由。

    我浑身麻的都说不话来,而见我说不话,幽君又接着他自己的的话,自己回答自己所问我的,跟我说:“是不是你觉得不好拒绝,因为你需要他,但是你这身体,以后是我的了,要是没我的同意,谁都不能碰你。”

    听见幽君此时说这种话,我心里一阵冷笑,到时候谁胜谁败还说不一定呢,定论还别下的这么早。

    我没办法回答他的话,也不想回答他的话,而幽君此时在我伸后,微微扬起脸来看着我,他的头发从他的脑后连接着我的脖子,把我跟他卷的看起来像是连体胎儿似的,狼狈又恶心。

    “这里是我的。”幽君的手伸进我衣服的柔软里,我看向他的眼神顿时变得风怒,使劲的挣扎,而幽君根本不管我什么眼神,嘴角反而是扬起一抹占有又戏虐的笑,另外一只手撑开我的裤子,想我小腹下贴下去,跟我说:“这里也是我的。”

    真是该死,这世界的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只要我有机会强大起来,将这些侮辱过我的男人,全杀了,让他们死无葬生之地!

    一整个晚,幽君极为变态又恶心的保持着这个姿势没动,像是在宣告我,让我认命,他似乎已经算定了我们以后的结局。

    当早一抹清透的阳光照在我眼皮的时候,我看着外面的光,只要我还活着,不管是为我自己,还是为了这世间所有的人,我像是从深渊里出来的朝阳,我一定还会东山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