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百九十五章:长鳞

    第四百九十五章:长鳞

    看着柳龙庭对我笑,我心里没有任何的悸动,甚至已经想不出当初我身为人的时候,是怎么爱他的,只是此时海底归墟里的毒辣阳光照在我腐烂的肉,将我身的烂肉加温,让我的身体,不断的散发出来一阵阵恶臭,这种恶臭顿时将来参加柳龙庭婚礼的妖邪们熏得够呛,纷纷都躲开我,像是见到了瘟神一样。

    在黑水里我被折磨了这么多天,此时我已经根本无瑕再去管我身边的妖祟对我是什么意见,而在我抬眼看着柳龙庭的时候,柳烈云和幽君还有娇儿她们,也都站在柳龙庭的身边,柳烈云和娇儿她们不认识我,当她们看见一条这么大的大龙糜烂着身子从牢狱里抬出来的时候,脸都纷纷露出了惊疑的表情,而幽君他站在柳烈云的身旁,低头看着我,眼里不悲不喜。

    “三哥,这大龙,是哪里来的啊?好可怜啊!”娇儿隔着我老远,但是我现在已经恢复了妖身,还是听见了她问柳龙庭的声音,不过此时看着娇儿,之前她帮我推后了牢狱之灾,而这推后,而现在我果然确实是又进了牢狱,这世界的命运,像是注定的,算是想更改,也还会以其他的方式出现在你的身。

    娇儿问完柳龙庭的话,柳龙庭只是一直都扬着嘴角对我笑,似乎并没有听到娇儿在说什么,反而是娇儿身前的龙腾,一直都盯着我看,回答我说:“这条大龙是小白姐姐。”

    当柳烈芸听说大龙是我的时候,脸的神色顿时惊愣住了,娇儿想立马向我跑过来,不过却被站在她身后的幽君给按住了肩膀,而这时司仪也在明日蓝天之下,给柳龙庭主持婚礼,桑兮盖着盖头,一脸娇羞。

    “不行,三哥,你不能和这女人结婚,你是要和小白姐姐结婚的,我不准你们在一起,现在小白姐姐伤的这么种,你赶紧去把她救回来,不然我和你翻脸!”

    娇儿知道大龙是我之后,立即张开双手拦在了柳龙庭的面前,不准柳龙庭和桑兮在一起,一边拦着他两,一边着急的看我。

    但是现在,柳龙庭的婚事已经通告了整个归墟,加他又是归墟神皇,这种时候,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孩子闹婚礼?

    虽然柳烈云看向我的时候也很心疼我,可也没办法,伸手牵住娇儿,叫娇儿别闹,这底下这么多人看着呢。

    “我是要闹,我是要闹!三哥他始乱终弃,不是个好男人,要是三哥还执意要结婚的话,我当没他这个哥哥了!”

    娇儿说的义愤填膺,理直气壮的指责柳龙庭,柳龙庭原本好好的心情,看见娇儿在身边大吵大闹的,眉头一皱,示意了下身边的妖兵,这些妖兵立即向着娇儿包抄过去,直接将娇儿给抬起来带走了!

    娇儿一走,婚礼现场这才又欢腾起来,婚礼依旧在继续。

    看着一身红衣,面色如雪茹霜般洁白,想到从前,我跟着柳龙庭也有两年了,这两年的时间里,度过的却是我活着的万年还要久,曾经我也想过,我要嫁给柳龙庭,可这幻想,终究都是幻想,我和他注定永远都走不到一起,更不要说能结婚生子。

    虽然我表面表现的没有一丝波澜,但是看着柳龙庭和桑兮拜天地以求天地作证的时候,我心里,像是关着一条巨大的猛兽在悲鸣的凶吼,我知道我没有权利,也没有资格来为此事伤心,可是我心里像是有根什么脆弱的东西,一秒一秒的在崩断,直到消失不见。

    整个婚礼的现场很是喜庆,大家都纷纷向着柳龙庭和桑兮送祝福,而我挺着百十来米长的巨大身子,我身边请冷一片,除了柳烈云给我面前放了点吃食之外,一片寂静,那些人全都去簇拥柳龙庭和桑兮,祝福他们早生皇子,百世好合。

    我不知道柳龙庭这故意将我叫过来这是什么意思,或许是因为他的新婚之日,给归墟里所有的妖邪赦免一日,又或许是想故意做给我看,他并不是我所想的那样非我不娶。

    不过不管是什么,我已经不在乎,在婚礼结束之后,我继续被送回到牢狱最底下的黑水里,但是这次再回黑水,黑水里的怨念,似乎已经不再向着我的身体里涌进来,从前这些怨念是想吞噬我,但是如今,这些黑水已经平静无波,没有一丝波动的痕迹。

    这让我感到有些意外,不过在我没送进这些黑水里多久后,我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哭哭啼啼的小孩子的哭声,随之转门进来的,是娇儿的一个小身子,跟着娇儿进来的,是龙腾。

    娇儿一看见我被泡在黑水里,顿时朝着黑水的岸边走过来,大声的问我说:“大龙,你真的是小白姐姐吗?”

    娇儿站在我面前,虽然我对柳龙庭有仇,但是我并不讨厌娇儿,可是此时我嗓子烂的似乎连说话都不能说了,只能低吟了一声,这一声沉吟声,浩浩荡荡的想向着黑水之传去,传进了娇儿的耳朵里。

    听见我承认,娇儿哭的更凶,正想向着水里跳进来,但是被跟着她和龙腾进来的几个妖兵拉住了身子,对娇儿说这水是黑水,要是跳进去,她会被这黑水化掉的!

    虽然娇儿心疼我,但是也不敢拿着她的命开玩笑,于是尽可能的向着我凑过来,跟我说:“小白姐姐,我要怎么做才能救你,三哥他太混蛋了,小白姐姐,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之前我帮你看过手相了,你的牢狱之灾后面,会有新的转机的,小白姐姐。”

    娇儿在岸边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喊我名字,我说不出话来,也没有回答娇儿,龙腾站在娇儿的身边,傻子般的傻愣愣的看着浸没我身体的黑水,一句话都不说,可能是天太冷了的原因,他也着凉了,不断的吸着鼻子。

    “小白姐姐,你恨三哥吗?你对他这么好,他却把你关在这黑水里,还跟别的女人结婚,我也不喜欢三哥了,三哥他把妖怪放出去吃人,他是个大坏蛋,二姐也结了婚,一心想着幽君,我和龙腾都说好了,只要你能从这水里出来,我和龙腾跟着你,虽然我们两个没什么本事,但是以后小白姐姐你要是缺传信的和跑腿的,我和龙腾都能去做。”

    我在黑水里,听着娇儿说这些话,心里莫名心疼,我不知道他们的父母在哪里,但我知道,他们都是柳烈云带大的,如今柳烈云成了家,对娇儿和龙腾,自然是顾及不,而他们从小修炼的又是助人积善的仙道,如今柳龙庭的做法,与他们所修炼的理念背道而驰,人都死光了,那还要仙和神做什么?

    可是看着我腐烂的身躯,我身体里没有一丝力量,我还能拿什么去和柳龙庭斗,拯救那些正逐渐在失去生命的人,我恨我自己,恨我自己不能强大,也恨我自己太大意,才会落魄到如此地步,如果能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要涅槃重生,做我自己最该做的事情,尽我所有的能力,保护每一个人,不再受到妖邪的侵害,让三界之内,歌舞升平。

    此时我的心里,已经没有了任何杂念,哪怕是柳龙庭他结婚的事情,我也没将这件事情所放在心,只想一心守护三界,而这时,一直都没说话的龙腾,忽然说了一句:“这水变清了,小白姐姐身长出鳞片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