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一十五章:女娲

    第五百一十五章:女娲

    我从来没欠过柳龙庭什么东西,从前我背叛了他,但是在这一辈子,他也杀过我一次,我们之间,已经相互扯平,而我现在,只是在做我该做的事情,至于他想做什么,他隐藏的太深,根本让人捉摸不透。

    不过现在刘龙庭说愿意帮我,这我当然是没有任何抗议的,我不是什么倔强一根筋的大傻子,我讨厌柳龙庭我拒绝接受他的一切,这种时候,我还没有傻到这种白痴的地步。于是在柳龙庭说完了话之后,我转身向着柳龙庭的坏里抱了进去,不管他是真心还是假意,都与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只是想得到我所想得到的。

    我们之间已经相互达成协商之后,柳龙庭也没带着我在这火车继续坐着,他的法力巨大,抱着我穿透火车的顶部,他的神辇在我们火车的方,他带着我往神辇里坐进去,向着长白山的方向飞过去。

    在我回头往我们刚才我们坐的那辆火车望过去的时候,只见整辆火车,也只有我们刚才所坐的那一车厢的人全部都死了,其他车厢的人还好好的,这让我不由得怀疑这是不是柳龙庭故意做给我看的局,目的是为了想让我早点能答应他,让他帮助我打败天帝,恢复人间,不然,他不会凑巧硬要我坐火车,并且还让我亲自看见死亡,花了这么多心思,不可能是巧合,一定是他的目的。

    只是让我想不明白的是,柳龙庭既然把造物鼎给我了,为什么却又要帮助我对付天帝呢?这其间相互矛盾,他如果是不想失败的话,大可不必的把造物鼎交出来,像是从前一样,违背诺言,我也不能对他怎么样,但是他这次却是十分的守信用,诚信的让我都有点不敢相信这是他,并期我也没有将他往爱我的这方面想,这不可能,他的爱,像是掺满了毒药的甜酱,表面看起来腻的发疯,但是这腻的发疯下面,确是一条条张开血盆大口的毒蛇,随时都能要你的命。

    不过我们回长白山,还是有段距离的,既然柳龙庭已经答应了帮助我,可不能空口说白话,于是我问柳龙庭,他打算怎么帮助我?难不成我们现在要去杀了天帝,才能保住这人间?

    按照龙庭的实力来说,杀了天帝,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柳龙庭听了我这话之后,却摇了摇头,对我说:“人帝有造物鼎护体,我们杀不了他,但是我能让他停止人间杀戮,当然,他不断的在吸收信仰的力量,我不能压制住他太久,所以我们现在主要的,是要找到能让那所有人起死回生的办法。”

    要人死而复生,我当然是知道我们要先找到这个能救人的办法,但是这如果是百十来个人,千人,这倒是还好说,天庭的仙家们还有一些炼丹的地仙,都会炼制长生不老药,可是那些药辆,根本不能救活多少人,我们所需要的,是能瞬间挽救苍生的办法。

    找到这个办法,又谈何容易?

    “我之前也想过,但是没有什么好主意,难不成你有什么办法?”

    说到正事,我对柳龙庭也客气了很多,语气也还算是较好。现在我们在天,虽然神辇有法力护着,但是有风刮过来的时候,还是有些冷。

    柳龙庭也知道我现在这会是肉体凡胎,于是扯过神辇的薄被,裹住了我的全身,然后跟我说:“要是我不知道,我答应你,还有什么作用?”

    “那是什么办法?”

    柳龙庭见我追问他的这幅模样,顿时向着我侧过身来,抱住我,然后跟我说:“你记不记得女娲?”

    “女娲?”说句实话,此时的我,对女娲的样貌,已经没有了半点的映像,只知道我从前和她的关系不错,并且当我是白静的时候我课本学过他,是她创造了人类,然后又为人补了天。

    “只是听过,忘记了她长成什么样子了,难不成她能救所有的人?”

    对于我的忘记,柳龙庭似乎也没有放在心,而是接过我的话,跟我说道:“地面的人,是她创造的,第一批捏的泥人,是最草成为人神的那一批人,后来她大批量造出来的人,是现在所有人类的母亲,她是人母,能创造生命,也能复活生命,只要我们找到她了,你的愿望,能实现。”

    从人神天之后,从前已经没有剩下多少妖神了,而虽然我是从古时候过来的,但是对于从前的记忆,我脑子里有些时候像是断片似的,怎么都想不起来从前很多些记忆,如女娲,我记忆里,没有一点关于她的影像,像是被谁忽然抽走了一般!

    “那她去哪里了?”我问柳龙庭的声音有点弱,毕竟我和柳龙庭都是妖神,都是从从前的时代活到现在的时代,他知道的事情,我理应当也应该知道,所以我这么一问,显得我是个傻逼似的。

    “我也不知道。”柳龙庭回了我一句,不过在说完之后,有对我补充说:“她你还早下凡了,你没见过她,我更没见过她,早在几个月之前,我派人去寻找过她,但是没有寻找到,不过你也别担心,我已经有了手下传来消息,在长白山发现了女娲在人间最后的气息,我们这次回去,去看看,只要她还活着,我所有的兵力加起来,不可能找不到她。”

    柳龙庭刚才说他能控制住天帝驱使造物鼎的力量,让地面的人在我们没有找到起死回生的药的时候,地面的人不会再死去,这点倒是让我很放心,并且听着柳龙庭这无所谓的语气倒是让我将心放下来了一些,这柳龙庭忽然说跟我要来长白山,恐怕其实早想好了我会在车同意他的吧。

    跟柳龙庭起心机来,我是自愧不如的,他这人的城府,深的可怕,所以我唯一能做的,只能是时时刻刻的对柳龙庭保持警惕,这样的话,不会再走从前的老路。

    我和柳龙庭又说了一些别的有的没得,在跟我说完这些话之后,我们也到了产白山,到柳家门前柳龙庭开门的时候,我想要是柳龙庭真的把幽君杀了的话,他现在怎么还会有脸见柳烈云?把自己姐姐的老公给杀了,这已经是杀父之仇了。

    不过当着柳烈云来开门的时候,看见柳龙庭回来了,喜色了眉梢,不过当她看见柳龙庭身后站着的我的时候,脸色微微变了变,似乎有点不欢迎我,但是又碍着柳龙庭的情面,也招呼着我往屋里进去。

    我知道我确实是做了很多对不起柳烈云的事情,但是做这些事情,我也是身不由己,本想找柳烈云多搭讪几句话,但是柳烈云似乎刻意的避着我,并不想和我多说什么,反而是龙腾,龙腾和娇儿出去玩回来,可能是在门口嗅到了我的气息,赶紧的跑了进来,我在客厅,他甩着两只小胖手跑到客厅里来,站在我的面前,一句话也不说,抿着嘴傻笑,反而是娇儿,一把不分轻重的向着我的身扑过来,大声的喊了我一句白姐姐,差点将我扑倒在了地,还好是柳龙庭扶住了我。

    “慢着点,你小白姐姐怀孕了,要是把你侄子给打掉了,我绝对不会饶你。”

    柳龙庭将我怀孕的事情说出来,而当他说完了之后,我看见站在他旁边的柳烈云,神色微微变了变。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