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四十七章:为自己而活

    第五百四十七章:为自己而活

    说完这话,我转身便走。    .      .  

    从前一直都在心里徘徊不定的东西,在此时此刻,终于尘埃落地。

    恨一个人,只有在不再爱他的时候,才能将憎恨,发挥到极致。

    在路过柳家大厅的时候,我没有隐去我的原身,娇儿和龙腾看见了我,赶紧的向我跑过来,我现在看着龙腾和娇儿,他们此时,在我的眼里,已经成为了我今后用来报复柳龙庭的工具,我现在有多痛苦,我要十倍的奉还给柳龙庭……

    既然已经是工具,我也不想在两个孩子身浪费什么情感,第一次没有理会龙腾和龙庭,直接变出长龙的原身,向着九重天飞了去。

    现在这一切都已经稳定,柳龙庭回到了他当初的生活,而幽君已经成为了三界霸主,只有我,从落魄变得更加落魄,任人践踏,心里装的全都是别人,到了最后,所有的人都抛弃了我。

    我要改变我从前的性格,这天下之人,除了我的亲人,没有一个再是我值得付出的。

    当我回到寝宫门口的时候,变回了我之前穿的装束,在踏进屋内时,却无意看见了幽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

    他怎么这么快?!

    我这刚去见柳龙庭,再看见幽君的时候,心里有些虚,不过也装作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向着幽君走了过去,问他说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幽君见我走向他,向我张开双手,我顺着他抱我的姿势,坐在了他的怀里。

    “那几个闹事的人神,都是有预谋的,牵连的较广,处理起来较麻烦,这件事情让我头疼的很,所以想回来见见你了。”幽君说着的时候,忽然张手把我的脸向着他的面前掰过去,脸向我凑了下来,问我说:“你刚刚不是早回来了吗?怎么现在才回来?”

    我知道幽君一定会问我的行踪,好在此时我已经也不再畏惧他,回答他说:“没去哪里啊,是好不容易回来,在这九重天里逛了逛,回忆回忆从前。”

    我说的自然,但是幽君在我说这话的时候,忽然笑了起来,脸又朝我贴近了一些,跟我说:“真的吗?可是我在你身,闻见了凡间的气息,你去见柳龙庭了?”

    幽君并不是傻子,他能说出来,起码是已经确定了,现在我和柳龙庭已经彻底翻了脸,今后唯一可以依靠的,也是幽君,但是我的对幽君的作用是有限的,只要他的权利稳住,我失去了作用,我再也不相信爱情这种东西真的能长久,我不想再让我这辈子都任何欺负宰割,从现在开始,我要为我自己而活!

    面对幽君的疑问,此时我再解释什么,都没什么用,于是我也懒得再解释,看着幽君的脸,离我还不到三公分,他鼻间的气息均匀的洒在我的脸,两瓣鲜润的唇,也几乎都要帖在我唇。

    这是个机会,对男人来说,所有解释自己的忠心,都不如一场欢愉来的实在,我盯着幽君的眼神看,双手十指向着他那满头犹如瀑布般的的密发里擦了进去,然后整个身体都向着幽君的怀里送进去,侧头向着他的唇,紧切的含问下去。

    这是我对幽君的第一次主动,幽君似乎也像是等这一刻很久,当我主动吻他的时候,他瞬间回应,口柔软相互贴合,牙齿碰撞时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

    这种得到回应的热度,来的如同夏天暴雨,都没等我喘口气,幽君直接将我往他身一抱,站起来,直接压着我向着床的被褥滚了去。

    这种放纵,让我心里滋生出巨大的报复性的快乐,幽君在一遍遍的占有从前属于柳龙庭的地方,我要用幽君,将我身体洗干净,然后再玷污,这具该死身体,沦为我的工具吧!

    当所有的热度终于平静下来的时候,幽君从我身后抱住了我,抬起头在我耳边跟我十分暧昧的说了几句夸我的脏话,说他之前对我太粗鲁了,要是时间能够重新来,他一定会好好对我。

    看的出来,幽君对我还是很满意的,并且因为我愿意和他发生关系,对我态度也更加温和了,跟我说话的时候,语气里都藏不住对我的喜欢和珍爱,并且他这次确实也很温柔,只是时间久一些,可能是顾忌到了我肚子里还有个东西。

    我对幽君的话,没什么感觉,不过在他说完之后,还是转头看向幽君,伸手在幽君的脸,摸了摸他的眼睛还有唇瓣,然后跟他说:“刚才我确实去找了柳龙庭,他让我真寒心,以后我能转移我对他的喜欢,放在你身吗?”

    尽管我知道我现在说的话,是些废话,但是算是废话,这种话用来麻痹有情人,还是很有效果的,起码在我没有成长起来之前,我不能失宠。

    “当然可以了。”幽君将我落在我脸前的碎发顺到我耳后去,跟我说:“从前我没敢想过能和你在一起,但是现在,这个天下都是我的了,你也是我的,我不用再担心你还会属于别人,只要你愿意爱我,我什么都给你。”

    “那我要你的命呢?”我开玩笑的问了一句幽君。

    幽君听我说这种话,顿时回答我说:“那不行,我要是死了,没人能够保护你了。”

    类似这种话,我从前不知道问了柳龙庭多少次,他每次的回答,都是把命给我,可是到最后,却没有做到任何一条,如今幽君再对我说这种情话,我根本不会再相信,男人根本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那我也要好好报答你,星官叛乱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吧,你现在已经是帝君,不能再为这种小事情出面,有损你帝王的威严,交给我,我来帮你办好。”

    幽君刚当掌管这三界的大帝,大家服他,是因为他有造物鼎,只要他的造物鼎一但被夺或者是离开了他,他逃不过被杀死的命运,如果他死了的话,我身为他的夫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既然命运将我和他绑在一起,我要表面为他巩固他的帝权,然后再将所有的势力,全都转到我身来。

    幽君可能是没想到我愿意帮他做这种事情,当他听我说这话之后,都有些惊讶,以为我是开玩笑的,跟我说这种事情,怎么能劳烦我出手,他来办好了。

    我直接拉着幽君坐了起来,然后捧住他的脸,让幽君看着我的眼睛,然后我跟他说:“现在我们都是夫妻了,你的天下,是我的天下,你守着,我也要跟你一起守着。你刚成为新帝,并且对从前的那些神明不是很了解,而我对他们每个神仙的秉性都了解的一清二楚,我能帮你,让你坐稳这个大帝的宝座,我们将永远在一起。”

    我说的这话真切,算是幽君刚才是认为我在开玩笑,现在看着我盯着他看的眼神之后,也相信了我,张手把我搂进了他的怀里,并且将被子往我身拉来,盖住了我的身体,跟我说:“你简直是天,对我最大的眷顾,能娶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

    若不是幽君此时帖在我身温暖让我感觉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一个瞬间,我都以为我现在肯定都是在做梦,我怎么会和幽君勾结在一起,但是,在任何时候,我都没有在这个梦里时这么清醒,从前的浑浊,已经随着柳龙庭,离我而远去。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