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零九章:新的人间

    柳龙庭一消失,我像是逃出笼子的鸟,他像是一把枷锁,像是监狱,只要出现在我的身边,我感觉我像是在地狱。

    洛神和凤齐天,现在已经是我唯一的两个助手了,我不想像是从前那样,怕他们担心,什么都不告诉他们,这样到最后,肯定又会产生更大的误解,所以,我现在把我是怎么用法力拿到柳龙庭造物鼎的,柳龙庭为了报复我,把我控制住了,不过我没有把我怀了孕的事情给说出来,毕竟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我迟早都要将这个孩子给打掉。

    当洛神和凤齐天听见我被柳龙庭所控制的时候,虽然都很义愤填膺,生气的很,但是却又无能为力,因为他们打不过柳龙庭,即使是知道了我现在身处困境,也没办法帮助我。

    不过我也不想让他们过多的为我担心,跟他们说要他们做好他们自己分内的事情,我这次来是见天帝的,然后问凤齐天他们知不知道天帝现在已经在利用造物鼎,恢复从前的三界了?

    这恢复三界,本身是一件好事,可是如果要建立在涂炭生灵,是一件恶事,在没找到起死回生的办法之前,我必须要阻止天帝,只是这方法说起来简单,但是真的要找到这种方法,也是难加难,这次来,我也是来找天帝协商,看看我们两人能不能桑量出什么办法,来恢复这一切。

    凤齐天和洛神说他们知道这件事情,按照天帝现在的力量,是不足以操控造物鼎的,但是是在我跟柳龙庭失踪的后几天,有一个蒙住脸面,也无法看出身份的人忽然找了天帝,天帝面见了他之后,开始启动了造物鼎,开始启动造物鼎的力量不大,每天死的人不多,但是现在,那些人的死亡速度,加快了不少,估计是天帝他们的法力增强了,所以造物鼎的力量更大了一些。

    这怪了,这个世界,还在三界活跃的,除了柳龙庭能操控造物鼎外,还能会是谁?

    “那你们能不能大概的猜出那个人是来自哪里的?”

    我心想这会不会是和我和柳龙庭同一批的古妖神,但是想想也不可能,我们当初的那些妖神,大部分已经被沦为兽或者是妖,再或者是去了三界之外,或者是消失了,妖神和人神势不两立,算是有古的妖神还活着,那也不会帮助天帝,恢复人间和平。

    洛神跟我摇了下头,说不清楚,那个人身没有任何的气息,加又被黑袍裹着,他也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无法判断是谁,而且天帝将这个人接入神宫之后,没有再出来过,任何人也不得入内。

    “那我现在还能见他吗?”

    洛神也不是很确定,跟我说要看天帝想不想见了,我们先去试试。

    我点了下头,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在我们到了神宫前的时候,神宫外面的守卫,又从一只石狮子变回了人的模样,站在了我的面前,不耐烦的跟我说:“你怎么又来了!”

    “我来见天帝,还劳烦您去跟我通报一声。”

    “不见不见,走吧,天帝在闭关修炼。”

    那守卫说的不耐烦,说完之后,又想变成石狮子的模样,不过在他马要变回去的时候,洛神忽然变出了她女儿身的模样,朝着这守卫抛了几个媚眼,向着这守卫靠过去,跟这守卫说:“狮哥哥,你看在小妹的情面,能不能去通报一声啊,这次我们主人也是有要事禀报,若是耽搁了,你可担当的起啊?!”

    洛神这话说的,温暖又娇媚,别说是那个守卫,连我这个女人,听了洛神说这话,都想抱住她好好的疼爱她一番,果然这招美人计还是很有用的,那守卫听见洛神又是摸他的脸,又是凑着他说骚话,顿时把持不住了,着了迷似的,赶忙答应洛神他这去通报,他这早该变回女人的样子嘛,不然他的态度也会好一点。

    我听着这守卫的话,简直是又好气又想笑,耳凤齐天见着洛神这副搔首弄姿的模样,骂了他一句水里的泥鳅也会卖骚,恶心死人了,眼看着他们都快要吵起来了,这时神宫大门打开,刚才进去禀告的守卫,跟我说:“天帝有请女曦觐见!”

    这声音喊得,像是皇请大臣似的,其实我现在还有些想不通,从前我没有心,对人间不会有情,又怎么会背叛柳龙庭归顺天帝呢,之前柳龙庭给我九重天,管理天界,而我却心甘情愿做人神的臣子,这不管从哪方面想,也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现在天帝召见我,我整理了下身的衣服,叫洛神和凤齐天在门外等我。

    到了昆仑,他们两个也不担心我的安全了,跟我点了点头,在门外等我。

    而我一个人走进天帝神宫的时候,刚才禀报的守卫也关门退出去。门一关,整个神宫有些阴暗,现在昆仑的条件还没这么好,整个神宫也没从前在天那般这么富丽堂皇,但也还不缺雅致。

    整个神宫里空荡荡的,可能是昆仑冷的原因,我现在身也没有了一丝法力,神宫里有些冻身子,这次天帝落魄成这模样,我想他应该也能坦然的面对我吧,该不会再像是从前那样隔着层珠帘又隔着层纱来见我了吧。

    当我刚想完这个问题,只见我面的一个垂着厚厚帘帐的后殿里,传来一声男人的声音:“好久没见到你了。”

    这声音是天帝的。

    不过他的声音,要从前苍老浑厚了一些,经历这么多事情,又失去了法力,他不想变沧桑都难。

    “是的,已经几千年了吧,这次我来见你,是想跟你说说造物鼎的事情,凡间现在已经……。”

    “够了。”

    我的话还没说完,天帝忽然打断了我的话,然后再继续跟我说:“你这次从东皇那回来,该不会是他派来降服我的吧。”

    冷漠的声音,没有一丝的表情。

    当我听到天帝说这话的时候,简直想笑,真是笑话,要是我真是柳龙庭派来的,怎么还会将造物鼎给他?不过我确实是有点低估了他的力量,他在深宫,却知道外面的任何事情,都没人跟他禀报,他知道我是从柳龙庭那回来的。

    “天帝真会开玩笑,我想的是天下苍生,今天我来是想和天帝询问有什么办法能救这世间的人?他们都已经妖变,如果不先救他们,开始恢复三界的话,这个世界,会死掉将近一半的人,如果他们死了,也少一半的人供奉天帝,神存在着,还有什么意义?”

    我尽量为天帝所想,毕竟他们能立足于天界,根深蒂固,和人的信仰密切不可分,人死了,他们的信仰也会减少,我不相信天帝会我傻,这点都不知道。

    “不用你提醒,我当然知道我现在启动造物鼎,会死人,大批的死人,我想你在人间几千年,脑子也变得愚钝不堪,造物鼎在我的手,死在多的人又会怎么样?消除了归墟,再用造物鼎创造出一批信仰更加强烈的人,不断的创造人,不断的制造信仰,到时候,还会有谁能动摇天界的神威?”

    天帝的话,让我心里惊了一把,听他这话说的,像是我听到刘龙庭说我怀孕了一般惊讶,他的意思是直接清理了那些被妖祟所伤的人,不再需要他们,然后再用造物鼎,创造出新的人类,新的人间!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