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百九十九章:

    第四百九十九章:

    这是我能唯一能说出威胁柳龙庭的话了,他可以自己不要命,但是总得考虑娇儿和柳烈云她们吧,我不相信柳龙庭他颓废到这种连亲人都不要的田地!

    可是事实却与我想的不一样,柳龙庭听完我说这些话到时候,并不为所动,依旧紧紧的压着我,他胸口的血全都淌到我的身,再从我的身流到地去。我看着柳龙庭这死皮赖脸的模样,我真的是觉的我当初是不是瞎了眼,怎么会看柳龙庭这种人,并且我怀疑柳龙庭他是不是丧心病狂,真的连自己亲人的命都不要了吗!

    “你放开我,我是说真的,你的归墟已经塌了,桑兮和娇儿还有龙腾,现在在神宫门外,我告诉你吧,我和幽君,早串联起来合谋对付你,现在只要我说一句话,她们立马会死,你自己不想活,别拖累你家人和你死。”

    我说着这话的时候,已经气急败坏了,看着柳龙庭赖在我身,我恨不得一把杀了他,但是想到杀了他,按照他的心机,我永远都不可能知道造物鼎的下落。

    不过在我严厉的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柳龙庭在我身趴了一会,随后这才从我的身滚了下去,躺在我旁边的地,捡起刚才被我丢弃的那颗心脏,像是塞石头那般,强硬的塞进他自己的胸膛里,也不知道是喝醉了酒的原因,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转头看向我,眼神也变得有些麻木了起来,但依旧是面不改色,跟我说:“你杀谁都无所谓,但是要把我留在你身边,不然,我永远也不会告诉你造物鼎和你的心脏藏在哪里。”

    刚才看着柳龙庭失魂落魄的一瞬间,我心里甚至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已经知道悔改了,但是现在再看柳龙庭的这幅嘴脸,他还和之前一样,我们是劲敌,他有意把造物鼎藏了起来,不可能会将造物鼎轻易的给我,而他虽然现在烂醉如泥,看起来确实像是我能一把杀了他,但是毕竟造物鼎的力量还在,有造物鼎的力量支撑着他,我根本杀不死他。

    不过我也想到了柳龙庭不会轻易的投降,他硬的不吃,我来软的,于是我坐在柳龙庭的旁边,问他说:“我知道你不会轻易的将造物鼎给我,但是你的归墟已经塌了,你的很多臣民也都归降于我了,你真的一直都想这么倔下去吗?我知道我之前对不起你,可你不能给个原谅我的机会吗?为什么偏偏要和我过不去?”

    我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也平淡,毕竟从前我跟了柳龙庭几万年,还处过一段时间的男女朋友关系,我对他了解的,算是很彻透了,现在我说的这些话,像是平时跟他讨论一些极小的事情那般温和,希望能让柳龙庭想起我们还有点感情,当然,最好是能放下他心里的执念好了。

    反正我是这么想的,但是柳龙庭此时硬挺的像是一块怎么也暖不化的千年玄冰,眼睛依旧盯着我的脸看,他的神情,我还要淡定,回答我说:“我原谅你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为什么你要背弃你的身份,去讨好一些人神?放眼这天下,也只有我们两才能与他们匹敌,为什么你还选择背叛我?”

    “那我要是愿意陪你一起呢?我们都放下,我陪你一起离开。”

    当我说这话的时候,我自己都觉的不可思议,如果柳龙庭答应了,我是不是真的要陪他一起放下一切?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柳龙庭和幽君合谋杀我全家,我死也不会放过他们。

    当我说这话的时候,柳龙庭看着我的表情,确实是迟疑了一会,但是最后他还是将脸转了过去,跟我说了一句:“死了这条心吧,既然我抛弃了你,根本没有打算再要你。”

    这个该死的臭男人!我平生的卑微,全都是拜他所赐,哪怕是他现在落魄成了这样,还不忘挖苦我践踏我,这种人,死一百次都不足惜!

    正当我准备对柳龙庭动手,算是杀不死他我也要他半条命,而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娇儿的喊声:“小白姐姐,小白姐姐大事不好了,桑兮她被我姐夫杀了!”

    桑兮被杀了?

    当我听到娇儿说这话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惊讶的,我不是特意交代了龙腾和娇儿保护桑兮的吗?幽君怎么还会杀了桑兮?虽然我对桑兮也没什么感情,但也是一条性命,从前跟着柳龙庭也做了不少事情,这么死了,多多少少让人觉得有些惋惜。

    桑兮死了,我看了一眼柳龙庭,只见柳龙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脸没有一丝的情绪,像是死的是别人的老婆一般。

    这会娇儿也向着我身边跑了过来,知道我刚才安排了她保护桑兮,于是跟我解释道:“刚才桑兮根本不听我和龙腾的劝,知道姐夫和小白姐姐是一路人的时候,开始和姐夫打斗起来,可她又不是姐夫的对手,被姐夫杀了,我和龙腾拦也拦不住。”

    娇儿说到这话的时候,转头看了眼地躺着柳龙庭,于是没好气的伸腿踢了下他,跟柳龙庭说:“三哥,你新婚老婆死了,你不起来去看看他吗?你一个大男人真窝囊,自己躲在神殿里,让老婆出去给你迎战,你还是不是男人!”

    柳龙庭被娇儿骂了,可能他自心里也不是滋味,伸手在娇儿的屁股拍了一下,叫她别闹,虽然面无表情,动作却又宠溺,看着柳龙庭这样,我真的是又恨又无可奈何。

    现在归墟的洪水越来越大,连这个神宫,都开始在摇晃颤抖,而柳龙庭这会也没有起身修复归墟的意向,我和柳龙庭都是修炼了几万年的老妖怪,他我修炼的时间还要长,这些水淹不死我们,但是娇儿和龙腾,法力浅,要是再不走的话,会被淹死在这归墟。

    神宫顶的石头开始不断的从空掉下来,我心里对柳龙庭积压了太久的怨恨,根本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于是转头对着娇儿说叫她去找下柳烈云,带着龙腾还有那些在水里的妖邪们全都出去,我有事情,需要再和柳龙庭谈谈,过几天之后,会去和她们汇合。

    从我变成大龙又恢复了前世的模样之后,娇儿对我一直都很言听计从了,我现在说什么,她做什么,对我点了下头之后,叫我小心一点,然后出去了。

    此时偌大殿堂,剩下我和柳龙庭,我在柳龙庭身边转了一圈,对着他冷笑了一声,问柳龙庭说:“虽然我杀不了你,但是你知道我要对你做什么吗?”

    柳龙庭躺在地,抬眼看着我,此时他酒了一些,意识也清醒了很多,不过却依旧躺在地不能起来,回答我说:“你不能杀我,又想报复我,唯一能拿的,不是我身的精气和法力吗?”

    这么快被他猜了,让我心里倒是有些不爽,不过他说的没错,他身除了法力,已经没有我所需要的东西了,于是我向着他身边弯下腰去,一把抓住了柳龙庭的衣服将他提了起来,跟他说:“你说的没错,我是要你的精气。”

    说着脸向着他的脸前凑过去,闭眼睛,将一缕缕的白气,从他的脸吸出来,吞近我的肺腑里。

    可能是因为我的脸理他太紧,只觉的柳龙庭忽然向我凑了过来,两片冰冷的东西瞬间贴住了我的唇,并且跟我说:“既然你想要,那我用更快点的方法给你。”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