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百八十五章:一臂之力

    早醒来的时候,幽君已经又变成了一只蜘蛛趴进了我的皮肉里,而也是在清醒的时候,我身边躺着的洛也跟着我差不多同时起来了。

    昨天洛被幽君刺伤,现在刚醒来,看见我还好好的躺在她身边,又看见她身也已经没有任何的不适和伤痕,以为是我昨晚给她用了定身法,于是又向着我凑了过来,在我耳边轻声跟我说:“你可真坏,不想让我碰你直接跟我说嘛,还用什么法术?”

    洛说这话,我也很委屈啊,我什么时向着他使用了法术?这一切明明都是幽君做的,不过此时我与他争辩这个也毫无意思,为了避免他还不知道幽君在我身,怕以后会产生误会,我这会直接将幽君在我身的事情和着洛说了,并且跟洛说昨晚是幽君定住了他。

    洛知道我对幽君的臭恒,当我和他说完这话之后,他的眉梢眼尾,都流露出跟我一样对幽君的厌恶,不过此时他也知道事情的分寸,没过多的跟我纠缠这件事情,跟我娇嗔了两句之后,幻化成了一道烟气,从我房间里出去了。

    我等着洛出去一会后,这才起身出房门,这会看见凤齐天跟洛在厨房,凤齐天像是在逼问昨晚洛是在哪里睡的觉,洛不回答他,后来见我出来了,凤齐天才闭嘴,对洛哼了一声,表示对他的不满,而洛此时简直像是个不管出什么事情都波澜不惊的绝世美女,平时怎么样,她现在也怎么样,丝毫都没看出她被凤齐天纠缠住过好久,并且这会给我们把早餐端来。

    在吃饭的时候,我跟在桌坐着的三人讲,一会让她们去找个空旷的地方,我要去做法,将我身的精气都分给他们,让他们知道我的存在,知道我是九重天帝,并且开始信仰我。

    信仰的力量,是十分的强大的,尽管地面的仙家水军和妖邪起来,少的可怜,但是我们要做的是把这少的可怜信仰给聚集起来,让还没死亡的人,信仰新任能救助他们的神明,这样才能保护更多的人不被伤害,保存人的肉身,不用在造物鼎的作用下产生妖变。

    我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其实是并不希望幽也在我的身体里,他的出现,并且变强,是一件对我以后没有一丝好处的存在,但是暂时我又没办法甩掉他,现在只要看见他,我心里的一口气咽不下去,烦的早饭都不想妆模作样的吃了。

    “虽然我们仅存的仙家水兵少,但是这些凑起来,你的精气,哪里够给的?”

    凤齐天不知道我现在身体里有多少精气,所以开始怀疑这个办法行得通行不通,而昨晚洛跟我睡了一觉,我也没对她刻意的掩藏着什么,所以她知道我现在的本事到底有多大,我出来的时候,柳龙庭给了我所有神明一半的精气,和加之前幽君和柳龙庭独自给我的,我这么算下来,分给地所有的仙家水军,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如果这么一分完的话,那我自己的法力会降落。

    “那你自己怎么办?”洛问了我一句。

    “没关系,只要所有的仙家和水军都信仰了我的存在,他们的信仰,是我的法力。”

    我平静的说了一句,并且说完这话后,干脆也不再吃任何东西了,独自一人向着房里走进去,叫他们先去安排一个离我们这里较远,却又较有意义的地方,将那里作为我们起来的第一片疆土,让所有人都敬仰地方。

    这个不难办,我说完后,洛和凤齐天,顿时隐身消失了,而我进屋运气,将我骨子里的女曦气息翻涌进我的精气里。

    在我运气的时候,我感觉到胸口的蜘蛛在动,然后幽君的的话音从我皮肤里传了出来:“你打算这么做的话,你记得别让你这个董香的身份和女曦挂任何联系,现在柳龙庭的实力强大,我们现在还只能蛰伏,等最后的爆发。”

    幽君提醒我,但是既然我打算这么做了,算是他不提醒我也知道我现在的身份,要和从前的身份产生任何的挂钩,于是也懒得再回答幽君的话。

    而幽君见我没回答他,从我皮肤里爬到我的耳垂下面,又幽声跟我说:“现在你不想理我了,那我们今后还能怎么在一起了?”

    这话说的有些阴狠,并且在说着的时候,我感觉到幽君的头发,从我的皮肉里长出来,慢慢的卷住我的脖子我的身子,向着我的全身紧紧的捆来,仿佛他这样对我,能让他有所快感似的。

    这个变态,幽君像是由这个世界的所有肮脏力量汇聚而成的,让人看一眼都觉得不舒服,更不要说还被他缠了,像是掉进一个肮脏的臭水沟,他身,满满都是恶臭的味道。

    几个小时候,洛和凤齐天回来了,昨天晚我们已经定了几个地方,现在由洛和凤齐天去勘察,看看哪里的妖祟最少,还适合我们驻扎的地方,而凤齐天回来说,现在只有昆仑山脉那一段,还没有被妖邪侵蚀,并且那个地方自古以来是圣地,如果我们先从昆仑山发展的话,那也不错。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昆仑山应该是西王母的地盘,西王母也是和我同一批的妖神,可是我却对这批和我同期的妖神的踪迹却好像是没有了半点的记忆,包括女娲,还有其他的一些远古妖神。

    “洛,你知道西王母和女娲,或者是后土的踪迹吗?”

    我们出发的时候,我问洛。

    洛虽然修行是我们这几个人最高的一个,但是最高也不过六七千年,而凤齐天他少了几千年,至于黄叔不说了,他只有一两千年的修为,而他们对那些远古妖神的消失,洛太年轻,也不知道,只是说这些妖神都是在传说里听说过,他在九重天里修炼,也只见到过我一个古神。

    这有些怪了,可能是因为记忆太久远的原因,我之前根本没有想到这些事情,而我现在,只是记得我之前和女娲站在了一起选择人,扶持凡人天当天神,而除此之外,我甚至连女娲是什么长相都已经记不清,更不要说是别的。

    这种谜团在我脑海里不停的旋转,不过我们也很快到了昆仑,这里已经是一片皑皑雪山,寒风凌冽,对神来说,确实是一个修行的好地方。

    我从车辇下来,站在昆仑之巅,看着这片大地,和离昆仑山很近的长天,嘴里开始念咒,身不断的有巨大的仙气从我的身体里涌出来,向着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的汹涌出去,真心的希望,在这凡间每一位为守护这个天下而在跟着妖祟搏斗的神明,希望他们不会觉的力不从心,他们不是在做着一场无望的战斗,我们还有希望,还有希望重新回到从前,回到从前的和平时代,让三界恢复秩序,远离苦难……。

    我的心里在不断的在以女曦的身份在默念着这些话,并且将这些话全都用精气的方式,全都向着四面八方散开去,把我的法力,分给所有在为了自己,为了人而在战斗的仙神。

    而在我将我身体里的最后精气也准备给散出去的时候,洛制止了我,跟我说已经可以了,我身体里的法力确实是没有了多少,但是在我逐渐要停止做法的时候,我身体里忽然又多了另外的新的精气,是幽君的。

    “我的法力也全都给你,助你早日打败柳龙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