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百八十六章:我要毁了你

    这种时候幽君给我法力,让我感到意外,我想制止,我并不想要关于幽君的任何东西,除了和柳龙庭直接面对面的交锋,不过在我还没来的及收回法力,幽君瞬间倾入我的血肉,控制住了我的身躯,我身体里多出来的幽君的力量,他按照我的方式,直接又将他所有的精气,全都散了出去!

    其实多这一点精气,根本没什么多大的作用,反而会让我们两个人全都处于没有半丝法力的状态下,要是想再想心思对付柳龙庭,首先在法力,已经不是柳龙庭的对手。

    当我的精气和幽君的精气被挥发的已经没有了任何一丝的时候,幽君已经不能附在我的身体里,直接变成了一只长得他的人头的巨大蜘蛛,从我身掉了下来,当凤齐天看见我身忽然掉出一个长着人头的蜘蛛的时候,顿时惊呆了,以为这只蜘蛛会是什么妖邪,立即抬脚去踩,而幽君拖着一头犹如破布般的长发,看着凤齐天的脚底向着他的脸踩过去的时候,根本不躲,并且他那张像是喝了的血般的鲜红嘴角顿时勾了起来,朝着凤齐天笑。

    恶心的蜘蛛,肮脏的乱发,加幽君脸阴邪的笑,幽君仿佛像是一个鬼一样,此时的他和从前还是山神的他,简直若判两人,像是一个无尽的深渊,似乎想把所有的人都拉进去一起埋葬。

    凤齐天本身是想踩踏幽君的,但是看见幽君脸这抹诡异的笑的时候,再认真看他的脸,和闻着他身的气息,感觉出来了他是幽君!

    原本只是惊诧这是个什么东西,但是看见幽君的脸后,凤齐天的表情顿时变得愤怒了起来,伸手幻出一道白气想对着幽君攻击,我真恨不得凤齐天这么一拳朝着幽君打下去,不过这时洛伸手拉住了凤齐天,抬头看了眼我,问幽君该怎么处置?

    杀了他,杀了他……。

    这几个词一直都在我的脑海反反复复的回响,幽君此时没有了精气,只剩下妖形和一个人头,这种时候杀了他简直是易如反掌,现在洛和凤齐天都征求我的意见。

    想到幽君活着给我带来的屈辱,我心里一千万个都想早点解决他,可是看幽君此时对我诡异的笑着,我知道我不能杀他,因为他现在在我身边的,只是一个分身,它这个分身死了,他还有其他的主体,并且如果我在这种时候杀了他,他把我的身份和柳龙庭一说,现在我们的时机还不成熟,我根本还没有办法跟柳龙庭相斗。

    我弯腰伸手,向着幽君的头颅抱过去,幽君的长发,瞬间如甩不掉的蛇一般,瞬间缠进了我的脖子里,凤齐天看着我对幽君有着这么厉害的深仇大恨,这种时候,我竟然还把幽君给抱了起来,立即生气了,质问我说为什么不杀了他?

    我没有回答凤齐天的话,不愿意回答也不想回答,洛伸手拉了把凤齐天,说我做事情自然有我自己道理,他管好他自己可以了……。

    不过不等洛说完,凤齐天一把甩开了洛的手,跟洛说:“你是不关心在乎曦儿,但是我在乎,曦儿是我主人,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受欺负,还认仇人做父!你忘了曦儿之前是怎么被这畜生给害死的?”

    “好了别说了!”我打断了凤齐天的话,凤齐天见他在帮我说话,而我竟然还打断他,顿时睁大了眼睛看着我,我一时间也不好和他怎么说,不过也知道我这样不对,于是语气缓和了下来些,跟他说:“算了,我们先回去吧。”

    “我不回去了,要回去你们先回去吧。”凤齐天估计是不理解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而生气了,转身变成了一只凤凰,向着苍茫的天空之飞了去。

    我抬头看着飞远的凤齐天,洛跟我说凤齐天他从前的性子也是这样,叫我别过多的往心里去,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说着叫黄叔一起驾车辇,我们先回家。

    回到家里,因为幽君现在已经没了精气,根本恢复不了人的模样,只能让他以这么丑陋的姿态放在家里,并且既然是放在家里,他这副鬼样子,每天看的也不舒服,于是我也没经过他的同意,直接给他洗干净他的头发还有脸,并且把他的长发也给剪短了,他的头发长的,让我看的恶心。

    “女曦,你从来没爱过我吗?”

    幽君问我这个问题,让我感觉好笑,他这是吃饱了没事情干,来故意找不愉快的吗?

    “没有。”我回答的干脆。

    这时,从幽君的嘴里吐出一块我似曾相识的玉佩,幽君的嘴角勾了一下:“既然没有,为什么你要一直都留着我送你玉佩。”

    看着这块玉佩,这玉佩不是早被柳龙庭丢了吗,怎么又回到了幽君这里。

    我心里有些疑惑,但是对此事也并没有涌起多大的兴趣:“可能是因为这块玉佩力量较大,我舍不得丢。”

    有些事情,算是你有回忆,但是也回忆不出当年脑子在想着些什么,从前的回忆,像是一卷卷的录像带,我只能看见当初发生的一幕幕,无法再想出当时的潜意思,况且前世我没有心,怎么可能会喜欢幽君这种肮脏的妖怪。

    “你一直都在嫌弃我,觉的我的身份配不你,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同样都是修炼成的生灵,为什么我们有心,你却没有,当然你是盘古大神所孕育的东西,与我不一样,但是你若是没有心,那是一具傀儡,傀儡都是需要被操控的,如果当初是柳龙庭操控了你,为什么你却还能叛变他?”

    当幽君说着这话的时候,确实让我心里一惊,我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如果我有心的话,为什么却还要投胎转世,只是为了得到一个人心。

    幽君诡计多端,此时算是他和我说这些话,我也不是很相信,于是对他的话也不报什么可信的心理,回答了他一句:“我现在算是有心,也被你控制在手里,我有没有心,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区别在于你有没有爱过我,我说过,我不想要你的任何东西,我只想要你的心。”

    不想要我的任何东西,可却把我什么东西都给夺走了,现在反过来跟我说一句这么冠冕堂皇的话,还说的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那你永远也得不到。”我语气十分冲的对着幽君说了一句。

    而幽君听我说这话,也没有生气,而是对我笑了一下:“那我要毁了你。”

    这话说的像是在开玩笑,但是又像是在认真说的,我此时体内已经没有半丝精气,现在幽君说的这话,听得我为幽君剪头发的手忽然抖了一下,将幽君一大把的头发全都剪乱了。

    “怎么了?害怕我了?”幽君戏虐的笑着问我。

    看着他此时猖狂的模样,这今后到底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于是我也接过幽君的话,跟他说:“不,我想我们杀了柳龙庭之后,要过什么好的幸福生活。”

    “哼。”幽君顿时冷哼了一句:“我不是柳龙庭,你这招对我没用,你已经将你的身份爆出去来了,我猜这次柳龙庭也马要来凡间,你打算用什么身份去见他,我们这次的目标,要锁在他的造物鼎了,只要把他的造物鼎拿了回来,这个天下,是你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