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二十四章:永远的自由

    简直有些难以想象,一个修仙区区几千年的小妖怪,竟然会知道这么多连我都不知道的东西,而也是幽君这么一说,我确实也明白过来,确实如幽君所说,女娲是孕育生命的神明,她的复活,不止需要魂魄归位这么简单,她的魂魄,即使是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也因为这具肉身没有了生命的特征而不能复活,她的身体已经死去,而我们想要她活的话,就需要和她有相同寿命,甚至是比她修为还深的亡魂,作为祭礼,融入她的肉身之中,才能让她复活。

    这个条件,就跟需要很强大的力量才能使她复活一样的艰难,而和女娲同期的妖神,现在已经见的不多了,要么已经神游九天之外,要么经过这么几千年的压迫,已经奄奄一息,而且,就算是还有我们同时期的妖神存在我们所不知道的地方,那么会有谁愿意贡献出自己的生命,只是为了挽救一群与自己毫无相关的人?

    现在符合这个条件的,也只有柳龙庭和我,柳龙庭不愿意帮忙,而我又没有法力,哪怕是只有我一条性命,并且愿意牺牲我自己,我也没有法力配合龙腾,将我自己融合进女娲的肉身里。

    “那你有什么办法,让我能复苏女娲?”我询问幽君,不管这个时候他是好是坏,但是他要是能说出方法来,有总比没有的好。

    “你怎么知道我这次来,是要告诉你方法的?”

    幽君好奇的问了我一句。

    听到幽君说这话,我忍不住一句冷笑对他说:“你若是没事,会找我干什么?”

    “那你是委屈了?”

    “……。”

    这种时候,幽君和我说这些,我抬起头不满的看了他一眼,我真恨他,也恨我自己,一个身份卑贱的东西,都能乒到我的头上来,我这一辈子,活的根本就像是一条狗。

    幽君见我眼神里对他已经充满了愤怒,他也毫不畏惧,反而是伸手过来捏住我的脸,垂着眼睛祥视着我,跟我说:“我有两个办法,能复活女娲,一个是让柳龙庭答应你,让他去死,一个就是你复活女娲,你自己去死,你选择哪一个?”

    幽君把我的脸颊捏的生疼,我想我和柳龙庭都没有什么好办法,他怎么会有办法,但是此时看着幽君那不可一世的傲气模样,和他身上已经逐渐减弱的妖气,我真怀疑他这段时间去了哪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不过能从柳龙庭手里逃脱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我之前还真是小看了幽君,可能他的能力,简直就是我所不能预料的。

    好歹幽君他也说出能给我希望的话,柳龙庭和我之间,我选择谁去死,那当然是柳龙庭,他本来就该死,他死了,我对他的仇恨也就消失了,我恨他,只要有机会,我就想杀了他。

    但是就在我下决定说出柳龙庭的名字的时候,他的名字忽然卡在了我的喉咙里,即便是我想说,也说不出口,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是在我想把他推出去死的时候,心里忽然长出了一只手,紧紧的拽住了柳龙庭的名字,哪怕我知道此时幽君只是在骗我,或者是在跟我开玩笑,但即使是这样,尽管我再怎么想把把柳龙庭的名字说出来,可是是始终都无法说出口。

    我不知道我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对柳龙庭还有那么一丝感情?不可能,他把我害成这样,除了自私还是自私,我根本就不可能会爱上这样的人,他根本就不值得我去爱,我只想杀了他,让我的眼前清净,可以永远也见不到他……。

    我心里一遍遍的想着柳龙庭的种种不好,希望我能对幽君说出他的名字,让柳龙庭去死,但是当幽君等烦了,又重新问我一遍选哪条的时候,我的内心忽然就平静了下来,算了,我原谅他了。

    “我选我自己复活女娲,你有什么办法吗?”

    我说的干脆,并且在我说完这话的时候,心里忽然就像是胀满了空气的气球,整个心都瘫软了,这种瘫软,让我安心,又感觉到了自由,我终于不用再涨着痛苦,来过这一生了。

    幽君听见我选择让我自己去死的时候,显然有些意外,嘲讽了一句我:“没想到,你对柳龙庭还是不死心啊,你们的爱,就真的有这么牢固?比我身体里的那个,还牢固?”

    幽君现在说的身体里的那个,说的就是幽君本体,而他此时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无非就是他几个兄弟的混合体,混杂了一切情感,欲望,还有邪恶。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有什么方法,你就跟我说,我想你平白无故跑一趟长白山,又监视了我们这么久,一定不是简简单单的只是来帮助我,有什么条件,就说吧。”

    这个世界上,除了爱你的人,根本就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千里迢迢来帮助你,幽君他找我合作,也一定是有对他有利的地方,并且,之前凤齐天和洛神说的,天帝接待了一个不明身份的陌生人,我猜这个陌生人,不是和幽君有关,就是幽君本人,他的诡异狡诈,简直就让我们难以揣测。

    我说完这话,幽君顿时就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要说起条件,还真没什么条件,不过我只知道,你救活了那群人,我也有好处,当然,这好处是什么,对你来说不重要,对你重要的,应该是让那些人复活吧,怎么样,考虑清楚了吗?”

    幽君说的没错,不管幽君是什么目的,他的目的是他的目的,我的目的是我的目的,既然我们都有同一个利益想要复活凡间的人,那我们就是朋友。

    我对幽君点了下头,跟他说我考虑清楚了。

    对于幽君来说,不管是我答应了,还是柳龙庭答应了,对他来说,都是有好处的,原本我以为如果我想自己复活女娲,幽君就需要耗尽他所有的修为,甚至是还不够,还要更多的修为来将精气渡进我的身体里,这等他渡给我精气,肯定也需要有些时间,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说考虑清楚了之后,幽君直接一把扯开了我胸口的衣服,直接用他的手,在我胸口洁白的肉上,刻上了一个幽字,鲜血顿时就从字面上流下来,而也就是在幽君将这字刻在我胸口的时候,我感觉到我身体里像是瞬间就有了很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强大到我简直难以想象!

    而幽君在将这股力量给了我之后,随手将我被他扯开的衣服网上一拉,遮住了我胸口的字,跟我说:“这是我赐给你的,可别让我失望。”

    我听着幽君的话,伸手又拉开我领口的衣服,鲜红的字硬生生的刻在我胸口,幽君他是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量,并且竟然能在一瞬间,就将这股庞大的力量传给了我,而他本人却还是一副安然不动的模样,恐怕就算是柳龙庭,将他的全部力量给我之后,也不会这么不动声色吧!

    “你的力量是哪里来的?——造物鼎吗?”

    我试着问了一句幽君。

    幽君听我说到造物鼎,顿时就对我抿嘴一笑,他此时的性格,很像是从前和我不熟的幽君,表面上没了狡诈,多的是满脸的意气风发与轻狂的蔑视。

    “这个你就不需要知道了,我从前说过要给你自由,只要你将女娲复苏,你的亡魂随着肉身消失了,你就永远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