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五十七章:争夺

    第三百五十七章:争夺

    柳龙庭他自己已经打算这么做了,那肯定知道做这件事情的下场是什么?他并不我傻,只是他现在这幅颓废的模样,我只是较担心他会自暴自弃,现在他的姐姐已经嫁给了幽君,现在又被封为帝后,一切都算是稳定了下来,柳龙庭之前放心不下的是他的家人,可是现在,他也没什么好放不下的,所有不排除有这种事情发生。

    现在祈福大典已经都在准备了,到时候九重天的星官府会宴请天庭里所有地位较高的神明天庭,而天帝自然也会来。

    我摸不准柳龙庭到底是有什么点子来对付天帝,所以只能去星君府里找他,不过毕竟他和其他星官住在同一个府,我不能让其他星官生疑,于是变成一个宫女的身份去他们星君府。

    在去往星君府的路,整个星君府张灯结彩,都在迎接盛典,我向着柳龙庭的府走过去,在他府门前的兵卫禀告说是帝妃娘娘派我来有事情和星君商量的,门卫去通报了后,很快出来了,请我进府。

    这次再见柳龙庭的时候,他身穿的正经了一点,好歹也披着身官袍,并且是在待客房内见我的,不过当他看见我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故意装作不知道是我,还是算是知道,因为我现在没现出原身来,他装作不知道,只是随意的扫了我一眼,问我说帝妃娘娘派我来做什么。

    现在我主动来找柳龙庭,他还是一副之前对我一样的表情,要怎么冷静怎么冷静,原本我心里还想好要怎么跟他说,缓和一下我们的关系,但是看他对我的这种表情,我心里有莫名的窝火,所有想和他商量的话,全都别回了心里,也没有暴露我的身份,冷冷地对他说了一句:“娘娘派我来告诉你,让你自己小心,要是死了,她是不会放过你二姐的。”

    我尽量把我自己说的坏一些,让柳龙庭感觉到危机,但是他听到我说这话之后,也并没有什么很惊讶的表情,或者是伤心生气,都没有,反而还是用同样的语气,无所谓的很,回答我说:“回去告诉娘娘,知道了。”

    柳龙庭说完这话,房内顿时沉入了一片寂静,我不知道要找什么话题跟柳龙庭说,他也不想理我,但是我这一趟过来,要是和他这么一句话走,我心里还是很不甘心,于是多嘴问了他:“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对我们娘娘说的吗?”

    柳龙庭听我说到这,这才转过头来看着我一样,跟我说:“没什么好说的你回去吧。”

    我此时心里,在听完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差点抓着他打得不认识爹娘,他这是什么态度,好歹我也是关心她,他竟然以这种态度来对我,本来我是不打算将柳烈云从他房里捡到项链的事情告诉柳龙庭,但是柳龙庭这一副高冷傲娇的模样,让我忍不住的想让他难堪,于是干脆坐下,跟他说:“你记不记得,你枕头下有条项链?是不是不见了,你不去找找吗?”

    柳龙庭眉毛一挑,仍然是一副死不怕开水烫的表情,回答我说:“你一个婢女,本星君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

    我顿时被柳龙庭这话给气的不轻,死死的瞪眼看着他,也直接跟他摊牌,问他是什么意思?他没看出来我的身份吗?

    “没有。”柳龙庭回答得干脆,甚至是都懒得考虑猜测我是谁,我真的是生气了!他这样我也懒得再热脸贴着冷屁股,直接冷冷的对着柳龙庭哼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祈福大典如期进行,这场祈福大典,算是还有增强天庭和九重天相互信任扶持的意义,我真的很难想象,在这场祈福大典,柳龙庭是怎么下手对付天帝的,如果在这个时候出了什么意外,这造成的损失,可能是很难挽回的。

    虽然我不想柳龙庭这么死了,但是我也不想这九重天和天庭的关系,会坏在我想当天帝的野心,在参加星君府的庆典的时候,我是和柳烈云一起陪着幽君去的,我们三人乘坐一顶轿撵,柳烈云的身份我尊贵,坐在幽君的右边,和他平坐,而我坐在幽君左边低一点的位置。

    这种等级区分,还是很严重的,从前从来都没想过,我总有一天会给别人当小老婆,但是现在,我不仅是给幽君当小老婆,还是心甘情愿的给他当。

    不过虽然我这位置较低,但却十分好靠在幽君的腿,幽君见我坐的他下,正好顺手将我往他的怀里揽,但是因为妃子的打扮不能盖过帝后,所以我穿的也较简单,头饰也单一,幽君抱起来也不膈应。

    我知道我这样当着柳烈云的面秀恩爱不好,但是这是柳烈云自己选择的路,与我没什么关系,幽君不在乎她是事实,我不能总顾着她,而让我自己难做。

    不过也是因为柳烈云在这里,他还不知道我和幽君在联合起来对付柳龙庭,所以我现在这会也没当着他的面很直接地问幽君这件事情,而是直接跳过柳龙庭的名字,问幽君说:“等会天庭那些神仙来,会不会闹什么事情啊?”

    幽君转头看向我,笑了一下,反问我说会有什么事情好闹的?

    看着幽君这一顿都不担心的样子,我心里又有点提心吊胆,幽君他的性格难以捉摸,也不知道他到底把什么看的最重,并且这能控制住全局的只有他,于是我又跟他缠问了几句,幽君这才旁若无人的想着我探过脸来,跟我说:“亲我一口,我告诉你。”

    这都什么时候了,我们都快要到星君府了,而且柳烈云在旁边看着,我对幽君说别这样,外面这么多人呢。

    不过幽君一直都不介意什么,在我跟他说那些话的时候,他根本没有将我的话放在心,在我跟他说那些话的时候,他根本没有将我的话放在心,也不顾忌柳烈云在旁边,而我看了一眼他身旁的柳烈云,此时柳烈云一袭盛装,也不看我们,她坐在我们身旁,我和幽居说的话她听的一清二楚,脸色异常的难看,但还是没说什么话,勉强表现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

    幽君见我还不说,开始怂恿我,加我也确实很想知道柳龙庭会不会闹出很大动静,幽君能不能收场,于是没看柳烈云了,笑盈盈的朝着幽君的软唇贴了去。

    可能是在这么多人面前,秀了恩爱,幽君也是异常的开心,一把将我往他怀里横抱了进去,往我身挠痒痒,把我逗的实在是忍不住的笑出声来,叫他别闹了,见我心情不压抑了,幽君才安静了下来,跟我说叫我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到时候一切都会如我们所愿。

    幽君跟柳龙庭一样,只要他不使坏,说的话还是很可靠的,他一说我也把心给放了下来,然后随着他一起去星君府。

    一路我不知道柳烈云的表情是什么样的,也不想知道,因为即使是知道了我也不能改变什么,我和他都一样的可怜,她爱的人不喜欢她,而我被一个我不爱的人牢了枷锁,永远不能追求自由。

    我们到星君府的时候,所有的神明都已经来了,星君府前面一大块场地,腾出了一块面积巨大的空地,空地烈马奔腾,幽君随手招了个将士过来,问这是怎么回事?

    将士对幽君恭恭敬敬,回答他说:“有位星君不知天高地厚,要与人帝试法力,如果人帝输了,将让出帝位,而那位星君输了,将奉性命。”

    /bk