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百九十八章:我来杀你

    第四百九十八章:我来杀你

    我自然是不想太过为难桑兮,但是我也知道幽君的手段,现在他这幅模样,一副好看的皮囊下面,住着六只可怕的恶鬼,于是我在寻找柳柳龙庭之前,将我体内的法力留给了些给娇儿和龙腾,叫他们在这里,帮我看着桑兮,别让幽君杀了她,毕竟她已经跟柳龙庭成亲,那已经名正言顺的是他的妻子,我不想到时候劝降柳龙庭的时候,柳龙庭会拿这个,来当成把柄。

    幽君站在我身边,听见我交代龙腾和娇儿叫她们看着桑兮的时候,也不生气,对我笑了一下,什么话都没说,反而是招呼着龙腾和娇儿站到他的身边去,这会儿风大,要是不小心的话,会被吹走了。

    娇儿和龙腾,是因为幽君的介入,才失去了柳烈云对他们的宠爱,自然是一点都不想靠近幽君,我也没管这些,当我继续向着深宫里飞进去的时候,桑兮并不想让我见到柳龙庭,立马举剑想来杀我,但是在她举剑的瞬间,幽君瞬间变出他的赶山鞭来,直接向着桑兮的手打过来,死死的拽住了桑兮的手,让桑兮根本没办法动弹。

    我看了一眼桑兮,不动声色的从她的身边飞过,桑兮见我向着神宫里飞进去,急的眼泪瞬间从她的眼睛里掉了下来,大声冲我骂道:“女曦,你要是敢伤龙庭,我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你不能杀他,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此时不管别人再骂我什么,我内心已经没有了半点的波动,我进神宫之后,开始在神宫方盘旋,寻找着柳龙庭的气息,只闻他的气息在大殿,于是我向着大殿门口停下去,然后徒步走进大殿,我倒是要看看,柳龙庭身为归墟之主,一个男人大丈夫,他是怎么做到让自己的子民陷进水深火热之而不去相救,怎么让自己柔弱的妻子只身一人带兵去宫门外保护他。

    当我走进大殿里的时候,大殿里一片静悄悄的,地桌,都是散乱的菜品和酒水,还有新婚刚布置的的红绸大花。

    柳龙庭的气息,在这里,我怕柳龙庭对我耍什么花招,于是在向着大殿走进去几步的时候,沉着声音喊了一句:“柳龙庭,你给我出来。”

    我的声音不大,但是因为整个大殿太安静的原因,我的声音一遍遍的回响在大殿里,其实这时候我来见柳龙庭,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毕竟我的心脏还在他手里,并且被他下了咒,不过我想,以我现在的法力,应该能冲破他在我的心脏的血咒。

    当我的话音落下了之后,忽然,一阵瓷瓶落地声音,从神殿的一个角落里传了过来,我立马看向那个角落,快步走过去,只见角落里的纱幔下,碎落了一个还插着几支淡雅梅花的梅瓶,而破碎的梅瓶后面的一个案桌下面,靠着一个人,这个人是柳龙庭。

    此时柳龙庭身的衣冠不整,头发也散乱了下来,手里拿着一个精美的玉酒壶,直接用着酒壶往嘴里灌酒,满脸的醉意醺醺。

    看着柳龙庭此时堕落的模样,我心里真是责怪我自己之前怎么会眼瞎看这种男人,大敌当前,他一个人饮酒独醉,也真是感谢他从前的不娶之恩,不会成为我今后被人谈论的不耻笑柄。

    柳龙庭他把壶里的酒全都喝完了之后,看见我身披着的缎带散落在他的跟前,因为我的手挽着的的缎带颜色和酒壶有点相似,柳龙庭直接从桌下弯腰,伸手向着我落在地的缎带抓过去来。

    我现在看着他这幅样子反感,与这样的对手为敌,简直是我的耻辱,他和从前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我根本不想柳龙庭碰我任何东西,在他的手向着我的缎带抓过来的时候,我一把将我的缎带抽了回来,而柳龙庭伸手在没抓到我身的缎带的时候,才像是已经反应到有人站在了他的面前,抬起头来看了我一会,一张白皙的脸,脸满是忧愁和无望,不过当他看见是我的时候,双唇抿了一下,反而是整个身都向着我的双脚抱了过来,立马将头埋在了我的的裙子,跟我说:“曦儿,你来了!”

    柳龙庭叫我曦儿,倒是让我没想到,不管是从前,我在他手下卖命的时候,还是他后来知道我的身份之后,他一直都是叫我女曦,现在他忽然叫我这么一身曦儿,让我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只不过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心里已经没有了什么别的想法,提着裙摆使劲的从柳龙庭的怀里抽着我的脚,叫他放开我,不然我对他不客气,他这幅模样,要杀他,简直是易如反掌。

    可是不管我怎么想把我的脚抽出来,柳龙庭是抱着我的脚不放,并且他本身也有造物鼎的力量,虽然海底归墟被毁,可是人界和天界,还是在他的掌控范围内,他根本不想放开我,并且在我用力挣扎着他的时候,他一把猛地将我的双脚往他盘一掰,我整个身体,顿时不受控制的向着地面倒下去,而柳龙庭在我要倒在地面的时候,张开手抱住了我,然后顺势扑在了我的身,将脸埋在我的怀里,将我压在地,一身的酒味熏得我都有点难以呼吸。

    “我你放开我!”我不断的挣脱柳龙庭,并且在他离我这么近的时候,我干脆一把手直接伸进他的胸膛里,因为那天我看见他直接把我的心脏和造物鼎,是一起放进他的胸膛里的!

    但是我这次将手戳破柳龙庭的身体的时候,手掌往柳龙庭的胸膛里一掏,只见柳龙庭的胸膛里一片空荡,好不容易摸个心脏,我直接扯断经脉,将心脏从柳龙庭的的胸口里带着一片血水掏了出来,柳龙庭痛的整个身体一颤,更加用力的抱住了我,而当我掏出一颗血淋淋的心脏拿到我面前来看的时候,发现这心脏,并不是我的,是柳龙庭他自己的。

    刚才我在柳龙庭的胸膛里掏了有一会,他的身体内除了一些其他的内脏,只有这么一颗心,他把我的心脏转移了!

    我看着我手里握着的是柳龙庭他自己的心脏,脾气顿时来了,一把将我手里的心脏狠狠的往地一丢,直接抓起柳龙庭的衣领问道:“你把我的心还有造物鼎,藏到哪里去了?!”

    柳龙庭被我抓起来的时候,我看见他胸膛口的鲜血,都把我身穿的衣服给染红了大片,而他此时像是不知道痛似的,眼神虽然迷醉,但却一直都抬起脸来想看我,并且直接忽略我的话,对我说他自己的:“你今天来找我,是不是来惩罚我的?我娶了别人,你心里难过了,所以你来找我,问我为什么要娶别人而不娶你……。”

    这种时候,柳龙庭他还跟我说这种话,他把我丢进黑水,对我说出这么多决绝的话来的时候,他怎么不说这些话,现在又忽然给我演这出戏,以为我还会当,会原谅他而放过他吗?

    真是可笑。

    “你和谁结婚,跟我没半点关系,柳龙庭我告诉你,我是来拿回我的心脏和造物鼎,顺便来杀你的,你要是识相的话,最好是告诉我我的心脏和造物鼎在哪里,不然,你的姐姐,你的弟弟妹妹还有你的妻子,我会全杀了她们,给你陪葬!”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