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五十五章:撸凤

    我将我手里的项链拉到眼前来详视着,重前跟柳龙庭在一起的时候的日子,历历在目,可是这一切已经都已经无法挽回,既然已经回不去,那看着这东西又有何用?

    我最后看了项链几眼,使劲地向前一丢,将手里的项链摔了出去,过去的已经是过去,我们的感情不可能再回到从前。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柳烈云的话影响,从她走了以后,我的心一直都是焦躁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我像是个傻子被耍了一样,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在指导规划,而我自己就像是被引诱着像火扑过去的飞蛾,在一步步的引诱下,朝着那火中跳下去。

    在这时候,我肚皮下忽然有东西轻微的动了一下,这一动,将我从沉思之中惊醒了过来,当我伸手摸着我肚子的时候,这似乎才想起来我肚子里还有个柳龙庭的孩子,这些专心布置我自己和对付柳龙庭的事情,有时候都忘记了我肚子里还有这么个孩子出现,现在冷静下来,当我摸着我已经有些显怀的肚子的时候,我心里忽然一阵悲伤就汹涌了出来,所有的人都没什么改变,都有新的生活,而不能挽救的,只有我自己。

    下午的时候,已经派去庭辅佐帝管理的凤齐从庭回来了,从他派去庭以后,这几就很少回来了。

    这会他回来,就像是个好久没归家来看望奶奶的孩子似的,从庭提了一大堆的东西回来了,是下现在庭的蟠桃熟了,他带回来给我尝尝鲜。

    看着他提的几大袋的蟠桃,我跟他又不是没有吃过这蟠桃,有什么鲜好尝的?再他是带几个回来尝尝鲜,可是看他的架势,这么多桃子,恐怕都是把庭王母的蟠桃园都给摘光了吧!

    原本之前不是很好的心情,看见凤齐后,心情稍微的好了点,于是问他他这几去了庭,那边怎么样?帝最近有没有什么动向?

    凤齐见他一回来,我就问他的工作,顿时就扁着嘴跟我我真是一点都不关心他,除了问他的工作,也不问问他这几离开了我过的好不好。

    好在我现在脾气改了很多,要是换到从前,凤齐敢这么对我话,我肯定得把他打的连自己的老爹老妈都不认识,不过想想凤齐也是在为我忧心忧肺的为我好,加上除了他和洛,我已经没有了任何值得去相信的人,于是就伸手往着凤齐的头上摸了摸,对他:“那你在庭,过的还好不好啊?可爱的凤凰?”

    当我对凤齐出这话来的时候,凤齐立马就趴在我身前的地毯上,向着我怀里凑了进来,对我:“好啊,过的当然好了,只要我想到这是我主人亲自安排我做的事情,我心里就干劲十足。”

    可拉倒吧,我顿时就骂了一句凤齐,不过现在凤齐伏头在我膝盖上的时候,这让我想起从前在九重的时候,他也是这么伏在我的膝盖上的,那时候九重一片宁静,闲暇的时候,凤齐也是像是现在这样伏身在我膝盖前,我们就一起等着时光流逝,不在乎一切,也不去做任何的事情。

    我伸手向着凤齐的头发上抚摸上去,他从前的满头青丝,自从变成了白发之后,就再也没有黑回去过,不过他这满头的白发,倒是给他增添了不少妖冶的美感,而在我伸手向着凤齐的头发上摸上去的时候,凤齐反手一抓,将他头发上的发带给解了开来,然后再将一张年轻的脸,靠在我的腿上,任由我摸着他的头发。

    “齐,你现在过的开心吗?”我由心的问了一句凤齐。

    凤齐也没抬头看我,依旧是平淡的坐在我的腿上,微微的风从门口刮进来,将他满头的银发吹得微微扬起,屋外色大好,一片明媚。

    “只要能和主人在一起,不管做什么,我都开心。”着,这会才想起了刚才我问他的话,这才回答我:“最近帝烦心的很,可能是感觉到了主人想对付他,所以做任何事情都心翼翼的,也没让我们抓住什么把柄。”

    “那除了这个之外呢,他有没有什么别的动作?”

    凤齐想了一会,然后继续跟我:“刚才不久前,我看见星君府里的人去面见帝,好像是柳龙庭的人,不过进去了什么我不是很清楚,那人进去之后,很快又出来了。”

    柳龙庭答应了我帮我杀了帝,现在他不会应该就打算动手了吧?

    不过杀帝,也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加上柳龙庭现在的实力,兴许还没有帝强,能不能杀他,都还是个问题。

    “那如果我以后不想在这九重了,你愿意跟我走吗?”当我问到凤齐这问题的时候,顿时就觉的我有点自私,本来想将话给绕回去,但是这会凤齐已经接了我的话:“那你想去哪里?”

    着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

    我看着凤齐,忽然想到如今的我,早已经身不由己,还能去哪里?不过凤齐看着我一时间也没出一句话来,于是也就不再追问,而是跟我:“你去哪里,我也去哪里,就算是哪有什么意外,我也要跟你一起。”

    当凤齐和我这话的时候,我心里瞬间就涌出一阵的感动,低下头来将凤齐的脑袋抱在怀里,无可奈何的跟他:“哪里也不去了,我们以后,要一起留在这个九重。”

    我现在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我也不会再苦苦的哀求幽君放我走,在这个世界,只有当自己真正的强大了,才能放心大胆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完这话后,凤齐的头往我怀里贴的更紧了一些,看着凤齐这样子,我忽然就有点明白过来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猫奴狗奴,凤齐虽然有个人的样子,但是从前我也是看他是凤凰,才让他当了我的神兽宠物,这让我忽然就想起人间一句宠物的话,不管什么时候都对你不离不弃的,也只就有你家的那只狗。

    想到这里,忽然有点想笑,不过从凤齐脑袋上抬手的时候,看见我指缝里缠了两丝凤齐头上掉下来的银丝,我便将这银丝拿给凤齐看,跟他了句不好意思,我把他头发给撸掉了两根。

    凤齐一看见我手里还拿着他头发,赶紧的就从我身上挣扎着起来了,单手将他的头发全都从我怀里抽了回去,一脸惊慌失措的爱惜模样,跟我咋咋呼呼的,以后不给我摸了,再摸就要成秃头凤了。

    看着凤齐这模样,我倒是一点都不在意,反问了他一句真的吗?

    我这么一反问,凤齐的气势立即就软了下去,继续向我腿上靠了过来,一脸看看淡生死的表情,看的让我瞬间心里也开心了这么一下。

    凤齐在我宫里陪了我很久,幽君回来的时候,他才走的,我不想让凤齐和幽君有过多的接触,接触的越多之后就越容易惹祸上身,而幽君本来是想和凤齐话的,见我有点急的叫凤齐走了,于是就似笑非笑的向我走了过来,也不知道是在开玩笑,还是在真的,语气也是半真半假,问我:“怎么这么着急让凤齐走,你是不是趁着我不在的时候,在家偷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