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百九十七章:他在等你

    第四百九十七章:他在等你

    我知道我这招不够光明磊落,像是有点乘人之危,但是这世界多少成功谁又不是乘人之危?只要是能为了天下苍生,那是正义。

    在我身体里的精气全都用来推毁归墟而用的差不多的时候,归墟里妖邪他们期待我救他们的信仰,又化成力量,一道道的向着我的身体里冲进来,而我继续用这些力量扩大归墟的开口,更大的海浪翻涌进来,为了保护那些已经归降于我的妖邪性命,我带着龙腾和娇儿一头潜进水里,在水底一阵阵的灌输我的精气,保护这些妖邪,让他们不再受到洪水的冲击,毕竟,不是所有的妖邪都是吃人的恶妖,也不是所有的妖邪都听从柳龙庭的号令出去吃人,我要保护他们,让他们心服口服的跟着我,我想破坏的只是整个归墟,让柳龙庭彻底的失去根基。

    洪水一发不可收拾的将整片归墟都变成了汪洋大海,这是自然界的东西与造物鼎所创造出来的归墟第一次有了相互接衔的口子,我利用了归墟的地理环境,将归墟毁灭,而在我目所能及的归墟,一片安静,大水将这个世界淹没,淹没了主要罪恶的根源。

    在我水淹归墟的过程之,我并没有看到柳龙庭现身,归墟对他来说,是他的老家,加今天又是他的大婚之日,他怎么可能会放弃自己的国土呢?

    我给水里被淹的妖邪全都做好了防御措施之后,一头又从水里钻了出来,正准备去神宫看看究竟,在柳龙庭他们所有的人里,我较担心的是柳烈云,她法力最小,尽管有柳龙庭的保护,可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整个神宫,建在归墟里的最高位置,大水一下子冲进去还是有些困难的,但当我还在神宫门口,还没向着神宫里面飞进去的时候,只见神宫大门忽然打开,一个脸还擦着红妆,盘着美人头的女人带着成千百的妖兵,从神宫大门里浩浩荡荡的跑了出来,这个女人是桑兮,而桑兮身后,还跟着幽君。

    桑兮此时已经嫁给了柳龙庭,她看着我的眼神里全都是愤怒,手里举着长剑,怒目圆睁,仿佛恨不得一口要把我给吃了!但是反而她后面的幽君,幽君看着我水淹了归墟,道士没有多大的惊讶,仿佛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似的,扬起他那张犹如精雕玉琢的脸面,看着我,唇角边荡起一丝很满意的笑。

    “女曦,今日你毁我归墟,毁我家园,我要亲手杀了你,拿你的尸首,来祭奠归墟!”

    桑兮说着这话的时候,双手不禁狠狠的握住了她手里拿着的宝剑,现在她是人形的模样,我转头看了看我自己长达百米的龙身,于是将我背坐着的龙腾和娇儿放在半空,现在我已经完全的摆脱了黑水对我的压制,摇身一变,变回了我从前的模样,乌发披肩,没有饰有一丝珠翠,白衣赤裳,身的淡金色缎带,随着一股带着海水的腥风肆意飘扬,我的模样,与盛装打扮的桑兮起来,清丽太多,我本是九重天之神,一个神明,自身所散发出来的气场,根本不是一些妖祟所能拟的。

    娇儿和龙腾站在我的身边,龙腾站在这么高的地方,生怕掉下去,紧紧的拽着我如纱幔般的宽袖不放手,而娇儿不怕,居高临下的看着桑兮,也不等我说话,娇儿冲着桑兮喊道:“是你们先毁了白姐姐的家,白姐姐才会来报仇的,你这个女人,你钥匙想活命的话,赶紧的走开,你配不我三哥,我三哥也不喜欢你,也别为了他白白送性命!”

    桑兮对柳龙庭的忠心程度,我之前是见过的,那简直是赴汤蹈火,更不要说现在柳龙庭已经娶了她,柳龙庭的归墟,是她的归墟,她更会为了归墟而卖命。

    娇儿和龙腾的叛变,让桑兮顿时冷笑了一声:“你们身为吾皇弟妹,却背叛吾皇,要是还有一点觉悟的话,赶紧回来,我们一致对外,杀了女曦,这才配为是吾皇的亲眷!”

    娇儿还是个孩子,又是个急脾气,听见桑兮叫她归降,才配成为柳龙庭亲戚,立即来气了,正想张嘴和桑兮争论,我转头看了一眼娇儿,示意她别再争下去了,然后看了看桑兮身后跟着的所有妖兵,也不理会桑兮,而是对着所有的妖兵不紧不慢的说:“你们不去救你们淹没在水里的亲人,偏偏要来这里找我送死,归墟里出现的破口越来越大,要是你们还不去救人,她们全都淹死了。”

    不紧不慢的说着这些话,声音温和,但是因为我身体里有这强大的力量,哪怕我此时说话的声音再温柔再小,我的话音,都十分清晰传到了每个妖兵的耳朵里。

    我不是什么圣人,说起鼓舞的话,好听的很,前世我也没心,我不知道要怎么说出一番壮言,才能拉拢这些妖怪的心,但是不管怎么样,我知道,我尽力的去做好我能做的每件事情,保护所能保护的每一条性命。我们人有亲人,妖也有,海底归墟从几千年前开始已经存在了,这么多年的发展,他们其实已经跟人间所差不多了。

    当我的话说完了之后,原本士气有些涣散的妖兵,顿时像是炸开了锅一般,从一开始有了第一个放弃战斗,跳入水去救家人的妖兵出现后,瞬间有无数妖兵跟着第一个妖兵齐刷刷的跳水,或者直接飞走,根本无心恋战!

    桑兮原本出来见我的时候,带着这么多的兵出来,还有些底气,现在看着她身后的妖兵全都逃跑了,想再将她们聚集起来,但是却已经无能为力,最后的希望,在幽君的身,当她转头看向幽君,希望幽君能帮助她的时候,幽君笑着看了她一眼,跟桑兮:“对不起,我是女曦的人。”

    说着,纵身向我飞了过来,并且站在了我的身边。

    可能是我已经成长,我对幽君从前迫害我的那段记忆,对他也没有了像是之前这么强大的怨恨,只要他今后能改邪归正,我还能放他一命,只不过看着幽君满面春风的站在我的身旁,我想起他天跟我说的话,要我拿到造物鼎之后,把他杀了,但是现在计划已经改变,我还没拿到造物鼎,那应该到时候也杀他不迟,毕竟我现在,也没功夫对付他。

    深宫的城门下,只剩下了桑兮一个人,我们脚下的水,也快要漫到她的脚下,巨大的风,将她原本梳的精致的头发,全都吹散了,看起来十分的可怜,可即使算是桑兮很可怜的站在我的面前,整个神宫里一个妖兵都没有了,但依然却不见柳龙庭的影子,柳龙庭真是个垃圾,自己的老婆为他挡灾挡难,而他却连影子都不现出来!

    我不想对付桑兮,她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角色,我想要对付的,是柳龙庭,从他手里把造物鼎给拿出来!

    幽君是从神宫里和桑兮一起出来的,我转头问幽君:“柳龙庭呢,他在哪里?”

    幽君此时心情似乎很好,转眼看向我,目光如天边流星,一头乌黑的长发随风飘扬而起,美艳又十分惊灿:“他躲在神宫里等你很久了,你去找他吧,桑兮交给我来处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