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五十四章:堕落进深渊

    本来还有一堆想要威胁他的话想对他说,但是他答应的这么快,让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缓过来之后,才对他说:“你答应我答应的这么快,就不怕把天帝杀了之后,你自己也会死吗?”

    我就是想让柳龙庭害怕,想看见他紧张的模样,但是此时他表现出来的这幅云淡风轻的模样,让我看的心里窝火。

    “我的命都是你给的,还有什么怕不怕死。”

    柳龙庭回答的清淡,就像是在说一件与他我不相关的事qing一般。

    看着柳龙庭这副模样,我就知道在他身上找不到优越感,虽然心里十分不甘心,于是也就罢了,最后对柳龙庭说了一句:“既然你已经答应了我,那就要办到,不然我和幽君都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之后,我转身出门,再也没看柳龙庭一眼。

    其实在出门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很纠结的,把柳龙庭弄上天来,我是不是就真的能报复他,按照他的xing格,不管在哪里,在何方,似乎都没有人,能改变他的qing绪和变化,或者来说,在他心里,就真的没有我的存在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有点难过,但是我们已经不能挽回所有的一切。他不在乎我也对不起他,可能我们这一辈子,在感qing上不会再有任何的交集。

    回公的露上,我一直默默无语。幽君外面回来,看见我郁郁gua欢的躺在g上,他今天的心qing不错,于是就过来问我,问我今天是不是去见柳龙庭了?

    被柳龙庭无视了,我心里异常不shuang,但是也没什么办法,于是对幽君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回答说,是的我是去见过他了。

    “那他答应了吗?”幽君问我。

    我还是点了下头,又恩了一声,说答应了。

    这下轮到又真奇怪了,她向我走过来,坐在了我的身边,问我说:“她就不怕死吗?”

    这是我也是心烦意乱,说不知道,我也很好奇。

    幽君看着我烦的样子,估计是以为我不开心,于是也不再追问这件事qing,跟我说竟然柳龙庭已经答应了那他就会绊倒,叫我把心放下去,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能得到利益的一方。

    幽君对我对柳龙庭我tai度,还是不一样的。我希望看到柳龙庭难堪,而幽君只想看到柳龙庭被我折磨去死。

    这几天的时间里,我一直都在关注柳龙庭的动向,我以为柳龙庭既然答应了我,就会为我去办这件事qing,但是,这几天我都看见他足不出户,似乎根本就没有把我交代的事qing放在心上。

    这就让我纳闷了,之前柳龙庭也不是在说大话的人,既然答应了我,为什么又不帮我去把事qing做好。

    就在我为柳龙庭操心他到底会不会去的时候,柳烈云来找我了,带着一盒点心,说是她亲手做的,让我尝尝味道。

    现在柳烈云已经归为天后,天帝的正牌妻子,现在忽然早上我,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qing或者是因为柳龙庭有事qing来的。

    我跟她的qing谊,在我把后位让给她的时候,就已经不再有任何关系,不过他现在的职位比我大,加上又是她亲自来见我,于是我就问她怎么有空来找我,新为帝后,不是有很多事qing要做吗。

    估计是有了新的身份,柳烈云穿的那一身华衣,将她衬托得分外美yan,从之前的一个妖怪,到现在一人在上万人在下的天下之母,恐怕是她用尽无数倍福气换来的机缘。

    我将柳烈云迎进门来,对他说有事就说吧,我们之间就不必这么ke气了。

    柳烈云见我说话直接,可能他是来找我确实是因为没什么要紧的事qing,就跟我说他只想找我聊聊天,毕竟我们都是大帝妻子,jie妹之间应该相互帮忙照顾。

    我听到这话觉得有些好笑但也懒得笑出声,柳烈云在这种时候,说我跟他是姊妹,似乎也太牵强了一些,我为柳龙庭做了那么多,我放弃了人间的安定,卷入这场我所厌恶的世界里,她就是罪魁祸首,现在却来安wei我,跟我拉关系。

    “有时间多去看看柳龙庭吧。”我回答柳烈云,毕竟如果真的柳龙庭帮我去杀了天帝,他自己也是要挨dao的,被我救活的命,又得死一次。

    听我说到柳龙庭,柳烈云的神se有些凝重了起来,跟我说:“我知道你现在特别恨三弟,但是相比现在也没有办法,天下的局势都掌握在幽的手中,三弟把造物鼎给了你,已经是将他全部的权利都给了你,没有造物鼎,他就是一个妖怪,他把什么都给你了,你就不能原谅他吗?”

    现在柳烈云跟我说能不能原谅柳龙庭,如果没有原谅他我怎么可能会救他,如果没有原谅他,怎么可能会嫁给别人,可是他,在我救了他之后,不但对我不理不睬,还对我冷眼相对,就像我欠了他的似的,现在我嫁给了幽君,我跟他已经不可能了,柳烈云还来跟我说这些话,她就不觉的别扭吗?

    “那你现在的意si,是希望我离开幽君,又跟着柳龙庭?”我戏露e的对着柳烈云笑了一声,故意把她想给我表达的意si,扩大扭曲。

    可能之前在柳烈云的眼里,我一直就是那种善解人意的人,现在我扭曲她的意si,柳烈云一时间就有些急了,赶忙跟我解释,说不是这个意si。

    “那是什么意si?”我反问柳烈云。

    “我的意si是……。”柳烈云说了一半,后面的话说不出口了,被我说得哑口无言,我看着他她窘迫的样子,想到我们从前的关系,心里有点愧疚,但是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既然已经伤害了我,为什么却偏偏自己来讨骂。

    “你回去吧,我跟柳龙庭的事qing你就不要管了,你先管管你自己吧,幽君并不爱你,只要她想随时都能把你赶回长白山。”

    我的话说得很难听,我只想浪柳烈云赶紧走,并不想和她有过多的交liu,而柳烈云庭我这般话后,虽然难过,但是也无奈,将手里一直握着的东西,向我递了过来,然后跟我说:“这是我昨日去见三弟,给他整理g铺的时候,在他枕头下看见的,你看看是不是你的。”

    柳烈云手里的项链,让我看的有些眼shu,于是我就伸手向着柳烈云的手里接了过去,只见这项链,还是很久之前我戴的那根,因为款式不好看,丢了也没怎么在意,但是没想到,竟然是在柳龙庭这里。

    我看着这项链有点出神,柳烈云看这我的模样,又跟我说:“三弟这么对你,这冷冰冰的tai度,我这个当jiejie的也是看不过去,不过我相信三弟对你的qing感,他不理你,肯定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还希望你不要误会他,让你们彼此的心走的更远。”

    柳烈云说完这话之后,看了我好一会,像是在惋惜,叹了一口气,幽幽的就走了,在她走了之后,我将我手里的项链拿起来看,想到柳柳龙庭对我的这tai度,又想到他竟然又会将我的东西藏起来默默si念,他到底是想怎么样?

    可是现在就算是我想太多,又有什么用?就算是我知道柳龙庭他心里有我,就算是柳龙庭跟我承认了他这么做的原因,可是那有怎么样,我已经嫁给幽君了,si想和身体,也已经zhui落进深渊,根本就没办法再挽回,爱不爱,又还能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