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零七章:我不打胎

    我伸手向着我的肚子摸去,可能是现在时间还不长,我的肚子并没有显露出怀孕的征兆,但是我伸手摸向我的肚子的时候,手掌心里确实是感受到了我肚子里像是有了个微弱生命,毕竟算是我的法力全没了,但是对自己的身体状况,还是能感应的出来的!

    一时间,我简直是难以相信,抬眼看向柳龙庭,看着他笑看着我的脸,我想骂他,想咒他,想让他下地狱!

    “为什么要这么害我?很好玩吗?”我忍住了所有的怒火,十分平静对柳龙庭说了这话,心似乎在汹涌着一座巨大的火山,只要柳龙庭说错一个字,即将是世界毁灭。

    柳龙庭看出了我眼里压抑住的怒火,但是仍然是毫无畏惧,伸手卷了我一缕头发,把玩着,跟我说:“对啊,要是不为了害你,我留你在身边干什么?不过见你怀孕了,也不枉费我天天在你身用的辛劳。”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向着我的耳边凑了过来,不要脸的说了一句:“你一动不动,那样很累的,我还是喜欢像是从前一样,你主动的很。”

    说完,还在我的耳边说了一句从前我和他床时说的那种淫秽的话。

    这种话,现在听起来,像是羞辱,我恨不得直接抓烂柳龙庭的这张嘴,我心里这么想,确实也这么做了,直接向着柳龙庭的脸抓过去,但是柳龙庭的反应很快,在我还没抓到他的时候,他的手猛地握住了我的手腕,我又用另外一只手扇他,他很快将我两个手腕都抓了起来,眼睛直视着盯着我看,一双眼睛,邪魅又坏透,见我正在气头,像是故意整我似的,脸向着我唇猛地亲了过来,咬住我的唇瓣用力一拉,放开的时候,发出一阵恶心的响声!

    “我照顾了你这么久,怎么了,你还想打我?你不记得你的法力都给我了吗?”

    柳龙庭似笑非笑,我的内心此时简直是处于在崩溃的边沿,我想过柳龙庭可能会叫我去干各种恶心的事情,但是我没想过他竟然下贱到又让我怀他的孩子,这种方法,只有下贱的男人才做的出来,幽君无赖,他幽君更恶心!

    心里的怒火,在柳龙庭和我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已经达到了盛怒,在盛怒到了极致之后,我整个人又忽然之间的缓和了下来,沉默了一会后,使劲甩开了柳龙庭握着我的手腕,而柳龙庭此时见我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不少,于是也将我的手一把放了开来。

    “事到如今,我斗不过你,我也没什么话好说,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我这话已经很平静了,站起身来,叫柳龙庭出去。

    柳龙庭这会倒也听了我的话,整理了一下他身的浴袍,站起身来,跟我说:“你现在也是我们孩子的妈了,你说什么什么,不过我警告你白静,你不要想着要把这个孩子打掉,要是被我发现了,我让你怀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让你怀到生不出为止。”

    这种恶毒的话,从柳龙庭的嘴里说出来,让我除了绝望,什么都感觉不出来,我没吭声,而柳龙庭他说完了这话之后,也关门走出房间了。

    在柳龙庭出去了之后,我又伸手摸着我的肚子,想到我肚子里还有柳龙庭的孽种,我恨不得拿把刀直接将肚子给破开,但是相对起我的肚子,我转头看了一眼电视的新闻,新闻里现在还在播报有人不断死去的消息。

    如果说从前是柳龙庭害了这些人,但是也起码让这些人还活着,只是改变了他们的身份,扰乱了世间秩序,但是现在,天帝在没有找到起死回生的办法忽然动用造物鼎的力量,恢复到从前,那这些死去的人在没有归墟之力的保护下,身体会发生病变,躯体死了,算再有起死回生的方法,那也再也无法救他们了。

    我不想看见这场人间灾难,如果这些人真的全死了,而造物鼎是我给天帝的,我也是杀害他们这些人的凶手之一。我不想当凶手,我想救他们,而救他们,只能去见天帝,我要把我的想法告诉他,让他先停止消退地面归墟。

    可是现在我身没有了一丝的法力,被柳龙庭囚困着,不能传唤凤凰和洛神,靠着我自己的力量,根本难以出去,哪怕算是出去了,长路漫漫,我又没钱,到了昆仑,之前我法力强大的时候,天帝都不想见我,更不要说现在,我落魄成了这样,又怀了柳龙庭的孩子,他更不会见我。

    两件事情叠合在一起,让我感到心力交瘁,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去处理这件事情,要怪怪我这副恶心的烂身体,怪柳龙庭,都是他把我的法力给吸食了,不然我根本不会成现在这种模样。

    尽管我恨柳龙庭,但是如果我真的想去劝阻天帝,该示软的地方还要示软,现在能带我昆仑的,除了柳龙庭,也只有柳龙庭,而且看着柳龙庭的样子,他似乎也并不是专门的想来害我,只是一副我对他什么态度,他也对我什么态度的模样,毕竟我相信,我跟了他这么多年,又和他谈了场恋爱,有过无数次关系,他怎么着也不会三两下的完结我性命,只要他不杀我,我能争取到的事情,尽量去求他,指不定还会成功。

    当我心里有了这个想法之后,顿时嘲笑了我一声,想到柳龙庭他这么害我,我却还要低三下四的讨好他,心里窝火。

    不过窝火归窝火,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去做,我开始洗漱化妆打扮了一下,然后推开房门,去找柳龙庭。

    柳龙庭此时正在厨房,在看着一本菜谱,像是在学做糕点什么的,见我从房间出来了,还打扮好了,以为我要出去,于是头也不抬的跟我说:“打扮的这么好看干什么?没我的同意,你不准出去。”

    真是个变态。

    我心里骂了一句柳龙庭,尽管我此时十分的不想靠近他,但还是忍住了所有的情绪,向着他走过去,站在了他旁边,跟他说:“做蛋糕啊。”

    柳龙庭见我这么听话,有点意外,转过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打着他手里的蛋液,回答我说:“是啊,学做蛋糕,到时候你生日的时候,差不多是宝宝出生的时候,到时候做给你吃,算是犒劳你。”

    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没有一丝波纹,像是平常的夫妻似的,刚才对我的凶狠和蛮横,现在也没有体现出半分来。

    我站在柳龙庭身边看了一会,看着他打蛋也挺辛苦的,也不用法力,于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似的,找话题跟他扯淡,拉近关系:“你累不累啊?”

    我问柳龙庭。

    柳龙庭可能是猜到我是想有什么事情求他,放下他手里的打蛋器,跟我说:“有什么事情说吧,别在这跟我套近乎,只要你听话,什么事情都好说。”

    “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心里想着要怎么跟柳龙庭说要他带我去昆仑,他才会答应的我快一点,但是想到柳龙庭也不是什么白痴,至于答不答应,那是他自己考虑的事情了,他要是不想答应,我说什么都没用。

    于是直接跟着他说:“我想让你带我去昆仑,我不打胎,我是想去见天帝。”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