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百九十四章:女曦带到

    第四百九十四章:女曦带到

    当我的身体黏着这乌黑浓稠的水向着底下沉下去的时候,我仿佛浑身被置于火海,熊熊烈火在烧焦着我身的每一缕皮肤,让种痛苦,让我直接在水开始痛苦的挣扎,猛地把头从水钻了出来!

    在水里,那些铁链,像是长在我的身体了一般,死死的扣住了我的手脚,将我困在了水里,而柳龙庭站在岸边低着头看我,看着我满头的秀发,被黑水的侵蚀下,带着我的头皮,一缕缕的从我头掉下来,看着我脸沾满了乌黑的水,那些水像是火烧塑料似的,将我的脸一个洞一个洞的在烧烂!

    柳龙庭看着我,他的脸没有半丝的心疼或者是不忍,反而是看着我这个样子,向我走了几步,跟我说:“这是你应得的惩罚,你放心,我怎么忍心看着你一直都浸泡在这黑水里,我心情好的时候,也是会将你放出来看看外面的变化的。”

    柳龙庭说完这句话之后,看着我的眉眼里,都是笑意,然后转过身,向着外面走了出去,离我越来越远!

    “柳龙庭,我一定会杀了你!”我看着柳龙庭消失在转角处的黑影,忍着身的强大痛苦,对着柳龙庭咆哮了最后一句!

    但是我的咆哮声,很快被我身的皮肤血肉被腐蚀而产生的痛苦尖叫声所代替,而当我的皮肤和血肉被腐蚀完后,我看见我的血肉里面,长出一偏偏散发出一阵耀眼的金色鳞片,但是这鳞片在刚生长出来,被这黑水所缠染,金色变黑,鳞片无法成长,瞬间乌黑卷曲在我身,露出一片片也被污水染黑的肉。

    从我记事以来,我似乎已经有几万年没有见过我的真身是什么样子,现在看见我身冒出的一片片鳞片,这鳞片让我感到害怕,我虽然从前确实是妖怪,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害怕我自己是妖怪的模样,所以我才会跟着柳龙庭修炼,并且一直都以人形出现,因为想成正神,会幻化出人性,这是最基本的,而现在柳龙庭将我泡在黑水里,为的是让这些水腐蚀我的外表,变回我妖怪的模样。

    他真的是无狠毒,为什么我不过他,为什么他把我害的这么惨,我不能杀了他!

    我心里无的痛苦,在我心里滋生出这些怨念的时候,我浸泡在这黑水里的身体里,像是感受到了有什么东西向着我的身体里急速是飞过来,这些像是亡魂,但缺又没有亡魂的实体,而更像的,像是一个个的意识,这些意识全都涌进我的身体里,我的耳边,仿佛有无数和我一样的怨念在增长,并且随着那些意识不断的冲进我的身体里,我原本开始在长出鳞片的身子,又开始在水溃烂,猩红的血爆进这乌黑的水里,看不见半丝踪迹

    太痛苦了!此时此刻,我恨不得去死,算是死,也这舒服一万倍,身躯不断的在生长,又在溃烂,我的手脚在退化,退化成一只只像是爪子一样的东西,胸口也开始在长出一片片乌黑的鳞片,并且在鳞片长得差不多的时候,那些怨恨的意识,又冲进我的身体里,将我妖形的身体也开始弄坏,只要只我心里一有我要拯救人间,拯救三界的想法的时候,那些念力,攻击我更凶,我脸身体,满身都溃烂的伤口,筋肉断开,像是被泡在水里的死鱼一般,动都难以动弹。

    不过在我被关进黑水里很长一段时间后,时间多久我也不知道,这里昏不见天日,我根本不知道过了有多长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身已经没有了半点的人的皮肤,一条如蛇般的身体,长出了四只脚,四只脚,长满了五个爪子,并且我的头也变了,眼睛的视野也变了,我能看见我乌黑带着腐肉长须的长嘴,我头,也长出了一对犄角。

    我是条长龙,由盘古大神气息所化成长龙,这个世间,除了人,都是妖兽,而当我恢复了我的原身之后,我身体下的黑水,对我似乎已经没了什么作用,只是黑水里的怨念,还在源源不断的向着我的身体里冲进来,我在水里泡久了之后,疼痛的已经不知道什么再是疼痛,只是被锁在水里,脑子里不断的闪现那些怨念,那些怨念,无非是从前那些神和妖所战败,那些失败了妖祟,心所发泄的不满,一些是怒斥苍天不公,还有是生离死别,反正是各种七七八八痛苦,怨恨,这些东西,将我的整个身体全都充斥满了,并且加我对柳龙庭的怨恨,在这些东西绝望的影响下,我整天泡在这昏不见天日的水里,从开始拼命的想活下去,到现在已经失去了对生命的渴求。

    只不过算是我要死,但是我对柳龙庭的憎恨不会减掉,我算是死,也要带着他一起死!

    黑水不能再腐蚀我妖形的血肉,但是我身的伤口,因为没有得到处理,都开始在腐烂发臭,整个黑水里,都迷漫出一种腐肉的恶臭味,而且也是在等我身体全都变会了原身后的没多久,我听妖兵开牢狱大门的声音,只见有两排节打扮的像是参加什么节日的妖兵从外面进来,一边捂着口鼻,一边拉动着捆住我的铁链,将我从黑水里拉了出来。

    我现在整个身体全都被拉了岸之后,我才看见我自己的全部模样,一条已经腐烂的都能看见骨头的身体,蜿蜒着有接近百米长,我瘫在地的几个爪子,磨在地,磨出一片烂肉,在烛光的照耀下露出几根发白的骨头,并且因为我的身体离开了黑水,连我身仅存的烂肉,都在开始萎缩发干,几个妖兵见我这种情况,赶紧用法力将一大片的黑水扑在我的的身,然后才宫用一块很大的红布,包裹住我,将我抬出去,并且跟我说:“你这怪物,今天是我们神皇的成亲之日,才会赦免所有的妖邪参加他的婚礼,不然你要在这黑水里,关一辈子!”

    柳龙庭要成亲了?

    当我听见柳龙庭要成亲的事情的时候,心脏还微微的震惊了一下,也是这一点震惊,让我知道我自己还活着。

    不过我现在对柳龙庭做什么决定,都已经没有半丝的兴趣,虽然我现在的肉身烂的都差不读,但是这些妖兵的法力不够,在将我抬着出牢狱最外面的大门的时候,全都累瘫在了地。

    刺眼的阳光照进我的眼睛里,几乎是要将我的眼睛给刺瞎,一些换班妖兵过来继续抬我去举办婚礼的神宫,而我在去神宫的路,眼睛逐渐开始适应了外面的光亮,只见现在的海底归墟,和从前相起来,又变了模样,天高云淡,空气明朗,并且随着我们接近神宫,礼乐的声音从深宫里传出来,一切美好的,简直像是在做梦一般,而与这一切美好相反的,是我的这条乌黑又庞大的腐烂身躯,暴露在这蓝天白云之下,散发着一阵阵的臭味,肮脏的像是垃圾。

    “女曦带到!”一阵喊声,从宫门口传到宫内,当我被抬进神宫的大门的时候,只见我面前早已经是人山人海,所有的人,见了我,瞬间都捂住了口鼻,而一对穿着鲜红婚服的人,高高的站在神台之,女的是从前被柳龙庭贬职的桑兮,而男的,是柳龙庭。

    此时柳龙庭站在高高的神台之,转头向我看过来,一双眼睛里,充满了不屑与冷笑。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