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五十三章:去往星君府

    第五百五十三章:去往星君府

    幽君没有直接回答我这问题,而是似笑非笑的对我说:“他要是还活着,这个位置,我动不了,没办法给你。”

    几千年的天帝,自然不是我们现在一早一夕能将他的势力一下子卸除干净,幽君也不可能傻到在天帝心甘情愿甘为他的臣子的时候,还去杀他,可是如果我去杀了他的话,做的好能和预计的一样,这个天帝之位是我的,要是做的不好,我要瘦到处罚。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机会和处罚,我还是会选择机会,好歹现在我也是幽君的夫人,他们难道还能把我杀了不成?

    我转头看着幽君,也没将我的心意明确的告诉幽君,而是对他说:“那要是我失败了,你可要对我从轻发落,听见了吗?”说着,我伸手,在幽君的鼻尖暧昧的点了一下。

    幽君见我主动,双手将我的腰往他的怀疑一搂,他的唇贴在我的耳边回答我,跟我说:“当然了,你是我好不容易才娶回来的,算你犯了再大的事情,我又怎么会罚你?不过我倒是有一条好计谋,想和你参考参考。”

    幽君老谋深算,他现在也算是和我一条心,他说的办法,那一定是必然能让我脱身,或者是让我成功的办法,于是我赶紧的向着幽君身前转过身去,问他说什么计谋?

    幽君低头看着我,眉眼里都是盈盈笑意:“你不是把柳龙庭召九重天来,并且封他为星官吗?要是你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引火烧身,那让柳龙庭去干,总不能让他白来这天,占了个好位置?”

    让柳龙庭去做?

    幽君这话,简直是点亮了我,是的,没错,如果让柳龙庭去杀了天帝的话,那根本不用我动手,我算是要为这件事情负责,也只是负一个管理下属不严的责任,一切的罪,都归到了柳龙庭的身去。

    之前我还一直在想要用什么办法,来对付柳龙庭,现在经过幽君这么一提醒,我简直都觉得他这个点子简直是一箭双雕,不管结局如何,柳龙庭有没有杀天帝,获益的人,都是我。

    看着幽君,想起他从前的种种阴谋诡计,之前从没觉的他的阴谋诡计好过,那是因为他那些伎俩,都是用来对付我,所有我才这么讨厌他,而如今他脑子里的这些东西,全都为我所用,我这才发现了他的好,有些时候,真的不得不对这个世界讽刺,这个世界,没有绝对坏的东西,也没有绝对好的东西,善恶有报,因果循环。

    在我和幽君商量好了叫柳龙庭去办这件事情之后,我们两也是异常的开心,叫人下去拿了几个简单的酒菜,在这寝宫里吃喝玩乐,这种糜烂的堕落,让我产生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愉乐感,像是一种天性的放纵,人要维持善良,是很痛苦的意见事情,但要是堕落,那是瞬间的事情。

    在封后典礼结束后,整个九重天也逐渐的开始恢复平静,幽君这些天正在打算将天庭里的一些神明逐渐的引到九重天来,而我想想自从柳龙庭了九重天之后,我也没去看他,想到两天前幽君和我说的这个办法,于是我梳洗打扮了一番,去见柳龙庭。

    柳龙庭的府邸我的后宫也不远,他现在是星宿仙官,官职不大,和其他的二十七个星官住在同一个府邸,这种条件,根据柳龙庭从前所拥有的一切来说,简直是龙降水塘那般的憋屈,而我是为了让他享受这种憋屈,折磨他,让他知道,他要为之前对我说过的所有难听的话,所有的不知好歹,付出相对应的代价。

    当我在仙娥的护送下进如星官府的时候,其他二十七位星官知道我要来,早已经在府邸外恭迎我,唯独缺少了柳龙庭。

    我一个个的看着这些星官,其一个年纪稍微大点的星官见我像是在找人,于是向我走进来了一步,给我鞠了个躬,跟我解释说:“新任的星官身体有些不适,此时正在休息,还请天妃娘娘赎罪。”

    自从我代表幽君罢免了这些反叛星官的死罪之后,这些星官对我也是格外的客气也尊重,神情与动作,没有一个表示对我的不满。

    而我此时也端着我的身份,没和这些星官多费唇舌,嗯了一声,对着那个星官说,带我去看看。

    星官点了点头,跟我做了个请的姿势,然后走在的了我的前面,带我去见柳龙庭。

    整个星宿府邸很大,我们现在快步的走着,都走了十几分钟了,才找到了柳龙庭的府府里,星官直接叫守门仙兵让开,然后带着我直接进了柳龙庭的府。

    我们现在表现的很是粗暴,是因为之前我已经和这些星官交代过了,叫他们对柳龙庭不要客气,这是我的旨意,他们归我管辖,自然是不敢违背我的意思,而在到了柳龙庭的房门前时,星官也是带着我一把推开了柳龙庭卧室里的房门,并且直接喊了一句柳龙庭的的名字,不是喊他的官职。

    整个屋子里,摆设很少,看起来冷冷清清的,开始我以为柳龙庭生病肯定是装的,但是这会我的们闯进屋里来的时候,确实是看见柳龙庭正躺在床,听见星官的喊声,才慢慢的从床掀开了被子,身穿着一身白色亵衣,大概是觉的这样见人不妥,于是拿起床边还是当日册封他为星官的那身官袍往他宽阔的肩膀一批,向我和星官走了过来,给我们行了个礼。

    我低头看着柳龙庭在我面前这张煞白的脸,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又病了,他这样子,算是我不对付他,他这幅病恹恹的样子,让我都提不起精神害他。

    我看了眼我身边的星官,叫他出去,我有话要单独的跟柳龙庭说。

    星官也识趣,微微跟我行了个礼之后,转身向着外面走了出去,并且将门也给带了。

    现在屋子里剩下我和柳龙庭两个人,我没叫柳龙庭从地起来,柳龙庭一直都跪在地,看着此时的他,失魂落魄,从前堂堂的东皇神,而现在这么卑微的跪在我的面前,这个画面,从前是我想都不敢想的。

    我绕着柳龙庭转了一圈,柳龙庭在我围着他绕圈的时候,也不跟我说话,只是在咳嗽的时候,从衣襟里拿出块绸锻捂住口鼻,头发也是凌乱的很。

    “你怎么又病了,是这九重天的水土不服吗?可是这九重天,从前也是你的啊。”

    我话里带着点笑意,嘲讽柳龙庭,耳柳龙庭听我说这话之后,也并没有什么表情,而是淡淡的对我说了一句:“区区小病,还不劳烦帝妃娘娘挂心,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吧。”

    毕竟从前我和柳龙庭也在一起过这么长的时间,他对我什么脾气知道的一清二楚,我在这种时候,是不会没事找他的,只是我们从从前无话不谈的情侣,变化到现在哪怕算是站在一起,都犹如同是陌生人的场景,若不是我的心早被他伤透,一时间,我真的难以接受现实。

    “我要你帮我去办一件事情,去帮我杀了天帝,你这条命,是我给你的,现在,到了你要还我命的时候了。”

    杀了天帝,不管对谁来说,只要是查到了,那要被处死,柳龙庭这好不容易活过来,又让他去死,我想他应该不会答应的这么快,但却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柳龙庭沉思了一会,竟然答应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