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四十一章:洞房花烛

    第五百四十一章:洞房花烛

    幽君还是和从前一样,满头乌黑如绸的长发用一盏莲冠挽起,大红神披,一双邪魅又狂狷的眼睛,此时正盯着我的脸看。

    这双眼睛,像是一潭混满了毒液的井,看起来又毒又深,我对幽君没什么好感,也很反感这种被他的动作吓得一惊一乍的感觉,现在他站在我的面前,我直接对他说:“你要是亲的话能不能安静一点,这么咋咋呼呼的,你知不知道这让我好烦,没必要来这一套。”

    幽君娶我无非是为了巩固他的地位,如今别人都知道我嫁给他了,他又何必来搞一些这样的小动作。

    见我没什么好声气,幽君此时也没生气,而是转身过来,向着我身边坐了过来,侧头看着我说:“我要是不让你烦烦,你怎么知道我们今天结婚?”

    这话说的真是让我觉得好气又好笑,转头看向坐在我身边的幽君,此时床的大红帷幔,垂落在他身侧,这喜庆的颜色,和他唇下巴沾染我口红相互呼应,痕迹斑驳,看起来有点丑,丑的让我也忍不住伸手擦我自己的下巴和嘴唇。

    “你我之间不用说这种客套的话了。”在两方都带着目的性的在一起后,说出来的这种带感情的话,简直是画蛇添足,我也毫不掩饰的跟幽君说:“现在我也嫁给你了,你的目的也达到了,以后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当然有必要的时候我还是会配合你,但是没必要的时候,你最好也不要来打扰我,毕竟我们两人撕破脸,对你我也都不好。”

    毕竟幽君和我在一起,我的存在对他来说像是块招牌,招牌倒了,对他也没什么好处。

    幽君将我这话听完,原本是在我身边坐着的,现在又站了起来,在我身前走了几步,背对着我,回答我说:“当然,你能巩固我的威信,这是毋庸置疑的,但这也并不是我娶你的全部原因,并且我想娶你,和你能巩固我地位,这两者并不冲突,像是你们人喜欢吃一个菜,你除了知道她的味道很好外,她还很营养健康,这会让你更加的心仪她,而你对我来说,是我喜欢的那道菜,任何方面,都满足了我的要求。”

    且不先说幽君有没有达到我的要求,因为我没得选,但是现在幽君跟我说着他选择我的话,如果不是他身体里还有他的五个兄弟,我都以为他这话说的是真心实意,他是什么样的,我跟他都心知肚明,不过我此时倒是有点兴趣跟他争论,于是对幽君说:“我知道,你从前很喜欢我,但是从前只是从前,现在你身体里多了这么几个兄弟,他们控制着你的思想,你觉得我现在还会信你这番鬼话吗?”

    幽君可能是觉得我误解了什么,或者是理解错了什么,听我说完,转过身来看我,嘴角一直似笑非笑:“那你觉得我现在和从前,是在我和我的几个兄弟融合在一起之前,有什么区别吗?”

    幽君这么一说,确实提醒了我,在幽君去长白山接我的时候,我感觉到他和从前似乎相差不大,一样的表情,一样对我的态度,唯一不一样的是从前要来的霸道,不会像从前那样会考虑我的意见。

    “那,现在你是分身?”我好的问了一句幽君,毕竟他之前的几个分身我都看过了,每个性格都不一样,指不定现在的他,是从前的幽君被分出来的。

    可能是我说的有点不切实际,幽君长眉一挑,嘲弄的问我说:“我的大婚之日,为什么要用分身,你是觉的你不配让我用本尊来娶你吗?”

    这本来撕逼撕得好好的,当幽君忽然来了这么一句嘲讽我的话,我简直是有点不可思议抬头向他看过去,只见幽君在嘲讽我的时候,他脸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唇角勾起来,像是片风姿俱佳的薄柳叶。

    不过还没等我说话的时候,幽君张开手,一直都在珠帘外站着几个侍女向着幽君走了过来,帮幽君脱下他身的外套,而幽君也跟我说:“你可以把我当成是一个新生的我,我的兄弟是被我吸收了不假,但是我也同时拥有了他们的能力,我们组成了一个新的生命,我爱你,并没有因为我和我的兄弟结合了而消退,而是同化了他们和我一样,他们在我的意识里,我还是从前的那个幽,只不过是身体里多添了东西,我还是我,娶你,是我期待已久的事情。”

    我不知道要不要相信幽君说的这种话,不过相不相信,对我来说似乎结局都已经定了下来,只是想到我今后要跟一个曾经这么伤害过我的人过一辈子,想想心里都有些不甘心。

    “你看你现在的本事这么大,难道你在娶我之前,不知道我肚子里有柳龙庭的孩子了吗?”

    我伸手摸向我的肚子,毕竟月份还不是很大,摸起来像坐出来的小肚腩一样。

    不过本来这话我也只是想羞辱幽君,可是幽君即使是听到我有孩子,也像是听见我说今天天气怎么样的话一般,毫不在意,在对面的古椅坐了下来,无所谓的说:“那又如何?在你肚子里的是你的,你要是想生下来,那生,我堂堂一个大帝,养个孩子还是绰绰有余,你要是不想生下来,那我替你杀了他,要是想要孩子的话,我们今后在一起千千万万年,你想要多少,我们能生多少,你也别再说什么再气我的话,既然都已经结婚了,我只是想和你好好的过日子。”

    我没想到幽君现在竟然变得这么大度,大度到让我根本没办法反驳他。

    在幽君说完这些话之后,门外又有侍女进来,端进来了一些仙琼玉浆,给我洗妆擦脸。

    今天也算的是我们的洞房花烛了,只不过在我洗完床之后,幽君并不打算洗他那下巴的口红印子,或许是他自己不知道,虽然他洗不洗不关我什么事情,但是想到他要和我睡一起,于是我忍不住提醒幽君说他下巴有口红,叫他去洗了吧。

    在我说到幽君下巴有口红的时候,幽君不但不擦,反而将我整身子往他的怀里一搂,语气也十分的暧昧了起来:“这红印子是刚才为夫亲你才染去的,你作为我的新婚夫人,不该亲亲我,把你的口红印子给亲掉吗?你要是不亲我的话,我不救你心爱的柳龙庭了。”

    我心里在这个时候,顿时涌出了一句草泥马,差点想骂幽君怎么能这么出尔反尔,但是想到我嫁给他也是为了救柳龙庭,但是在按照幽君的意思做之前,我还是跟幽君纠正了一句,以后别说柳龙庭是我心爱的,我救他,只不过是想看着他今后如何艰难的活下去,毕竟现在我已经高他一筹,打不过他还有幽君帮忙,我不相信我还会败在柳龙庭的手下。

    看着我面前的幽君,我心里还是有些抵触的,我并不想亲他,尽管他的唇长得再好看再娇媚,我只向着幽君的下巴亲了两口,并且因为对他没感情,我甚至都不想去撩他,每主动亲他一下,都觉的十分别扭。

    不过这些已经够了,在我在幽君那光洁的下巴舔了几下之后,幽君便直接接过我吻他的唇,翻身朝我身压来,他的青丝,全都洒在了我脑后的枕,而幽君在一边亲至我耳边,一边棱模两可跟我说:“你里面好软,我想要你。”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